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4靈修小品

祂對她說:「去把妳的丈夫也叫來。」
「我沒有丈夫,」她說到。
「你說『我沒有丈夫』,也還算恰當。你有過五個丈夫,現在跟你同居的那個男人卻不是妳 丈夫。妳說的是實話,一點都不假。」(約翰福音四16~18;《耶穌愛你這麼多》)

最後耶穌向她啟示,祂就是撒瑪利亞和猶太人尋求的彌賽亞,婦人於是跑回村子,告訴村人。

許多人發現她說的是真話,就相信並跟隨了耶穌。好奇妙的故事。可能門徒不在場也是好事,因為只要他們知道一點她的來歷,或許就不會單獨留下耶穌來面對她,可能還催著祂離開呢。

我們再倒帶看看她那些丈夫。為什麼要提及?為什麼耶穌不單單彰顯祂就是基督的身分,描述所要賜給她的生命?而即使祂驚人的揭發她不名譽的過往,她並未當場痛悔或羞愧顫慄,乃是改變話題。為何要煞費周章地挖掘她被罪污染的往事呢?

仔細閱讀字裡行間不難發現,當耶穌揭開她的過去,彰顯自己的身分時,她卻經歷到恩典,並找到盼望。她喊叫著說:「祂將我素來所行的一切事,都給我說出來了!」(約翰福音四39)

如果你是這名婦人,即使整村的人都早已知道你的過去,你當然就不用大聲嚷嚷。這或許就是她需要頂著大白天的熱氣出來打水的原因(而非較涼清晨或傍晚、其他婦人也都來時)。每個人都知道她亂七八糟的生活,她也是眾人所不恥、嘲弄的對象。只有一件事能把她從縱容淫蕩的生命轉向令人信服的福音――耶穌那無以倫比的愛。那是她遇見彌賽亞的日子,是她面對自己的過去,並從其中轉向神釋放、恩典的日子。

就像曼蒂‧娜琪,撒瑪利亞人以她自己的過去,改變了一些人的現在。兩人同有悲慘的往事,也都找到自由,並以其不堪回首的故事祝福了他人,使他人同蒙釋放自由。

到了父神所定的時候,神就差派祂的兒子,由我們中間的女人所生,且生在律法的條件之下,如此祂才可以救贖我們這些被律法綁架的人。(加拉太書四4;英文信息版)

不管過去多麼痛苦不堪,當我們面對它,就會看到未來何等光明。當神揭開、顯露我們的過去,不論那是罪惡感造成的衝擊、痛苦帶來的傷害,都只有一個目的:引導我們靠近惟一能解開我們生命綑索的那一位。

顯明我們需要的啟示者

(耶穌)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

德瑞克‧雅金斯(Derrick Adkins)永遠不可能被列入「缺乏者」的名單。他在一九九六年亞特蘭大奧運會中勇奪400 米障礙賽金牌。那該是他一生中最榮耀一刻――然而不久後,他即陷入沮喪憂鬱的景況中。德瑞克十三歲時開始受到憂鬱症襲擊,徑賽運動幫助他跳脫困境,他努力朝著運動員的目標邁進。不久之後,他成為全美障礙賽中翹楚,卻也一再感到不滿足。幸福近在呎尺,卻感受不到。「一旦上了大學,我就會快樂。」他告訴自己。到手後卻變成:「一旦成為全美大學障礙賽能手,我就會快樂。」然後,「只要我得到新車,我就會快樂。」「買了房子我就會更快樂。」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校園書房出版社

20190707靈修小品

顯明我們過往的啟示者

祂將我素來所行的一切事,都給我說出來了。

如果《末日謎蹤》(Left Behind)小說系列的銷售業績有任何指標性的意義(寫本書時約有六千兩百萬美元銷售收入),那麼美國人(尤其是基督徒),就是太著迷於未來了。縱使我們會為未來的生活品質發愁,還是喜歡展望一個更美好的未來。我們是否會死於非命?身強體健就退休?經濟狀況好嗎?看得到孫子嗎?會不會失了業,卻保住頭髮?(或保了工作,禿了頂?)找得到配偶嗎?擁有幸福快樂的婚姻生活以及其他種種?未來是神秘未知,卻有無限可能的,就像保證得到工作的鐵口半仙或相命師一樣。

