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7靈修小品

雷根不是唯一被如此質問的人。每一個領袖或未來的領袖,都得面對無止盡的細察與分析,公司領域交疊的部分尤其讓好奇的大眾一再檢視。「他是理想的人選嗎?她真正的面貌如何?這人到底是誰?」諸如此類問題,不斷浮現。

或許再也沒有人像拿撒勒人耶穌製造如此多的騷動。祂的身分、權柄、特質在每個場合中受到挑戰。「他真是理想的人嗎?如果是,我們要如何對待他?」一些親人認為祂瘋了(馬可福音三21);宗教領袖質疑祂赦罪的權柄是從哪裡來的(路加福音五21);鄉親挑戰祂的身分(馬可福音六3);連最親近的門徒也不解祂的行為,問道:「這是怎樣的人?連風和海都聽從祂了!」
(馬太福音八27)

真正的領袖常因為忠於自己的信念、思想和情感而引起騷動。他們不需要裝腔作勢、故作姿態,或形象管理,來確保表裡一致和人格的可信。耶穌真實可靠,卻非你可預測。祂可能一時發出易怒,下一刻慈愛憐憫。這不代表祂精神分裂,反倒是祂敢於表達感情、卻絕不失控的人格特徵。

耶穌的真實可靠,也表現祂以僕人的身分帶領門徒;因為祂自己「本有神的形象,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的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象,成為人的樣式」(腓立比書二6~7)

神是僕人。這是祂的本性。祂以服事人來愛人,以服事人來領導人。祂是真正理想的人選。

為了要領導,我們必須終結自己的權力。「我們每個人都有些懼怕、缺點、挫折或幻想,梗在成為神百的道上,」唐慕華(Marva Dawn)寫道:「不必裝作『擁有一切』,我們能否坦承自己的軟弱,好讓神的能力得以透過我們彰顯出來?」唐慕華常期有腎功能障礙、跛了一隻腿、一眼失明、一耳失聰等病痛煎熬。她學習成為神大能的管道,讓神的能力透過殘破的身體流出去。她在軟弱中教導和領導,就像她的救主。

我們需要更多像耶穌那樣的領袖――不怕服事,也不怕領導的真正僕人。耶穌就是這樣的領袖。

釋放我們能力的領袖

來,跟從我,我要叫你們得人如得漁一樣。

「他心中常為你們的好處著想。」聽過這類說詞嗎?一九九三年美國德州瓦柯(Waco)大衛莊園付之一炬時,裡面每個成員都認為他們的領導人大衛.考雷什(David Ko-resh)是為他們的好處。一九七八年九百多名成員在圭亞那的瓊斯敦(Jonestown)集體仰藥自殺時,他們相信教主瓊斯是為他們著想。最近一群追隨艾波懷特(Marsh Applewhite)的觀星者,身著白襯衫和
耐吉運動鞋,於一九九七年海爾波普彗星掃過天際那夜集體自殺,跟隨者確信他會帶他們到天上極樂世界。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啟示出版社

20191110靈修小品

我坐定,和幾個老朋友打過招呼之後,我走到她桌邊。「嗨,凱倫!」
「嗨,比爾,歡迎回來。」
「我想和你談一件多年前的往事,」我說。「不知道你是否記得……」
我尚未說完,她接著說:「哦,記得。」當然,她怎會忘記?
「我當時真是很差勁,非常抱歉。」她點點頭,很小心地笑著,彷彿是說:「我接受。」

「我這麼做也許對你沒多大意義,」我補充著:「我實實在在地遇見了神,這些年來祂大大改變了我的心。我還有許多事要學,但我想讓你知道,我為過去的舉止感到羞愧,希望你能原諒我。就是這樣,但願你喜歡這次的重聚。」

她有點嚇一跳,但感受到我的真誠。「謝謝你,比爾。謝謝你這麼說。」

離開時,我感到一陣輕鬆。我已蒙耶穌赦免,現在,先前被愚昧罪行破壞的關係得以恢復。

我不知道她是否全然原諒我,但我得釋放、自由了。我與人和好了。雖然之前我們關係從不密切,但對我和對神都很重要的是,我盡力去行得好,做得對。我感到天上的喜樂與耶穌肯定;祂了解赦罪的大能,以及錯誤歸正、並與「在遠處的」得以和好之後,得到的自由。

