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9靈修小品

薄薄的信封袋喚起另一種反應――傷心、害怕、生氣和羞辱,在伴隨著一種無用的感覺滲入全身每個細胞。這些信件簡直像是死亡通告。

強森先生,非常感謝您撥冗來面試。我們仔細審查您豐富、令人印象深刻的證件,知道您才識俱備,然而我們另有其他更合適的人選。當然我們也想提供職位給每一個符合本公司選才標準的人,但僧多粥少,力有未逮。我們仍衷心祝福您越挫越勇。謝謝您。

被拒,撼動我們的世界。記得我上大學時,有同學把他們吃閉門羹的申請信函貼在宿舍大門上。隨著被退的信件加多,宿舍的通道似乎也變窄,曾有一個門上貼了二十張拒絕信。對有些同學來講,以這種方式處理排山倒海的拒絕信件,是一種破壞性治療;另一些人,則一笑置之,努力掩飾自己的痛苦;還有一些人請求同情,他們的每封信似乎都在吶喊:「這裡住個重要人物――儘管那些笨蛋不以為然!」真是怪可怕的,如果你已是高年級生,感受尤其深刻。這就是我明年要面對的。

為了逃避申請被拒的春季,申請頂尖大學的學生常在整個申請過程中喝得爛醉。而隨著熱門大學的競爭白熱化,整個申請學校的秋季像個殺戮戰場。多年的老朋友相爭取同一所學校,儘可能打敗對手。

「我英文班的女同學互相指控,同學背地裡竊取彼此必要的資料,破壞成績等第,」預科生哈拿‧弗蕾曼(Han-nah Friedman)在《新聞週刊》(Newsweek)中的一批文章裡透露。「我一個朋友得知我也申請她首選的學校,且是她強勁的對手時,十分生氣。整個星期中,她企圖改變我心意。『康州大學的冬天,天氣惡劣,日子難捱,』她說……我認為當一個人把入學通知視同自我價值時,這種強調升大學凌駕友誼之上的扭曲心態就油然而生。」

嗯,哈拿看起來正在讀學位,但這不是她父母付的學費。一路上,她在整個人生大學裡累積了研究所水準的學識。她發現人們希望你成功,但你可不要比他們強。

耶穌確不然。祂渴望你成功,也祝賀你成功。

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並且要做比這更大的事。(約翰福音十四12)

耶穌,比祢做的更大?是的,我賜給你力量做更大的事。更多的愛給人;更多的希望去分享;更多地服事他人;更多的機會影響這破碎的世界。

居然有人真心祝賀你成功,多麼奇妙、不尋常和慷慨。沒有虛偽的讚美、陳腐的賀詞;沒有勉強的笑容;在提議給浪子回頭辦派對時,沒有露出自義的鬼臉。看到你成功,只有單純、完全的喜樂。

想像老闆對你說:「我希望你管理的資源比我多。」沒錯,你的教授告訴你:「祝福你成為更稱職的老師,有一天可以取代我這個講座。」當然,或者牧師說:「我禱告你的服事比我更有果效。」開玩笑?沒搞錯吧?現在,想像有位朋友,他對自己的身份十分有把握,對自己的權柄能力非常自在,他明白自己的目地,渴望你的友誼,所以你的成功是他最重要的事。

無需再想像。拿撒勒人耶穌就是這樣的朋友。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校園書房出版社

20190512靈修小品

我要說清楚。成為軟弱和破碎不是說要生病、受傷或心靈創傷,那是關乎對他人和對神的態度。幾年前,我感到神挑戰我面對需要與一、兩位朋友建立更深邃、心靈層次的關係。我曾意識到這些與我建立關係的朋友,都只能交到一個地步就停住了。為什麼呢?我太自大嗎?不友善嗎?粗魯嗎?或是我的自尊與自我從中作梗?我感到好奇,所以冒險邀他們去喝咖啡,詢問他們,他們的看法類似。

「希望你和我在一起時,多聽少說。」「和你一起時,有時感到你心不在焉。」「有時我感覺你的工作比我重要。」

噢,這些愛裡的誠實話深搗我心。我想起箴言裡一節熟悉經文:「朋友加的傷痕,出於真誠」(箴言二十七6)。耶穌已經是我親密的朋友,祂要我把這份友誼延伸出去。

我感到心碎。回想與這些朋友共聚的時光,我主導談話,霸佔時間,那些錯失的機會閃過眼前。我感到羞愧。難怪他們無法靠近我,我的言行(尤其是太多的話)攔阻了他們。另一節經文現出腦海:「寡少言語的有知識」(箴言十七27)。