或許我們專注未來,是為了逃避面對過去,而這是許多人寧可忘卻的。畢竟我們既然無法改變事實,何必記掛煩心?忘掉吧,過去的就讓它過去。

但有些人容易,有些人卻不然。一九九三年,曼蒂.那琪(Mende Nazer)十二歲那年,在她蘇丹的老家被人綁架,賣到喀土木(Khartouom)一個阿拉伯家庭裡。她受盡鞭苔和性虐待,常達七年。有一次她因為遞送煎蛋而非水煮蛋時,被人以一個燒熱的杓子燙傷。後來她安全逃出,現今能在她的自傳《奴隸:我真實的一生》( Slave:My True Story)中敘述這段慘絕人寰的故事。她不想迴避或隱藏過去,因為過去是她生命的一部分,是她可以藉此去幫助一些與她同受殘酷待遇的人們方法。

神對我們的過去也很關心,正如祂關心我們的現在與未來。有一次,耶穌在撒瑪利亞的一座古井邊遇到一名婦人,揭開污穢不堪、性關係混亂的過去。不是為自顯優越,或羞辱她,或滿足旁觀者的好奇心,而是為了她的好處,讓她可以面對過往,以喜樂的心情擁抱現在,並帶著盼望、釋放自由地迎向未來。約翰福音第四章對此有詳細記載,你需要好好閱讀。大概的情形如下:

耶穌在耶路撒冷的路上,來到撒瑪利亞的敘加城外的雅各井旁,縱然猶太人與撒瑪利亞人彼 此鄙視,祂的門徒還是得進城買食物。當然,他們一定希望趕快離開,但這都不會攔阻耶穌向這撒瑪利亞婦人要水喝。她可是一名猶太拉比盡力迴避的對象:婦女、撒瑪利亞人(敵人)、有過五次婚姻、現在同居的不是她丈夫、她孤身一人;這絕不是一個你可以在聚會中吹噓的豔遇對象,而她所需要就是印在她前額上的「轉身、逃跑」。

然而耶穌打破成規,與她交談,坐她旁邊,喝她給的水。祂以他們之間的互動作隱喻,指明祂盼望給她屬靈的生命。她帶著桶子來到井旁,因她沒有水;而祂沒有桶子,卻可以給她屬靈活井的湧流活水。這幅景象呈現了多麼巨大的諷刺,然而還他們還有巨大的阻礙從中作梗—她不堪的過往。
本文摘自 唐納修 所著『 耶穌全體驗 』 校園書房出版 社

20190630靈修小品

但經過一段時日,耶穌掌管他們的心,改變他們整個人,給他們一個嶄新真正的身分,這兩個雷子從惹事者變成開創者,終於撼動整個世界。我們再快速往後幾年看,大約主後四十年,雅各死於希律亞基帕王一世的手中,成為初代教會第一位殉道者,當時必定造成神國相當大的損失。他無疑是個傑出優秀的領袖,贏得許多的敬重。

至於約翰,他給了我們有史以來一些最偉大的文學作品,啟示了神的奧秘,以及祂對世人超越理智、持續堅韌的愛。約翰在其福音書和新約聖經三卷書信中提到的「愛」超過一百多次,比其他任何新約聖經作者所提的都多;只有舊約中的詩篇文學(大都是詩篇、箴言和雅歌)超過他。多麼奇妙,這個想把整個城市燒成灰的準終結者,竟然變成一位愛的使徒。

還有另一名門徒在遇見這位真理的啟示者之後,找到他真正的身分,那就是我。遇見耶穌之前,我是個愛搞笑的人,喜歡熱鬧的派對,是眾所矚目的焦點。我喜歡逗人笑,覺得這樣很快樂,我人際關係就反映出這種人格。有時我的幽默和精力會失準,變成粗野的笑話、種族偏見和對女性不宜的評論,但我覺得好笑,也喜歡引起人們注意。