如今,耶穌仍然經常在我與人和好的橫向關係上,與我相遇。那是因為我常會犯罪,得罪人,造成我與祂和與人關係上破裂。但祂的愛和恩典促使我回到祂面前被潔淨,並醫治與我所愛的人之間的裂痕。

我們的神是位有關係的神,任何真誠、相愛的關係遭破壞都會使祂難過,因為人際間築起了一到隔離的牆。聖經寫得很清楚,罪使我們與神、與人隔絕。但耶穌來,使我們與神和好,恢復我們與人的關係。十字架意味和好的過程。祂的死把我們聚在一起,跨越了種族、族群、宗教,和國家的藩籬。現在我們可以真正與耶穌同行,享受與人的團契,和與神的友誼。

我們可以效法基督所行,作個拆牆者;或是專事破壞,成為築牆的人。我寧願走到對方的那一邊,作名拆牆者。

第五章 可靠的領袖

「他是中西部一名酗酒的鞋子銷售員之子,父子兩人感情不睦」。一名《新聞週刊》(Newsweek)記者寫著。他是個「瘋狂而矛盾的人」,誠然是個謎般的人物。

「他口若懸河,力挺傳統價值;與第一任妻子離婚,也與兒女疏遠;堅決主張平衡預算,卻從未作出任何提議;獻身反共,卻與蘇聯聯手終結冷戰。他是保守的道德觀代表性人物,帶領行政團隊卻醜聞不斷;這人善於細微敏銳的思考,深信末日決戰。」

這人就是雷根(Ronald Reagan),曾任美國總統二OO四年六月去世時 ,引起許多人重新評估他的性格、領導風格和遺留下的風範。許多人尊崇他,即使批評的人也不乏尊敬他的。雷根是位有魅力、可親的公眾人物,私下卻神秘、難以捉摸。女兒佩蒂.戴薇(Patti Davis)寫著,「值得安慰是,外人對他也大感不解,他的難以理解其實是種親切,卻也令人困惑。他留給我們同樣的問題:他到底是誰?」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啟示出版社

20191103靈修小品

美國詩人弗洛斯特(Robert Frost)在其詩作《補牆》(The Mending Wall)中寫著:「某物並不喜歡牆」(Something there is that does′t love a wall),那個「某物」就是渴望與神與人的聯結,與他們和好,和諧相處,像是交響樂的團員,各自彈奏自己的樂器,卻形成優美的組合,那是一致的音樂。而牆雖有其必要性和目的,也提醒我們那是一種分隔,使我們與人不同,
有所分別。天國裡情感和心靈的牆,隔離了我們與神、並與人關係。

所以,你們因信基督耶穌都是上帝的兒子。你們受洗歸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並不分猶太人、希臘人,自主的、為奴的,或男或女,因為你們在基督耶穌裏都成為一了。(加拉太書三26~28)

有一天,一群看重分隔,在週末樂於為屬靈事物築牆的法利賽人,來問耶穌有關律法的問題。其中一個請耶穌定出誡命的優先順序。耶穌避開他們的陷阱,把成百條誡命歸納為兩條,令那些質問者,羞愧無言。

夫子,律法上的誡命,哪一條是最大的呢?」耶穌對他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上帝。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倣,就是要愛人如己。這兩條誡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總綱。」(馬太福音二十二37~40)

換句話說,愛神和愛人是摩西律法和舊約先知教導的全部核心。打破隔絕與神和與人之間的圍籬,十分簡單,卻意義深遠。我的屬靈導師,也是我教會的創辦人比列齊金(Gilbert Bilezikian),常常強調十字架是基督復和大能的可見記號。

十字架,換句話說,不只是在垂直層面促使我們與神和好,也以其水平的環繞使我們能與人和好。神對新群體的心意透過十字架得以完成。

保羅在以弗所書二章12~16 節中提到,我們這些從前遠離神且遠距離彼此的人,「如今卻在基督耶穌裡,靠著祂的血,已經得親近了」,並且「藉著十字架」,使我們歸為一體。神渴望我們與祂成為一體,也希望祂所造的人都能合一,從猶太人開始,擴及耶穌當時的非猶太人。保羅解釋神如何藉著基督,「使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中間隔斷的牆」,「為要將兩下(猶太人與外邦人),藉著自己造成一個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既在十字架上滅了冤仇,便藉這十字架,使兩下歸為一體,與神和好。」