再一次發現我面對成長的契機。我要以生氣防衛或是謙卑的心態來回應?彷彿說道:「我很愛你,比爾,因此我把這些人帶進生命中,來揭露你的缺失,激勵你成長。只要你謙卑、柔軟,我就幫助你;但你得溫柔敏銳,並信靠我。」我向朋友道歉,承認自己的愚蠢。我隨即感受到這些朋友,以及了解我弱點的耶穌的擁抱。我感到自由釋放,可以自由的成長,重建這些友誼。

在這些情況中,破碎、軟弱意味採取傾聽者和學習者的心態,而非老師或發話者。這些人喜歡我,反映出神對我的愛與真理。他們也顯出我心中軟弱的一部分――想要掌控、成為最重要的、想要永遠都是對的。神要我為了自己和他們的好處來接近他們。但這意旨接受破碎軟弱的地位,容許基督以祂醫治的恩典在那裡遇見我。

情勢儘管艱難,讓我們對彼此,並對最了解他們的那一位承認自己的軟弱。我們會發現自由、希望和能力。

我們無需隱藏和生氣。門是敞開的,該是出去的時候。這位神聖的朋友愛我們,邀請我們帶著軟弱與罪過,赴祂愛的筵席。

來吧,這裡有空位,你的名字就印在邀請函上。

慶賀我們成功的朋友

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並且要做比這更大的事。

對於要升大學、預備進研究所的學生,以及求職者而言,畢業季表示有一種普遍而通常會使人虛弱的疾病,開始發動攻擊的季節;這種疾病可謂收信焦慮症。想知道自己是否被選的學校錄取,被心儀的公司錄用;申請人帶著好奇、焦躁不安的心,盯著信箱。鼓鼓的信封代表可能有好消息,迫不急待撕開信件。哇!錄取了!信封裡附有入學表格或是提供職位書,以及一切繼續申辦種種必要資料。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校園書房出版社

20190505靈修小品

我們老練世故(sophisticated),該字源自希臘文字根,意為「詭辯術」,是一種練習,只希臘教師為要引出重點,口才便給地辯證出機巧(有時是錯誤的)的論述,換種說法就是「精煉到矯柔造作」。我們是否太精煉、太老道,而不承認許多人,尤其是神,已經知道的事?就像當代許多屬靈書籍聲稱,我們雖然被破敗,仍然蒙愛;承認不是更好嗎?

在這位雙手有釘痕的人面前,你不必隱藏自己的痛苦和瘡疤。不必對耶穌隱藏你的脆弱,他是軟弱者之友。

他被藐視,被人厭棄,多受痛苦,常經憂患。
他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
(以賽亞書五十三3~4)

破碎、軟弱是耶穌的生活寫照,祂帶來希望和力量。但在這個講究物質的世界,這種論點簡直是異端。這個世界中那些宣講健康和財富的先知(或「利益」;譯註:prophets 與profits 的英文讀音相同),貿然地把粗陋破敗的十字架換成高貴華美的冠冕。保羅說「我只傳耶穌,並祂釘十字架」,而不是「我傳這個人,祂是配得」。所有人都可擁抱的軟弱記號,被換成只有少數人才能享用的財富幽靈。

誠然,耶穌愛我、認識我,即使在一切的掩飾之下。祂知道我是軟弱,就像緊跟在祂身邊、參與每一項行動、口出神聖話語的十二個門徒。祂知道在一定的壓力和處境下,我會否認祂的名,出賣祂的信任,轉身,逃跑。正如他們。因為我軟弱,一如他們軟弱。

但當我們像那些門徒,最後回到耶穌面前,把我們自私的世故、機智、巧言,換成悔悟的謙卑時,我們會發現自己是軟弱、破敗不堪,同時卻也蒙憐愛、保護與擁抱。我們的創傷,就像耶穌身上的傷口,成為提醒神發出慈愛與恩典的美麗記號。

祂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為基督的緣故,就以軟弱、凌辱、急難、逼迫、困苦為可喜樂的;因我甚麼時候軟弱,甚麼時候就剛強了。(哥林多後書十二9~10)

我越害怕把自己的軟弱攤在世人眼前時,我就越喜愛這段經文。現在我們的小組查經正在研讀哥林多後書,這卷書滿載著軟弱與破碎心靈的故事。上週我們思想到「當我們越軟弱,神就對我們越好」的真理,這絕對與今天的文化背道而馳,然而我們蒙召要活出這種生活。除此之外,我們也蒙召要在其中越加興盛成功。