感謝主,祂對我有更好更大的計畫。當我開始跟隨耶穌,我越來越感到自己蒙愛是單單因我這個人,而非我所做的事。耶穌開始起是我的身分特性:我是君王的兒子,是蒙愛的受造,為要服事人,並享受神豐富恩賜。我也發現我會教導,開始喜愛不只是娛樂他人,更是帶領他們進到耶穌那挑戰人心、分享生命教導中。祂肯定我的幽默感,但也向我顯明:我以前有時會以幽默隱藏自己的不安全感,或掩飾痛苦。

此外耶穌也肯定我內向那方面的性格。(我是半外向,半內向。一半喜歡熱鬧場面,另一半則想在熱鬧之後獨自靜坐,讀個兩天書。)內向的我喜歡研究和寫作,外向的我則很享受公開演講,與多人來往;神容許我充分發揮這兩方面的生命。

我們都有兩種身分特性:一個外表的,一個隱藏的。耶穌能改變我們,並喚出隱藏在裡面、更真實的那一面。阿巴年輕時是個大騙子,善於變換職業身分,但那都是只是表面的改變。耶穌才是精於改變人身分特性的箇中高手,祂直指人心,深入靈魂的DNA。在祂同行下,惹事者變成創始者,理想主義者變成胸懷遠見者,毀滅終結者變成滿有愛心的人。而沒有安全感的小丑,可以變成滿有祂慈愛與良善、自信十足的溝通高手。至今我仍驚訝不已。

想發現內在的身分與特性需要謙卑下來,揚棄先前慣用的種種竄改文件和偽造的身分證件,換取耶穌所造真正可靠的生命。這一切都有賴我們決定。像個學步幼兒,我們可以抓住老我身分的安全毯,但那能帶來真正的安全嗎?即使是一個受驚嚇的學步而也會衝向父母有力的膀臂,而不是像那條毯子。現在就釋放下虛假的身分,展而尋求神的時候,求祂改變你,從內裡翻轉過來,祂辦得到,祂會賜給我們一個嶄新的名字。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校園書房出版社

20190623靈修小品

然而耶穌知道他真正的身分,祂看出漁夫表面下的理想主義,發現他內在無畏的卓越遠見,因此耶穌決定只派他作祂教會的第一位領袖。為了證明這點,祂改了西門的名字,顯示出彼得全新、且更真實的身分。

西門巴約拿,你是有福的!因為這不是屬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我還告訴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他。(馬太福音十六17~18)

耶穌提到彼得是堅固的石頭、是基石、是教會要賴以茁壯成長穩固根基。祂彰顯彼得真正的身分是磐石,因為祂知道神要使用他和他的信心來建造重要的東西,那是一個嶄新的群體。彼得隨著在教導上的日益成熟,越來越了解這個真理,因此他稱呼基督的門徒為「活石」,是「被建造成為靈宮」(彼得前書二5)。這名熱心的漁人發現自己真正的身分,從此改變了他一生。

接下來是西庇太的兒子雅各和約翰,至少大多數人都知道他們的個性是如何,而耶穌對他的認識卻大異其趣。這兩個兄弟在門徒中有點愛惹事生非,經常以尖銳的語詞和自私的野心挑起大夥兒的爭議。

有一天,耶穌才解釋天國裡最小的實際上卻是最大的道理後,雅各和約翰在老媽的陪同下來找耶穌,要求耶穌將來建立祂的國度後,可以讓他們坐在祂的左右邊。就像今日華府圈內人士,一心嚮往白宮總部接近,渴望成為權力和影響力的核心。他們都請老母出面遊說耶穌,因為她平常就熱心支持耶穌的工作(或許提供資助和幫忙煮飯)。如今我彷彿還聽得到這樣一個典型猶太母親的談話。

