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7靈修小品

不管什麼原因促使我們不信,耶穌說我們都必須面對。執意不信會使我們的心變得剛硬,與祂的關係愈來愈遠,最終攔阻祂在我們身上工作。馬可福音六5~6 節提到耶穌在祂家鄉情形,「祂在那裡不得行什麼異能……祂也詫異他們不信。」多麼悲哀。拿撒勒的鄉親從未看過神任何神奇的大作為,只因為他們不願相信。祂樂意敞開祂的生命,服事他們,但就像我們許多人,寧可選擇在懷疑中打滾。

為什麼我們老是不信?為什麼我們更像是多疑的多馬,和莽撞的彼得?或許這就是追捕帶來的悸動和刺激吧;我們喜歡追尋複雜問題的解答,超過接受答案本身。但不信更可能是個遮蔽、一層煙霧彈、一種令人陶醉、欲罷不能的娛樂。有時寧可隱藏在活動(尤其是心智活動)的面具背後,而不願面對不安的尷尬或神秘的關係。對慣於懷疑的人而言,沒有一件事是定案的,沒有資料是封存的。

但我們是否能找到足夠的資料來克服不信?網路世界無邊無際,只有無止盡的岔道,塞滿不斷冒出的事實、資訊、搜尋結果、已校對的正本和可下載的資料。成癮般地追逐資訊和統計數字只會模糊掉欲找的真理。請別誤會我的意思;神關心事實――真理、資料和證據――但不單是事實。資料只能顯示某種知識。如果我們渴望認識和被認識,對於相關真理,我們就必須超越事實領域,進到信心的國度。

你願意相信耶穌嗎?讓祂看到你生命中最糟糕的一面?把祂教導付諸實驗――即使最困難的部分?相信會開啟一個全新的世界,充滿你未曾想過的生命、發現和學習。耶穌說:「我就是命的糧;到我這裡來的必定不餓,信我的永遠不渇。」(約翰福音六35)

敦促我們更新變化的老師

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

女兒四歲時,我們的談話像這樣:
「爹地,什麼是menno?」
「什麼?」。
「就是menno啊,每次你和媽咪教我英文時,到了中間,你們就說:『J,K,L,menno,P,』那menno到底是什麼?」
當她七歲,她問:「我們要怎樣相信看不見的東西?」那時我和她正在家附近散步,她一路蹦跳著。
「妳為什麼會這麼問?」我說。
「嗯,如果真有神,為什麼我們看不到祂?」
哇!女娃兒長得這麼快,現在會問困難的問題了。

接下來可是一段奇妙的時光。她在柏油路上蹦跳,我似乎踩在空中,陶醉在滿載純真輕鬆話題的喜樂裡。我握著她堅定、倚賴的手,邊走邊談,像兩個真理道上的朝聖者。回到家,坐在院中的木蘭樹下,望著對街一汪光影閃爍的池塘。我們談到神如何真實的展現自己,讓祂的百姓可以輕易地從祂的話語和創造萬物中看到。我非常珍惜這一刻。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校園書房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