幾年前,我回到就讀的中學參加第二十屆校友會,會中我在回來校友身上看到年歲增長與成熟(有的並不明顯)。所有回來的校友按慣例都會參加團聚。蓋兒和我抵達旅館時,我心想凱倫會不會也在。她不是我以前的女友,只是我有一次在派對中,以一次粗魯的惡作劇,害她在同學面前出糗。

那時我經常喜歡出風頭,娛樂他人,引起注意,直到我遇見耶穌,生命改變;簡言之,我以年少魯莽的幽默傷害了她。我的花招害她在我和朋友哄堂大笑之際。現在,二十年後,我走進派對,看到她正在就坐。蓋兒曉得這一切,她知道我該有所作為。而我也辦到了。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啟示出版社

20191027靈修小品

我在那段意義深長的一刻遇見基督。剛開始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長釘不動,腦海浮現出十架的生動影像。因著看了梅爾.吉勃遜(Mel Gibson)所拍的電影《受難記》(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後,那一幕比先前的想像更為真實。我彷彿聽到祂痛苦喘息聲,看到祂顫抖的雙手,千百旁觀的群眾鼓動我敲下大錘,我很快地放下長釘,鎚子上滿了我的指印。我的雙手由於罪的重壓而下垂,連要舉起來都困難。那一幕讓我深刻地體驗「擔當我們的刑罰」對祂的意義。我站立不住,只得坐下。

聖餐禮也提醒我耶穌流血和受死所付的代價。當基督徒參與聖餐禮,我們聯想到歷史上的耶穌和祂的眾子民;一起嚴肅地宣告祂受死使我們得生。我感到罪惡脫落,祂的恩典沛然降臨。哦,我知道我早已蒙赦免,二十三歲時,我初次經歷了祂奇妙恩典的十足充擊力。但今天(在這個受難日)我們家人一起餐與的聖餐,表明我們對祂的降服,挑戰自己的驕傲、自我中心和自我保護。

在這位良善的神和祂最寬大的赦罪兒子光照之下,我這不配的叛徒內心充滿了感恩和謙卑;那一刻我再次遇見耶穌,不只在祂的十架前,更是來到空墳墓前。我注視與祂同死的那個自己,品嚐著與祂同活的榮耀。我們共同參與其中。我珍藏那些時刻――與家人在耶穌陪同下,充滿感恩,共享餅與杯、錘與釘的時刻。

然而,上帝既有豐富的憐憫,因祂愛我們的大愛,當我們死在過犯中的時候,便叫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以弗所書二4~5)

上帝使那無罪,替我們成為罪,好叫我們在祂裏面成為上帝的義(哥林多後書五21)

耶穌樂意代替我們的位置,好讓我們得著生命。如果你無法信服這種難以置信的愛,只需問問90號航班的生還者。

恢復我們關係的赦罪者

先去同弟兄和好,然後來獻禮物。

西元一二O年代,羅馬皇帝哈德良(Hadrian)下令在英國沿著泰恩(Tyne)(Sol-way),以防堵來自羅馬的塞爾特族逐漸強大的勢力。七十六哩長的一堵固然令人欽佩,但也不至大到足以阻止任何堅強的攻擊,且可能輕易地被一支精銳的軍隊搗毀。但是哈德良長城對人而言產生心理作用,阻絕了人們的來往文化的交流。城牆一向造就一種孤立和自我滿足的心理,只需看看中國的長城和柏林圍牆即可知一般。

但是我們還是喜歡界線――它們創造出一種安全穩妥的感覺。西諺有云:「好圍籬造成好鄰居」,但圍籬也帶來人際間的分隔。多年前我們住在德州達拉斯的一個區域,那裡每家後院都圍著一條六呎長的私人籬笆,那是個人的堡壘,由一條通往後門車庫的小徑圈住。長長的圍籬造成孤立,隔絕人們彼此的溝通來往。多數鄰人很少碰面,更不說交談了。沒有鄰里社群之愛,個人隱私凌駕一切。沒有人無意間闖入他人領域,小孩和寵物避開任何自然行動;如果「好」是意指人們的自制,完全的自我約束,我們誠然都是好鄰居。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啟示出版社

20191020靈修小品

我在電視上看到救援的畫面。一片黝黑的天空和被下沉的白色機身劃開的河面。新聞鏡頭前出現一個男人,危顫顫地立在機身上。不知怎地,他想避開冰冷的河水,企圖爬上機身上方,另一方面,他設法救出水中機內的人。嚴寒的天候和飛機的位置不適合任何船隻靠近救援,所以來一架直升機,放下梯繩;但由於冷風吹襲和冰雪直下,直升機只能短暫停留,讓一個人站在機頂、在被狂風吹落前攀上梯繩。

