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2靈修小品

接著是個謙卑的禱告。神啊,感謝祢,我沒有像周圍這些窩囊傢伙迷失。祢一定很難得看到他們。我敢打賭,像我這樣熱心遵守律法的人常圍在祢身旁,祢會很欣慰;我們每一次都不會錯失服事,或該按時履行的宗教責任。祢知道,我努力遵守,甚至超越責任之上,比猶太律法要求更常禁食。這個世界需要更多像我這樣的人。

另一邊,這個稅吏「遠遠地」站在敬拜中心外,披著羞慚、深為罪惡所苦。這些為羅馬政府效命、剝削自己同胞的邊緣人,被人厭惡唾棄。葛爾肯(Ken Gire)論道:「稅吏是猶太人鞋子上的髒污。」這個稅吏低著頭、皺著眉,下巴貼著起伏的胸膛,眼神閃避他人目光,直盯著聖殿外院堅硬平滑的岩石地面,閃閃發亮,映照出他內心。詐欺、蒙騙是他事業的標記,重重壓著他的良心,像是把大磨石綁在脖子上。他迫切希望與神恢復關係,但暗自納悶神是否接納他。他在外圍徘徊,深感不配站到院內,更別說是進到聖殿裡了。

此時,這名法利賽人暗自較量眾人的宗教地位。現在正是祈禱的時候,聖殿裡開始擠進虔誠的信徒和罪人。這些前來敬拜的人滿是猶太社會中的烏合之眾――強盜、乞丐、痲瘋病患,和犯姦淫的人。看看這個地方,他告訴自己。看上帝的份上,來了這麼多的濺民褻瀆這裡的每吋土地,我們要如何維護這塊聖地?

他自認在這群人中位居要津,今天暫且不作比較。他站在明亮的大庭廣眾之下,心中卻充滿幽暗;他渴望人們注意,他頓了頓,開始朝著天,口中滔滔不絕,當下看自己何等公義。

接著稅吏開口,拳頭聲掩蓋他的祈禱。砰砰的捶胸聲迴盪著他絕望卻依稀可聞的低泣。他痛悔難扼,虛心謙卑,委頓中發出禱告;他不指望人們注意,只渴求罪債得贖。耶穌說:「他連舉目望天也不敢,只垂著胸說:『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縱使身處陰暗的角落,現在他的心卻充滿明光照耀。

耶穌對著周遭挑戰者宣布:「我告訴你們,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為義了。因為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

耶穌邀請人有悔改的心,這是帶領尋道者回家的要素。神不解的愛促動人心改變;體認到罪的破壞和殘害力量,加上神恩慈的愛,一起召喚破碎的心靈回到遍滿恩典與自由的家。的的確確,是神的仁慈引領我們悔改。

現在還有什麼阻撓在你身上呢?驕傲、佈滿灰塵與過去髒污的朦朧窗戶?該是行動的時候了!轉過身來,耶穌會幫你。

取消我們罪債的赦罪者

你們饒恕人的過犯,你們天父也必饒恕你們的過犯。

葛先生背了一生難以想像的債務――上億的天文數字。他不只財產管理不當,還向石油大亨,歐文全球煉油廠創辦人歐文貸了數億元。葛先生曾想重整旗鼓,但現在貸款到期,而他需要更多時間來籌錢。事實上,他大概得花幾輩子的時間才能重建事業,努力經營到可以回收並償還債務(其中還沒提到不斷的利息)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校園書房出版社

20190915靈修小品

新約聖中的「悔改」,意指「改變心思,轉身離開」。那不只是認罪告白,乃是心思意念的轉變,導致行為舉止的改變。不只是說聲「對不起」。為耶穌熱心的門徒保羅,教導哥林多教會悔改的觀念,告訴他們「依著神的意思憂愁,就生出沒有後悔的懊悔來,以致得救;但世俗的憂愁是叫人死」(哥林多後書七10)。依神意思的憂愁使心靈憂傷,使我們與神疏遠,導致我們渴望回家,渴望轉向。這種悔改使我們喜愛與人和好,公義,使生命品格改變。世俗的憂愁為事件本身傷心、卻沒有決心要追求內心、持久的改變,因此就導致死亡――靈性、情感甚至身體的死。世俗的憂愁帶來外表舉止的改變,而依神的意思的憂愁產生目標的改變。

有一年聖誕節的前三天,我們搬到一棟屋齡十六年的老房子,附近地區十分美好。先前的屋主疏於照顧,造成房價跌落,我們才買得起,但整修費也相當可觀。奇特的是,在嚴寒的十二月,那幾天的氣溫卻升到華氏五十度,有如春天般怡人。這是十二月的芝加哥適合搬家的好天氣。