「耶穌啊,祢知道我多麼喜愛祢的工作,我也把兩個兒子都給祢了,這兩個猶太男孩是不錯的幫手;我現斗膽懇求祢幫忙。祢看看,我原本希望雅各作醫生,約翰當律師,而他們兩個人竟拋棄一切,連研究所也不讀了,單單跟隨祢。唉,他們真傷我這個作母親的心,所以我請求祢施個小惠。去吧,孩子們,去問問祂。」

「呃……耶穌,我媽想知道,我們將來在天上是否可以坐祢左右。」

當其他人聽到雅各和約翰似乎要攪動他們的順序,聖經說到他們變得「惱怒」(馬太福音二十24);其實這是指他們失去理智的一種較緩和的說法。這兩個欲「力爭上游」的人到底是誰?

而當雅各和約翰決定為耶穌打抱不平時,又如何呢?路加福音第九章記載,那時撒瑪利亞的長老,不願接待耶穌派來預先打點祂行程的使者;因為為討厭猶太人、也為猶太人所鄙夷的撒瑪利亞人,已經得到耶穌要往耶路撒冷去,那是猶太人的宗教中心,而他們可不想與他們有瓜葛。

因此雅各和約翰一如那些重感情且寬大的基督門徒問耶穌說:「主啊,祢要我們吩咐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他們嗎?」(路加福音九54)耶穌斥責他們,隨即往別的村莊去了。你能想像耶穌的挫折嗎?難怪祂要給他起個「雷子」的綽號。他們就愛惹事生非,到處揚起塵埃,製造紛爭。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校園書房出版社

20190616靈修小品

耶穌來到世上彰顯神:「從來沒有人看見神,只有在父裡的獨生子(譯註:有些版本在這裡作 God the Only,獨一神)將祂表明出來」(約翰福音一18)。父懷裡的神就是耶穌,祂成了肉身,把神表明出來;然而我們得仔細看祂,免得我們先入為主,把生父的形像反射在耶穌身上。

腓力對祂說:「求主將父顯給我們看,我們就知足了。」耶穌對他說:「腓力,我與你們同在這樣長久,你還不認識我嗎?人看見了我,就是看見了父。」(約翰福音十四8~9)

「有其父必有其子」,古諺如是說。如果此話為真,耶穌的話也是真的,那麼我們對神的認識就不只是素描的概念,乃是擁有活生生的肖像。我們在仔細觀察下,實在看到祂強壯卻不壓制人,慈愛卻不令人窒息,善良卻不懦弱,忠心卻不纏磨人,真誠卻不嚴苛,堅強卻不暴虐,關懷卻不侵犯。

耶穌與天父的親密關係,祂稱天父阿爸,一種摯愛、親暱的用語,類似「爹地」。任何世代的孩子都需要一位天上的爹地,而耶穌就彰顯這樣一位天父;祂願意陪我們釣魚、到公園散步、或逛美術館,也為我們打敗撒但,為公義挺身;祂是溫和勇敢的朋友,是滿有權柄卻慈愛的爹地。

因此,請告訴我,你的天父像什麼?如果還搞不清楚,看看耶穌,他說:「信我的,不(只)是信我,乃是信那差我來的。人看見我,就是看見那差我來的。」(約翰福音十二44~45)

顯明我們身分的啟示者

祂按著名教自己的羊。

十八歲時,他成為世上最年輕的商用飛機駕駛員;同年,他名列一家醫院的小兒科主任;十九歲時,通過律師考試,擁有律師執照。他是世上最頂尖聰明的人?不――他是史上最著名的騙子,法蘭克•阿巴內(Frank Abagnale)。他一生的傳奇以與其自傳同名的《神鬼交鋒》(Catch Me If You Can)搬上大銀幕,他身上滿是偽照的文件、假身分證和竄改的支票。他可以改變姓名和職業,但永遠改變不了真正的身分。

我們真正的身分是誰?惟有神真正的知道。

他的本名是西門、雅各和約翰,他們的本業是打漁的。但他們是誰?耶穌在他們身上看到那些旁人看不出東西?沒有任何明智的拉比會揀選這些下里巴人作核心份子,開創他全球性的運動。他們和其他的同伴大都是沒讀什麼書的平民百姓,熟悉打漁卻不諳政治、宗教和文化活動。這個組合對耶穌可謂礙手礙腳,帶領他們無異像趕鴨子。祂在想什麼?祂在找誰?

