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08靈修小品

每週靈修小品

拉撒路並沒有質疑這聲呼喚。對萬事了然無惑,是隨著天堂護照一併附送給人的能力。他也沒有提出抗議,但就算他真抗議,又有誰能責怪他呢?他現在這個新身體不會發燒。他對未來可以坦然無懼。他所住的城市裡沒有鎖頭、沒有監獄、沒有「百憂解」(譯註:抗憂鬱藥物的一種,原名Prozac)。因為沒有罪和死亡,所以牧師、醫師和律師可以全心全意地敬拜神。就算拉撒路不情願地說:「我一定要回去嗎?」又有誰能責備他呢?

但是拉撒路未曾躊躇半响。沒有人這麼做過。從天堂折返人間的事,那段時間倒常發生。管會堂的女兒、拿因城的少年,這回是伯大尼的拉撒路。拉撒路走向那道很少用的天堂出口。我猜,在這之前約卅個人間寒暑,耶穌就是從這裡走出去的。揮別道別之後一個眨眼,拉撒路回到他的舊身體,堵住墓穴的石頭被挪開了,拉撒路本來也打算要把它推開。全身裹得像木乃伊的他,僵硬地坐起來,然後以不輸給科學怪人的風采走出墓穴。

大夥兒目瞪口呆。

讀到這裡,我們也許想問:「為什麼耶穌讓他離開人間,又讓他回來?」

為要讓人看清誰才是導演,要向死亡亮出王牌要展露那位踩著魔鬼的脖子跳華迪西舞步(Watusi,譯註:六O年代搖滾舞步)的獨一真神有何等的能力。祂盯著死亡猙獰的面孔宣告:「你說這是死胡同?我管他叫升天梯。」

「拉撒路出來!」

順道一提,耶穌說這句話,只不過是為將來的大日子暖身。祂正籌備著一項舉世性的墳墓淨空計畫。「喬伊出來!」「麗亞出來!」「吉斯出來!」「傑克出來!」到時候墳墓會一個接一個清空。拉撒路的經歷,我們也會走過。只是,我們的靈魂與身體將再度交會於天堂,而不是伯大尼的墓園。

這必朽壞的既變成不朽壞的,這必死的既變成不死的,那時經上所記「死被得勝吞滅」的話就應驗了。

「死亡被消滅了;勝利已經達成了!死亡啊!你的勝利在哪裡?死亡啊!你的毒刺在哪裡?」(哥林多前書十五章54-55 節,現代中文譯本)

在那一天來臨之前,我們做什麼呢?檢查自己的摯友名單。拉撒路把耶穌當成朋友,所以耶穌叫他出死入生。在死亡這事上,你需要一位擁有無上權能的朋友來幫你。如果沒有,你可能就大難臨頭了。「惡人一死,他的指望必滅絕;罪人的盼望也必滅沒。」(箴言十一章7 節)你得確定耶穌稱呼你就像祂喚拉撒路那樣親暱。「當他們來到死亡之門,神就迎接那愛祂的人。」(詩篇一一六篇15 節,信息本聖經)

本文摘自路卡社Max Lucado 所著『望神止渴』
橄欖基金會、聖經資源中心聯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