我看到這名男人救出第一名旅客抓住梯繩。幾分鐘後,直升機回來,他救出第二名旅客。很奇妙。我開始懷疑他是怎麼辦到的。此時他必開始失溫,狂風在直升機螺旋槳高速旋轉下不斷增強,他濕淋淋的衣服很快變成冰凍的外罩,而他還是堅立不動。

直升機第三次回來,應該是要救他,但他不見了。可能被寒冷的天氣征服,他落入水裡――那片埋葬七十四名當天欲飛往佛羅里達乘客冰冷的墳場。那個慘劇只有五名生還者,至少有兩個人欠了那位勇敢不知名乘客的債。就某個角度看,他取代他們的位置,他把自己的生命給了他們。或許他也想活;或許他想,只要再一個,我一定可以再救一人;或許他是極少數重視別人生命超過自己的人。我們永遠無法得知。

耶穌甘心地捨下自己的生命,祂不只取代我們的位置,還代替我們受刑罰。祂知道這一切都會發生。猶太先知早在七百多年前就預言了。

我們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祂身上。(以賽亞書五十三6)

當有人為朋友或家人,或某種美好的理由而犧牲生命時,我們多多少少瞭解這件事的意義有多麼重大。但若為了毫無意義的理由,甚至為了惡人而犧牲生命,那就有違常理。想像有人為希特勒、史達林、海珊或連續殺人犯這類惡人受刑,而甘心捨棄生命。而基督就是這樣捨下生命,承擔那些惡人的刑罰,取代你我這般罪人的位置。保羅解釋的更為清楚。

因我們還軟弱的時候,基督就按所定的日期為罪人死。為義人死,是少有的;為仁人死,或者有敢做的。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上帝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羅馬書五6~8)

去年受難日,我們教會根據傳統的十架苦路,設計一套自我引導與互動式的敬拜活動。途中共設七站,每一站只提供簡單解說,幫助餐與者在每一站駐足,並默想其象徵的意義。每一站都指明基督受難的某些原因。我的家人(蓋兒、雷恩和金斯莉)和我一起停在每站前,閱讀所給的經文,禱告和默想。整個過程十分個人化和感人。其中有兩站尤其令我們印象深刻。

有一站引導我們手握類似釘耶穌的槌子和長釘,另一站有分享聖禮的餅和杯,就是耶穌在被出賣的那一夜與門徒共進的聖餐。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啟示出版社

20191013靈修小品

有人會認出這像是耶穌在馬太福音十八章21~35節所講的現代版寓言故事。有個僕人無法償還他主人一大筆債務。主人命令他要賣家人為奴,並變賣家產還債,但即使這樣也是杯水車薪。僕人要求主人開恩憐憫,主人心裡同情,慈悲地取消他的債務。

僕人才剛離開出來,就遇見另一名僕人欠他好些天的工資,這對當時的工人是筆大數目,但比起他自己欠工人的只是九牛一毛。這個人請求他寬容,但他不許,把他同伴下到監裡。其他僕人把這一切告訴主人,主人非常生氣。「你央求我,我就把你所欠的都免了。你不當憐恤你的同伴,像我憐恤你嗎?」請聽耶穌結尾所說的話。

主人就大怒,把他交給掌刑的,等他還清了所欠的債。你們各人若不從心裏饒恕你的弟兄,我天父也要這樣待你們了。(馬太福音十八34~35)這則比喻十分驚人。我們就是那僕人,欠下的罪債永世也還不清。我們無能為力,無法脫身,惟一能夠做的,就是投靠債主的慈悲憐憫;所幸我們的債主是基督,祂把我們的罪債一筆勾銷。

如果我們不呼求耶穌基督,結局將會令人膽戰心驚。耶穌使用獄卒拷打債務人,直到他能償清債務的圖像作為比喻。當然,欠債人不可能還清,何況他在獄中,而且還得永遠服刑。耶穌在這裡並不是說神像獄卒那樣,這故事只是比喻。然而,這個比喻卻顯明神不恥那些欠下巨大罪債蒙赦、卻拒絕憐憫他人的人。