我們等不及要搬新家,那裡需要油漆、鋪地毯、零星維修,並添新設備。但它總是家,而且景觀一流。新家座落在一座小丘上,傍著兩汪水塘,附近散落著八十戶人家。平坦的中西部地形任我們從前窗騁目二十哩外。

但有個問題,外窗從外清洗過,似乎塗上一層灰厚重類似蠟紙的東西。這層髒污遮蔽了窗外雄偉的橡樹,和樹後金光閃爍的水塘。我趕在寒流下一波來襲前,趁著這道不合時宜的「熱浪」清洗窗子。陰影只剩若隱若現,我很高興大事底定。

次日早晨,陽光灑落在客廳,我們清楚地看到水池旁漫步的加拿大野雁。景色燦爛輝煌,妻子和我深深陶醉其中,不覺驚嘆一聲。如果冬天都是這般景緻,那麼春天秋天又會怎樣?我不了解前屋主怎會在這裡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任塵垢慢慢模糊掉他們的視線,辜負了眼前這般絕佳的視野!真是很難想像。

認罪的告白是說:「是的,窗子是髒的。」悔改說:「這些窗子髒了,那是我的錯,我很難過。我疏忽了這個問題。現在我要清洗,並且保持乾淨;一但看到有灰塵,我會立刻除掉,不會視而不見,或佯裝灰塵會自動掉落。」

便認罪的玷污並轉離它,需要心靈的痛悔和心意的改變,以及嶄新的思維方式,導致行為的轉變。耶穌邀請這種憂傷痛悔的心,縱使祂十分清楚,許多人並不相信自己真的犯了罪,因此也不會尋求神的恩典和慈憐。所以祂說了一則故事,藉以釐清並解明祂心中真正的悔改,寓言中提到有個稅吏和一個法利賽人來到聖殿禱告。

這個法力賽人假冒偽善、高高在上、自以為義,並以自身的宗教地位為傲。他舉止魯莽,昂首闊步來到神面前,禱告說:「神啊,我感謝祢,我不像別人――勒索、不義、姦淫,也不像這個稅吏。我一個禮拜禁食兩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參:路加福音十八9~14)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校園書房出版社

20190908靈修小品

在認罪時刻,神的大能、恩典和真理最能夠彰顯。我們承認需要祂,也屬於祂,我們懇求祂為我們的緣故施行我們做不到事。耶穌樂意垂聽並回應我們。「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翰一書一9)我喜歡後半節,彷彿光是赦罪還不夠,神說祂要洗淨我們糟糕的一切。
神能設免一切罪嗎?
我相信祂。

邀請我們悔改的赦罪者

主啊,可憐我,我是個罪人。

悔改?呃……認罪還不夠難嗎?為何還要再加上悔改來攪局?難道我們所做所為,並認同我們錯了,還不夠嗎?認罪了還要加上悔改……太多了吧,就像勉強嚥下感冒藥後還要用醋水漱口。悔改,可不是聖經中受歡迎的字眼。父母喜歡把孩子取名為希望(Hope)、喬(Joy,喜樂)或葛雷思(Grace,恩典),但你很難在醫院的嬰兒找到雷本坦思.史密斯(Repentance Smith,悔改.史密斯),或威廉.雷本坦思.歐文(William Repentance Owens)這類手環名牌。畢竟這個字眼,會讓人想起街道上那個衣衫不整的人舉著招牌大叫:「末日近了,請速悔改!」這個詞真的活該受這樣的責難嗎?悔改,除了耳熟能詳的意思外,是否還有更深涵義?

或許我們對這個字抱持著這種淺薄的認識,是由於我們太小看罪了。我們太過美化罪,用香水掩飾,給它穿上蕾絲棉緞。當今社會,罪在藝術、文學和音樂的頌揚下幾乎變成美麗的事物。

罪不再顯出醜陋,不會發出惡臭。我記得一九八O年代,當我聽到搖滾歌手佩.班娜塔(Pat Benatar)在排行名曲《負心人》(Heart-Breaker)中唱出這個字時,我首次查覺到這種情形。她唱著:「你釋放我內心夢想的那個正點罪人。」嗯嗯……正點罪人。我想總有邪惡罪人吧!利斧殺人犯、戀童犯、古柯鹼毒販、等等類似的例子。他們可不是夢想的釋放者,他們的罪證在廣播網路中播放。