徵才:十二名不怎麼牢靠的人,不必國際事務經驗,需要跟隨拉比踏上三年旅程。目的地,未知。願意長期外出離開家人。無需正式教育。不需提供薪水、沒有職位、不供應生活所需、沒交通費。不准多帶衣物錢財。工作內容:得人漁夫,並無條件的跟從拉比。住宿:但願有。失敗:經常有。逼迫:一定常見。任務達成後可以得到舊約先知一樣的報償。請電:1-800-DIE-2DAY(今天就來赴死)預約會談時間。

看看西門。他是個衝動的理想主義者,他的座右銘就是:「瞄準,發射。」他的行動?第一個進,第一個出;第一個下水,第一個下船;第一個開口,第一個不切實際;第一個認出耶穌就是彌賽亞身分,第一個否認祂。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校園書房出版社

20190609靈修小品

多年來我看到我爸爸的許多面。我看到他尊敬長者,逗樂孩童。他經常同時從事三個工作:教書、教練和運動比賽中擔任裁判,這一切都只為了多點收入讓我們衣食無缺。他保護弱者,不畏兇暴。有一次,我們參加費城腓利鎮的棒球比賽,由於花費很高,我們雖然難得有這樣的樂事。

到了大概第三局時,幾名約在我們身後五排的微醺醉漢對著球員大聲叫囂,一陣三字經不斷地從腦門襲擊過來。爸爸不會浪費辛苦賺來的錢聽那整場的言語攻擊;一開始他瞪他們一眼,沒什麼作用,髒話照發射不誤。接著他以生氣的眼神盯著他們,希望他門能收斂,但更多髒話出來。接著爸爸要他們住口,這次髒話伴著笑鬧,還是行不通,此時只見爸爸站起來,轉過身來。

起初我有點尷尬。我父親足有六呎二的身高,225磅的體重,高大身材吸引鄰近幾排觀眾的目光。但很快地,我的懊惱變成欽佩。我父親站出來,面對這三名叫囂整場、破壞二十呎內觀眾情緒的醉漢;之前警察束手無策,周遭的觀眾無計可施,但我爸不是這樣,他不是無所事事、坐以待斃的人。

我爸指著這幾名惡棍,以堅定的口吻從容地說話。我記不清楚他們的話,但大意是:「只要再讓我聽到,我會親自上來請你們閉嘴。」他們決定不再招惹我爸,我們才得以好好觀賞剩下的比賽。

父親強健、有自信、工作認真。他保護我們,供應我們需要,他愛家人(直到如今),犧牲自己,只為讓我們過得更好。

想像地上的父親如何照顧我們,會建立起天父粗略的概念。至於聽到「天父」就會喚起一種負面或輕蔑反應的人,是由於他們地上的父親未能克盡其職。那些虐待、疏離、權威型和不能滿足家人需要的父親,往往會在兒女心中留下扭曲的父職觀念,而且通常會與天父的意象疊在一起。

一九九六年由Dishwalla 樂團唱紅的流行歌曲﹤數算藍色車輛﹥(Counting Blue Cars),一反聖經對神貫常所用的男性稱謂。該首曲子描繪一個充滿好奇心的小孩猜想遇見神――與她面對面時,會是怎樣的情況。大約同時,瓊安‧奧斯朋(Joan Osborne)發行的專輯《滋味》(Relish)中,有首質疑神是否像你我般「邋遢、普通的」常人,或是每天搭公車去上班的陌生人。如果神真是那樣,會是如何?我們怎麼知道祂到底是什麼?或是神只是一個觀念、一顆樹、一股力量、一隻兔子、宇宙能量,或是心靈的風?我們對神種種誤解,可能會攔阻我們遇見祂真正的本相。

