test1123

肯恩‧威格(Ken Wegel)是上主肖像堂的會友,二○○八年時也參與了波特蘭宗眾教會的行動。關於教會當時的動機,他說得很好:「我們希望能為這座城市帶來祝福。我們希望完成任務離開之後,這座城市會想念教會。」
你認同這句話嗎?你的教會、城市也認同這句話嗎?

假如有顆隕石毀了你的教會,當地人會在意嗎?假如他們在意,是為他們喜歡、感謝這間教會,所以也跟著遺憾它遭到破壞嗎?在眾人面前,我們必須嚴以律己,不斷質問自己是否有做耶穌在做的工作。被問到波蘭特教會的行動該歸功於誰時,肯恩‧威格說:「當然是耶穌。在我們採取行動之前,耶穌早就到了。是基督在波特蘭展現了祂的國度,我只是跟隨祂的腳步而已。」
正是這樣的時刻,教會美麗無比。

碎片構成美麗的圖像

在新約時代,教會這個團體是極具顛覆性的:
社會上富人與窮人少有交集,但教會裡人人齊心一志;
社會上外邦人和猶太人不相往來,但教會裡人人彼此關懷;
社會上男人、女人並不平等,但教會裡人人平等。

這就是耶穌建立的教會,如果我們真心信靠祂,就也會成為這個教會的一分子。我們將在耶穌裡成為一體,種族、社會、政治、經濟等一切藩籬,都將倒下。

這才是教會應有的樣貌。我知道現在的教會並不完美,但請別讓你對教會的壞印象影響你,不要遠離教會,拒絕她的醫治。也請再給教會一次機會,不要排斥耶穌。帶著十字架項鍊不代表一個人是基督徒,頂上裝著十字架也不代表一間屋子是教會。這些人、這些事未必等於教會,但當你見到真正的教會時,一定會明白教會的真義:教會是一批從世界中召喚出來的人,被重新派往世界,肩負起讓世界和解的任務。

在內心最深之處,我們其實都有強烈、但單純的願望:
想被瞭解。想被接納。想被愛。
這個願望不斷召喚我們、吸引我們、對著我們低語,它也指點了我們該去何方。
走向耶穌吧!成為祂身體的一部分。不在群體中生活,就像不靠氧氣維生一樣,我們天生就非如此。我自己的切身經驗是:世上最自由的時刻,就是與完全接納自己的人相聚之時。

不必帶著假面具。不必有任何偽裝。不必特別做什麼事。
大家都帶著擔子來。大家一起尋找自己的路。大家身上也都是創傷,有稜有角。
馬賽克鑲崁畫是用破碎、骯髒、有稜有角的玻璃拼成的,同樣的,教會也是由破碎、骯髒、有稜有角的人組成的。但只要你放寬視野,看到整幅圖像,就會發現它好美好美。

破碎的人聚在一起時,也將構成一幅優美的圖像。

結語:你認識耶穌嗎?

這本書的寫作過程十分不可思議,也是我有生以來最龐大的一份工作。有時後能一口氣寫好多,有時候則只能呆著我的十三吋蘋果電腦,一個字都打不下去。不過,能藉此重新反省自己的信仰,一切辛苦都值得。寫這本書讓我的心靈再次獲得成長,我也衷心希望至少有一位讀者能從中受惠。

寫作過程中,我時常感到壓力、感到自己能力不足。幾次寫到凌晨、咖啡效力開始消退,我都會想:「我真的在寫書嗎?要是沒人看到怎麼辦?」在那些時刻,我總會提醒自己莫忘初衷:我要盡全力跟更多、更多人談耶穌。如果我笨拙的文筆能讓某人更靠近耶穌一些,全部的努力都值得了。

本文摘自傑弗森˙貝斯齊所著『耶穌比宗教大』啟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