唐.艾弗特(Don Evert)談到,只要我們稍稍嗅聞到罪的真正味道,我們就會悔改――我們會轉身,像隻受驚嚇的老鼠逃離不巧碰上的貓。

真理是,知道罪的真相(罪真正的味道),卻不至於使我們感到挫敗或洩氣;反倒使我們為自己的罪哀痛,以致呼求幫助。而呼求在天國中是件美麗的事……罪真正的味道使我們逃離這世代許多柔美、令人窒息的謊言……如果罪只是任意一串我們不該做的樂事清單,那麼談論悔改、恩典和赦罪就顯空洞無意義了。

即使在教會中,那也不是普通的看法。我有時會納悶,罪人都到哪裡去了?我看到許多「判斷錯誤」的冒失鬼只是說:「抱歉,如果我傷到人的話。」但那些認罪的罪人呢?一個也沒有。更常見的是承認表面的復和,而非說:「我是罪人。」再也沒有人是犯了罪的――這真是二十一世紀最反常現象之一。結果就是:沒有人悔改――轉到另一個方向去。真是悲哀,因為悔改就是這個世界最釋放、自由的觀念之一。誠如艾弗特所說:「呼求是件美麗的事。」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 耶穌全體驗 』 校園書房出版社

20190901靈修小品

「神真的能夠赦免一切的罪嗎?」這名二十五歲的學生雙眼泛著淚光,聲音開始放慢。
「沒錯,」我說,「所有的罪。」我等著。他接下來的話使我完全卸下心防。
「我想我害死了我女兒,」他口齒不清的說著,眼睛盯著他兩腳中間的地面。

身為年輕牧者,我遇見了人們各式各樣的問題:成癮、婚姻破裂、破產、無家可歸和淫亂。

但謀殺可是頭一遭。如果說需要用到特別智慧,那非現在莫屬。

「她只有幾個月大,」他補充著,「一個末期疾病逐步蠶食她的消化器官。在她情況惡化時,我們用吸管餵食她。有一天,當我餵她時……」他停下來,噙住淚水。「她死了,我想她是噎到,是我殺了她。神會原諒我嗎?」

或許聽起來你覺得陌生,但伴隨著一股很深的憐憫和對他的愛,我感到一陣喜樂;因為我可以分享他找不到的東西:恩典。那是耶穌每天隨時準備好要給千萬像他這樣的人,是受之有愧、豐富無盡的神的恩典。恩典,是那大庭廣眾下高聲怒吼的人吝於提及的。

這個心靈破碎的人,需要知道耶穌是最偉大赦罪者,是救主,是朋友。我懷疑他做了什麼事導致女兒的死,但即使不是他的錯,總是可憐的悲劇,我向他保證神的恩典臨到他,現在他需要原諒自己。我們彼此擁抱,禱告,談論神的慈愛、憐憫與恩典。他得到了釋放,重擔得解脫。

耶穌喜歡聽到真誠和忠心的認罪。不是由於祂對能力有扭曲的觀念;不是由於祂需要證明自己無所不知。我早知道!你以為躲得過我?不是由於祂在更新記錄。這是你今年第348個謊言 ――哇!我等不及要看你在審判大日的表情!然而有多人對於向神認罪還是有著類似的看法。

心想一旦我們告訴祂所做所為,祂會怎麼看我們?理智上,我們知道祂通曉一切,但總覺得不是滋味。

認罪的告白是真實地表現我們的本相,以及我們實際所思與所做所言。認罪把我們從自欺和自怨的網羅中釋放出來,這是它對我們有意義的原因。神不需要聽我們告白,但祂渴望我們這樣做。祂知道我們的本相,是我們自己矇昧無知。請求耶穌垂聽我們認罪告白,是容許祂來醫治我們。祂有權柄和能力這麼做。

今天我邀請你求告耶穌作你的聆聽者,向祂禱告,與這位慈悲、慈愛、恩典的神交談。真誠地向祂認罪禱告,會帶來醫治和自由。曼寧描述當我們向神坦承自己的景況時,自由釋放油然而現;雖然軟弱,卻得醫治。

在自怨自訴的掙扎中,我們顯然不喜歡看到的這一切。我們發現面對自己的真我時,即使不是難以容忍,也是不舒服;因此,我們像個逃跑的奴隸,不是躲避自己的本相,就是偽裝出一副虛假的樣子――常是令人佩服、討人喜歡、和膚淺的快樂……真誠的禱告要求我們絕對地誠實,不再隱藏,不再企圖叫人另眼相看,承認自己需要完全依靠神,以及背負一身罪過的事實。一旦自我防衛卸下,虛偽的面具在自然的謙卑中脫落,那就是最真誠的時刻。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 耶穌全體驗 』 校園書房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