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1靈修小品

「神真的能夠赦免一切的罪嗎?」這名二十五歲的學生雙眼泛著淚光,聲音開始放慢。
「沒錯,」我說,「所有的罪。」我等著。他接下來的話使我完全卸下心防。
「我想我害死了我女兒,」他口齒不清的說著,眼睛盯著他兩腳中間的地面。

身為年輕牧者,我遇見了人們各式各樣的問題:成癮、婚姻破裂、破產、無家可歸和淫亂。

但謀殺可是頭一遭。如果說需要用到特別智慧,那非現在莫屬。

「她只有幾個月大,」他補充著,「一個末期疾病逐步蠶食她的消化器官。在她情況惡化時,我們用吸管餵食她。有一天,當我餵她時……」他停下來,噙住淚水。「她死了,我想她是噎到,是我殺了她。神會原諒我嗎?」

或許聽起來你覺得陌生,但伴隨著一股很深的憐憫和對他的愛,我感到一陣喜樂;因為我可以分享他找不到的東西:恩典。那是耶穌每天隨時準備好要給千萬像他這樣的人,是受之有愧、豐富無盡的神的恩典。恩典,是那大庭廣眾下高聲怒吼的人吝於提及的。

這個心靈破碎的人,需要知道耶穌是最偉大赦罪者,是救主,是朋友。我懷疑他做了什麼事導致女兒的死,但即使不是他的錯,總是可憐的悲劇,我向他保證神的恩典臨到他,現在他需要原諒自己。我們彼此擁抱,禱告,談論神的慈愛、憐憫與恩典。他得到了釋放,重擔得解脫。

耶穌喜歡聽到真誠和忠心的認罪。不是由於祂對能力有扭曲的觀念;不是由於祂需要證明自己無所不知。我早知道!你以為躲得過我?不是由於祂在更新記錄。這是你今年第348個謊言 ――哇!我等不及要看你在審判大日的表情!然而有多人對於向神認罪還是有著類似的看法。

心想一旦我們告訴祂所做所為,祂會怎麼看我們?理智上,我們知道祂通曉一切,但總覺得不是滋味。

認罪的告白是真實地表現我們的本相,以及我們實際所思與所做所言。認罪把我們從自欺和自怨的網羅中釋放出來,這是它對我們有意義的原因。神不需要聽我們告白,但祂渴望我們這樣做。祂知道我們的本相,是我們自己矇昧無知。請求耶穌垂聽我們認罪告白,是容許祂來醫治我們。祂有權柄和能力這麼做。

今天我邀請你求告耶穌作你的聆聽者,向祂禱告,與這位慈悲、慈愛、恩典的神交談。真誠地向祂認罪禱告,會帶來醫治和自由。曼寧描述當我們向神坦承自己的景況時,自由釋放油然而現;雖然軟弱,卻得醫治。

在自怨自訴的掙扎中,我們顯然不喜歡看到的這一切。我們發現面對自己的真我時,即使不是難以容忍,也是不舒服;因此,我們像個逃跑的奴隸,不是躲避自己的本相,就是偽裝出一副虛假的樣子――常是令人佩服、討人喜歡、和膚淺的快樂……真誠的禱告要求我們絕對地誠實,不再隱藏,不再企圖叫人另眼相看,承認自己需要完全依靠神,以及背負一身罪過的事實。一旦自我防衛卸下,虛偽的面具在自然的謙卑中脫落,那就是最真誠的時刻。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 耶穌全體驗 』 校園書房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