這個比喻提出幾道問題:首先,我是否承認我欠下了巨額的罪債,不論做了什麼都無力償還?其次,我是否相信基督的死足以抵償我的罪債?第三,我是否也願意向得罪我的人施恩憐憫?當他們對自己的所做所為表達悲痛時,我是否願意從心底,原諒他們,並且不再懷恨在心?選擇權在你我手中。
「取消了,債務還清了。」這是我所聽過最美麗的句子。

擔當我們刑罰的赦罪者

我若地上被舉起來,就要吸引萬人來歸向我。

一九八二年一月十三日,一架佛羅里達航空公司的90號航班,從華盛頓特區雷根國家機場飛往羅德岱堡。當時是下午四點,由於寒風整日吹襲東海岸,已經比預定起飛時間延後約兩小時。旅客早在二點四十五分勞倫斯.惠頓(Lawrence Wheaton)機長宣布破冰工作開始後陸續登機。地上積雪嚴重,飛機由一輛裝鏈的拖車拖出停機坪。三點五十九分,飛機終於準備就緒,可以起飛。這架波音737朝著跑道滑行,在波多馬克河(Potomac River)上方逐漸升空。突然間機鼻急速拉高,但機身卻升不上去。短暫失速後,飛機墜地,在交通尖峰時刻撞上第十四街橋,造成幾輛汽車損毀,在飛機掉下冰冷的波多馬克河前,已有五個人死亡。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啟示出版社

20191013靈修小品

有人會認出這像是耶穌在馬太福音十八章21~35節所講的現代版寓言故事。有個僕人無法償還他主人一大筆債務。主人命令他要賣家人為奴,並變賣家產還債,但即使這樣也是杯水車薪。僕人要求主人開恩憐憫,主人心裡同情,慈悲地取消他的債務。

僕人才剛離開出來,就遇見另一名僕人欠他好些天的工資,這對當時的工人是筆大數目,但比起他自己欠工人的只是九牛一毛。這個人請求他寬容,但他不許,把他同伴下到監裡。其他僕人把這一切告訴主人,主人非常生氣。「你央求我,我就把你所欠的都免了。你不當憐恤你的同伴,像我憐恤你嗎?」請聽耶穌結尾所說的話。

主人就大怒,把他交給掌刑的,等他還清了所欠的債。你們各人若不從心裏饒恕你的弟兄,我天父也要這樣待你們了。(馬太福音十八34~35)這則比喻十分驚人。我們就是那僕人,欠下的罪債永世也還不清。我們無能為力,無法脫身,惟一能夠做的,就是投靠債主的慈悲憐憫;所幸我們的債主是基督,祂把我們的罪債一筆勾銷。

如果我們不呼求耶穌基督,結局將會令人膽戰心驚。耶穌使用獄卒拷打債務人,直到他能償清債務的圖像作為比喻。當然,欠債人不可能還清,何況他在獄中,而且還得永遠服刑。耶穌在這裡並不是說神像獄卒那樣,這故事只是比喻。然而,這個比喻卻顯明神不恥那些欠下巨大罪債蒙赦、卻拒絕憐憫他人的人。

這個比喻提出幾道問題:首先,我是否承認我欠下了巨額的罪債,不論做了什麼都無力償還?其次,我是否相信基督的死足以抵償我的罪債?第三,我是否也願意向得罪我的人施恩憐憫?當他們對自己的所做所為表達悲痛時,我是否願意從心底,原諒他們,並且不再懷恨在心?選擇權在你我手中。
「取消了,債務還清了。」這是我所聽過最美麗的句子。

擔當我們刑罰的赦罪者

我若地上被舉起來,就要吸引萬人來歸向我。

一九八二年一月十三日,一架佛羅里達航空公司的90號航班,從華盛頓特區雷根國家機場飛往羅德岱堡。當時是下午四點,由於寒風整日吹襲東海岸,已經比預定起飛時間延後約兩小時。旅客早在二點四十五分勞倫斯.惠頓(Lawrence Wheaton)機長宣布破冰工作開始後陸續登機。地上積雪嚴重,飛機由一輛裝鏈的拖車拖出停機坪。三點五十九分,飛機終於準備就緒,可以起飛。這架波音737朝著跑道滑行,在波多馬克河(Potomac River)上方逐漸升空。突然間機鼻急速拉高,但機身卻升不上去。短暫失速後,飛機墜地,在交通尖峰時刻撞上第十四街橋,造成幾輛汽車損毀,在飛機掉下冰冷的波多馬克河前,已有五個人死亡。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啟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