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05靈修小品

第三章 基要派、偽君子、以及其他所為的「基督徒」

有天我看電視新聞時,見到一群人義憤填膺地大談神的審判與怒火,手上還舉著「神恨同性戀」的標語。我看得既困惑又生氣,馬上轉台。另一台播的是音樂獎頒獎典禮,聽了幾個人的謝詞後,我發現每個藝人都感謝神讓他們得獎,於是我心想:哇,還真不知道這些人有宗教信仰。

老實說,我不知道哪種人更令我生氣:是街上那些成天跟人說他們會下地獄的怪人(這些人的標語實在過時透頂,拿到兩千年前耶穌葬禮都不突兀)呢?還是那些寫了一堆裸女、烈酒、拜金的歌,還感謝耶穌讓他們得葛萊美獎的嘻哈選手?我覺得神每次聽這些人誇誇其談,一定相當反胃。

不幸的事,正是因為這兩種人老愛把耶穌掛在嘴邊,很多人才聽到耶穌就皺眉頭。大家不是覺得不想跟這群怪人為伍,就是覺得耶穌也沒什麼了不起,根本改變不了人的生命――那些感謝耶穌讓他們得獎的嘻哈選手不就是毫無改變嗎?但我想說的是:這兩種人都錯了。

我這輩人抗拒耶穌的原因,也正是耶穌抗拒基本教義自以為是的法利賽人,現在想想:對那些掛著十字架項鍊、卻不依耶穌榜樣而活的人,耶穌又會有什麼好話說呢?根據〈馬可福音〉(馬爾谷福音),耶穌用幾塊麵包、幾條魚就餵飽了四千人,你可以想見在場的人有多驚訝、多開心――耶穌簡直成了搖滾巨星。如果當年有娛樂雜誌,狗仔隊一定成天追著祂跑。

在這之後,耶穌又在伯賽大(貝特賽達)讓盲人重見光明。大家都見到耶穌的能力,也希望從祂身上得更多。
祂當時的反應是什麼呢?
為得到注意沾沾自喜?
利用名聲來傳福音?
要大家為他低頭、闔眼、舉起手?
恰恰相反。祂說:「如果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棄自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因為那想救自己生命的,反要喪失生命;那為我和福音喪失生命的,反要得到生命。」

耶穌難道不知道,如果祂想招人建立教會,最好別提那個象徵凌虐、死亡、羞辱的刑具嗎?祂居然還要大家背起它?耶穌的確反對法利賽人的律法主義,但祂也反對隨波逐流、空虛浮誇的文化宗教。祂想說的是:「我知道自己所行的奇蹟很驚人,我也知道自己有大能,但別為了這種錯誤的理由跟隨我。跟隨我的代價很高、很痛苦、很傷人,這條路很難走,你也可能因此而死。但我保證:在這傷痛的背後充滿喜樂。這樣你還想跟隨我嗎?」

我們都在某種程度上曲解了耶穌。你是否有時候會冷酷、驕傲、默不關心?你是否把耶穌當成你的魁儡,讓你可以「奉祂的名」為所欲為?對你來說,上教堂是否只是你興趣或義務,跟定期剪髮沒什麼兩樣?還是你雖然喜歡關於耶穌的概念,對祂本身沒什麼興趣?

直到最近我發現我也曲解了祂。如果我夠有勇氣的話,我會老實承認:在我內心深處,我還是傲慢地覺得自己比別人好。你知道我是怎麼發現這點的嗎?當我不喜歡的人遇上倒楣事時,我常在心裡歡呼:太好了!他這種人就該如此!但我忘記的是:如果我這個人「該」得到什麼的話,早就「該」下地獄了。謝謝耶穌,是祢的恩典救了我。

本文摘自傑弗森˙貝斯齊所著『耶穌比宗教大』啟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