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8靈修小品

你想,你會相信嗎?我不知道。但我祈禱你會相信。你是神的創作,垂掛在祂恩典的藝廊中。

一百多年前,一群漁夫在蘇格蘭海邊的小客棧裡歇腳,彼此交替著打魚的趣聞軼事。有個人講到一尾抓到了又給溜走的肥魚,伸手要比畫出魚的大小,一不留意打著了客棧小妹手中的茶盤,茶壺飛撞到雪白的牆面,留下了不規則狀褐色茶漬。

店家仔細檢查牆面損壞情形,然後搖頭嘆息:「這面牆不得不重刷了。」
「那可不一定,」這時一位陌生男子開口說:「讓我來處理。」

店家並沒有什麼好損失的,也就答應了。陌生人從畫箱裡取出幾支鉛筆、畫筆、幾罐亞麻仁油和彩色顏料。他順著茶漬的輪廓勾勒出草圖,接著開始上色。慢慢地,一幅圖畫油然呈現:那一頭擁有美麗鹿角的雄鹿。這人在圖底下簽了名,付了酒飯前,便離開了。而他的名字是什麼?就是愛德文•蘭希爾爵士(Sir Edwin Landseer),知名的野生動物畫家。

在這丹青妙手筆之下,錯誤便成了傑作。

神的雙手也是這般靈妙。祂一次又一次沿著我們生命中凌亂的斑點污漬,畫出自己愛的圖像。我們成為神的畫作:「要將他極豐富的恩典,就是他在基督耶穌裏向我們所施的恩慈,顯明給後來的世代看」(以弗所書二章7 節)

誰決定了你的身份?是什麼定義你的生命?是你墜落的那一天?還是你來到君王筵席那一日?

誰接受神救贖工作,來到恩典的井邊暢飲清泉。當恩典滲透你的靈魂時,羅底巴將變成後視鏡裡面的一個小點;那段黯淡的日子不再決定你是誰,你如今已住在國王的宮殿裡。

現在,你知道要如何回應這世界的大哥了。無須瘋狂擦拭你的長袍,也沒有什麼戒指規範。你的行為救不了你,也保不住你得救的地位,這一切靠的都是恩典。下一回,當那心懷惡意的大哥有如一對杜賓狗在你面前狂吠怒噑時,鬆開你的鞋帶,把戒指穩當地帶在指頭上,然後引述恩典使徒的這句話:「由於上帝的恩典,我才成了今天的我。」(哥林多前書十五章10 節,現代中文譯本)

4 出死入生

你願意付上什麼代價以死裡求生?當死神的腳步聲在耳邊響起,你會用什麼來換取生命?你肯割捨右手嗎?

艾朗•羅斯頓(Aron Ralston)曾做出這個選擇。這廿七歲的年輕探險家經常利用假日經常攀登洛磯山脈。他曾經獨自征服其中四十五座山峰。而且都是在冬季過了午夜之後攻頂成功的。走在死亡邊緣對羅斯頓而言已經不是頭一遭。但是在重達八百磅的巨石下求生存呢?羅斯頓在攀越猶他峽谷這麼一塊岩石的時候,石頭突然移位,把他右手壓在一道狹窄的縫隙中。

他猛力推擠岩塊,嘗試拿刀子鑿開,甚至企圖以登山繩索和滑輪把它吊起來――但它始終文風不動。慢慢五天過去了,羅斯頓在希望與絕望之間來回擺盪,糧食和水差不多要耗盡,於是它做出了一個令人都咋舌的決定――切除自己的右手。

本文摘自路卡社Max Lucado 所著『望神止渴』
橄欖基金會、聖經資源中心聯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