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8靈修小品

設身處地想想曼德拉的處境:受盡二十七年不公不義的牢獄生活之後,你剛從監獄出來;現在你的政黨壯大,黑人奪回政權。四千萬的國民中只有百分之十的白人,這些荷裔族群幾十年來壓迫你們。你的族人一無所有,怨氣填胸。白人政府耗盡你們國家資源,濫用資金,現在還給你一個負債累累、瀕臨破產局面。你要怎麼辦?

你會煽動憤怒的暴民和充滿敵意的年輕人揭竿而起嗎?抑或你只是把白人趕出你的國家,包括那極少數支持你的人?畢竟這是你的土地。你已經七十一歲了,從四十四歲被關以來你為所堅持的信仰犧牲了黃金歲月。你會利用餘生咀嚼承受虐待折磨,並以此為政治武器,以達成你個人的目的嗎?

但曼德拉選擇不這麼做。他可以用某種方式繼續為一個聯合的非洲政府努力,卻不憎恨他的壓迫者。「我要被要求敬畏白人。我知道人們期望我憎惡白人,但我不會。被囚期間,我對白人的憤恨逐漸降低,但我對整個制度的厭惡逐日增加。我希望南非看到,雖然我恨那個造成我們互相仇視的制度,卻仍然愛我的敵人。」

史密德(Lewis Smedes)認為,即使是醜陋的人犯下暴行,我們也應該寬恕。他說:「真相是,那是平常人犯下非常的惡。誠然,我們需要審判他們;如果辦得到,要原諒他們;因為他們該為自己負責,也因為我們需要被醫治。」把最卑劣的人看成邪惡化身(撒但)無異去除他的人性。史密德主張,只有撒但因為是完全無人性的邪惡,故是無可赦免的。如果我們以這種態度對待人,就免去了那人負擔自己行為的責任;因為現在他們不是人,因此無需負責。寬恕是承認他們的人性。或者誠如盧雲(Henri Nouwen)常說的,「饒恕是允許他人不必成為神。」也就是說,讓他(她)成為人。

拿撒勒人耶穌為饒恕立下極致的標準。祂在受盡虐待、折磨、屈辱、嘲弄和排拒後,發出振聲起瞶的心聲;在最痛苦的時刻,祂喊著:「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路加福音二十三34)

這句話之所以特別,有幾個理由:耶穌是無罪的,即使彼拉多也承認祂沒有罪。祂受了不公平的審判和判決,是捏造事實的控訴者讓祂受害的。祂有能力毀滅釘祂十架的人。祂的受死只帶給親近的家人悲痛和羞辱。

我們都有分於釘祂十字架的行為。而祂的寬恕不只針對當時少數的兵丁和宗教領袖,且一直都是針對所有世人。這寬恕是極致的。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校園書房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