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5靈修小品

「我突然想到,如果能折斷卡在石縫中的手腕骨,那麼我就可以脫身了,」羅斯頓事後追憶:「我先把橈骨扭斷,過幾分鐘再扯斷尺骨。」接著,他以一把廉價的多功能小刀――就是買十五塊美金手電筒隨包附贈的那一種――鋸入自己的皮膚。那刀刃鈍得「連我手臂的毛都切不斷」,但他仍毅然進行截肢。羅斯頓稍後告訴記者:「整個過程大約花了一個鐘頭。」

上醫院抽血只要十秒鐘,我就頭暈目眩了,更別說去想像那六十分鐘斷骨鋸肉的血腥畫面。羅斯頓終於從巨岩底下拔身而出。接下來,他得找人求救。他匍匐爬過一百五十呎長的溪谷,以坐姿(單手,還記得嗎?)爬下六十呎高的峭壁,然後步行六哩路,這才撞見幾個荷蘭旅客。這些遊客的旅途奇遇很顯然比旅行社所保證的還要值回票價。羅斯頓並沒有大談自己過人的勇氣,只是他是「應實際需要」不得不這麼做。

的確如此。要保全一隻手,只有死路一條;願意割捨它,就能活下去。在生死關頭,羅斯頓選擇活命。你和我也會這麼做嗎?

其實,我們都在極盡所能求生,只差沒有斷臂而已。死亡是人類的頭號公敵。繫好安全帶、睡眠要充足、養成慢跑習慣、少一點脂肪、多一點蛋白脂、少一點咖啡因,多一點蔬菜。閃躲死亡的陰影,主導了我們在世上的日子。

但是終究沒有人逃得過一死,聖經道出了死亡的冷酷事實。

有人生前體魄壯盛,洋洋得意。有人至死滿腹悲苦,不識人間歡喜。兩種人並肩入土,卻在蛆蟲啃噬間分不清彼此。(約伯記廿一章23-26 節,信息本聖經)

傳道書八章8 節也一樣「振奮人心」:「無人有權掌管生命,將生命留住;也無人掌權管死期。這場爭戰,無人能免。」

這件事實在惱人。對於自己的死期,我們寧可在心中先有個譜。神難道不能讓人申請自己的辭世日期嗎?多數人會要求擁有一百年健康的生命,然後打個沉沉的盹兒,在天堂醒來。

然而,神並沒有把死亡日曆發給人去填寫。為了什麼理由,我們無從得知,但是神按照祂自己的計畫決定人的生死。儘管神並沒有啟示你的死期,祂卻告訴我們死亡是人的必經之路。「按著命定,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希伯來書九章27 節)

上面所提那位猶他州登山青年,並不是唯一困在巨石和岩壁間進退不得的人。「誰能長生不死呢?」(詩篇九八篇48 節,現代中文譯本)。你在鏡子裡找不到這樣一個人。你和神所有的兒女,都將嚥下在這世上的最後一口氣。

在神眼中,這卻一點兒也不值得憂傷,祂以天大的好消息來回應人心中沉重的事實:「死的日子勝過出生的日子。」(傳道書七章1 節,現代中文譯本)此處有個出人意外的發展,天堂以觀看產房門口一般,殷切俯瞰著入殮遺體。「他隨時都可能會到!」眾天使迫不及待要迎接天堂的新生兒。就在我們披麻戴孝駕著靈車時,他們卻忙著張燈結綵,互遞雪茄。當新生命來到世間時,我們並不悲傷;當我們離開世間時,天使也不舉哀。

本文摘自路卡社Max Lucado 所著『望神止渴』
橄欖基金會、聖經資源中心聯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