到底怎樣才是活在軟弱中?大公司的行政主管如何行出真理?律師在為案子辯護並宣誓作證時,如何守護這個真理?牧師在帶領會眾,激勵他們面對道德困境,冒險為真理而戰時,他該怎麼作?藉著活出軟弱姿態(可別與軟弱無用搞混),我們才可以完全並真正的為神所用。我們小組員決定付諸一試,但我們不是單打獨鬥的,非常需要彼此,也需要神。祂在那裡,清楚那條路。

這是個逐漸變成軟弱的過程,但不是結果;那可會嚇著我。那是指依靠神,仰賴彼此;那是指我在想跑時,寧可等候;想表現時,寧可安靜禱告;享成為目光焦點時,寧可默默服事。我離玖妮的生命還有一大段路,但在這位了解我軟弱、分擔我痛苦的大朋友扶持下,我正向那裡邁進。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校園書房出版社

20190428靈修小品

了解我們軟弱的朋友

時候將到,且是已經到了,你們要分散,各歸自己的地方去;留下我獨自一人。

我們家養了隻喜樂蒂牧羊犬,看起來就像是少了點成長賀爾蒙的少女。我們對牠又愛又恨。

其實也不全然這樣啦,就是有時牠會咬下我的襪子,十分惹足我。

喜樂蒂向來被當作牧羊犬,牠們被訓練要不斷把羊群為成圈圈,直到所有的羊犬擠在一起。

這就是牠們一生的任務,而如果沒有達成,就非常沒有安全感。在沒有羊的地方,譬如我們家,牠勉強能接受在院子裡嬉戲的孩子,或穿梭在廚房的大人。

而這就是惹惱我的地方――被一隻兩呎高的動物當作一隻羊而在老在身後跟著。一天,在一陣持續地跟蹤與急迫地喘息聲(真是討厭的結合)之後,我回頭大吼一聲,「滾!」我們的狗立刻逃到餐桌下,只過了兩分鐘,牠又回來跟蹤與喘氣。我再也受不了,所以把牠鎖在一間狹小、漆黑的櫥櫃裡,兩天不給食物和水。其實沒有啦,但這個念頭確實閃過我腦海;我從沒說我是個完美無瑕的人。

事實上,我把牠關在我家3×8 呎的洗衣房,等牠安靜下來。當我關上門,牠用生氣的眼睛看著我,耳朵平放在腦後。牠坐下來,被單獨留下,像被遺棄的一枚髒污小錢,感到羞愧與孤單。

別擔心,牠有食物和飲水,而我最後來釋放牠出來。牠也沒有多壞――除了老愛跟著人之外。

你曾否感到像是被鎖起來,受次等待遇那般?或像丟在路旁的破鞋子?也許是由於你的行為,或是因為膚色、種族背景、社經地位。或許你朋友對你又愛又恨;當你順著他們,他們愛你;當你偶而做自己喜歡的事,他們就討厭你。在派對中,你剛以為自己頗能適應,為人所接納,但你得到的是冷若冰霜的臉和迴避的眼神。

棄絕、批評、出賣;這些都是人際關係中磨人的伎倆。不論出於心機用盡或懵懂無知,都可能造成心靈極大的創傷,留下層層瘡疤下陰沉噬人的痛楚。除非我們把自己交託給這位大醫生的手,與祂眾傷患朋友同行,否則我們只有自我療傷,獨自面對;笨拙的尋求即時的舒緩,嘗試自己治療,掩飾瘡疤。我們避開急診室,逃離復健房;我們成為肇事逃逸車子的受害者,在救護車來到前就離開現場。因為我們不想出現在報紙上,不想讓自己血跡斑斑的樣子出現在晚間電視畫面上,我們不想讓某個人認識的人看到。但在耶穌同行的遮蔽下,我們得以在親密的團契中同享醫治。

克萊布(Larry Crabb)指出,「我們全力保護自己的創傷,像母獅護衛幼獅那般胸猛。而因為很難分清自己和那些傷口,當我們自以為在保護自己時,實際上確是維護傷口。」

我們善於欺騙的伎倆,熟悉如何否認軟弱並隱瞞傷害。即使在第三世界的國家,儘管身體疾病十分普遍,但他們習慣上還是會因為害怕被拒而隱藏實情。在南非,愛滋病帶原者會說他們得的是肺結核;因為肺結核是可「被接受」的疾病,免去愛滋病帶來的羞恥。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校園書房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