尋找失蹤人士:老人,158公分,60公斤。肩寬、灰髮、蓄有鬍子。走路緩慢,看起來溫和、有點虛弱,經常在公園與同伴出入。個性安靜,不易生氣,很能容忍,喜歡坐寬大舒適的椅子。

若有仁人君子看見,請通知我們。他名叫「神」。

我們是否有種關乎天父或天上概念?我們對神的概念通常沒有什麼事實根據,只是各種看法和經驗的混合物罷了。而這些概念、印象,就構成我們思想祂、指涉祂的方式,直到我們遇見耶穌為止。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校園書房出版社

20190602靈修小品

靈媒開始描述這名婦人的父親――資料來源是法事之前帶著隱藏式麥克風的助手混在前廳時打探來的。

「我看到這位名字叫……吉克,或是傑克?」
「傑克!是傑克!他好嗎?」
「他和一個人……哦,不,他和一隻寵物,一條狗,走在一起。」
「對,那是他的狗,史布基,」顧客說,她噙住眼淚。「牠比我父親早一年死」
「傑克現在他要和你說話」

現在,婦人的情緒漲到頂點,靈媒拿起桌上的一個空石板和粉筆,她把石板放在腿上,抬頭望天。

「給我們話啊,傑克,給我們一個記號。」

過不久,她拿起石板,上面寫著:「別擔心瑞塔,她很好。」其實瑞塔是婦女的母親,她正在醫院接受檢查。婦人興奮得幾乎忘形,慢慢清醒後,她半信半疑。我們知道資料是從前廳得到的,而現在怎麼會出現在空白的石板上?

事實上,有兩塊石板。當靈媒把第一塊石板放在腿上,她直接觀察顧客,接著舉目望天,有名藏在桌巾下的助手悄悄換下石板,他一直仔細聆聽他們談話,胡謅出一些信息。瞬間,「傑克的」信息出現在石板上。

我們渴望更了解自己,帶著一份飢渴,混雜著某種較神秘(屬靈界)的動力,驅使尋道者或懷疑論者等人,搜遍書店和網站找尋答案。我們想要找到通往神秘本質和屬神智慧的內在通道,這股內在動力造就了許多算命師、靈媒和其他靠不住的中介。我們不斷地檢查屬靈界的電子郵件,看看是否有任何來自神信息。這就是耶穌來到世上的原因。

耶穌捎來上帝消的信息。更可貴的事,祂就是上帝的信息。祂不用隱藏式麥克風,也不用靈巧的手法。祂告訴人們觀察、注視和傾聽。祂成為永活的道,就是信息本身;祂降世,啟示關乎我們、關乎上帝、關乎世界,以及未來的奧秘。

耶穌是真理的啟示者,從上帝來的使者,將話語帶給這個充滿問題,卻少有清楚解答的世界。

活出天父的啟示者

人看見了我,就是看見了父。

你父親是什麼樣子?他還活著嗎?你最喜歡他哪一點?你最早的記憶是什麼?
我相信一問起你的老爸,許多關乎他的意象會在你腦海一一浮現。

我父親年輕時強壯又活躍。記得我常騎腳踏車在他寬大的肩膀上,或是游泳時騎在他背上,將雙臂緊緊地環繞他;那是在每年夏天工作的地方。雖然現在他已退休,但還在中學教體育和健康教育,前後約有三十五年,此外他也教游泳,並帶領跨州的游泳隊。長大後,我欽佩爸爸的勇氣和愛心――只要附近有車禍,他就去幫忙;若有學生練習完要回家,爸爸會儘量送他一程。

我大約三十歲時,有天晚上九點左右,媽媽心煩、一路啜泣地回到家。原來她外出購物時,「有個人跟蹤我!那個人一路上坐在他車裡從超市跟到家門!」沒待她說完,爸爸換成攻擊姿態,像隻老虎追捕獵物般奪門而出;我以前從沒看過他這個樣子。我立刻了解,只要那傢伙敢越我家雷池一步,他就會希望自己還留在超市冷凍食品區。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校園書房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