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1靈修小品

羅底巴這個地方如何?聽起來像個被世人遺忘的角落。好像美國德州的禿城(NoTrees, Texas)、奧勒岡州的荒草鎮(Weed, Oregon)、印第安那州的法蘭西•里克FrenchLick,Indiana――以色列的羅底巴。聽起來倒滿適合米非波設的。拖著一串比自己的臂膀還要長的名字;像一顆哈密瓜從破紙袋裡滾落。可以滾到多卑賤的地方??――羅底巴廉價租屋區這麼卑賤。

熟悉裡的街道嗎?如果你曾經遭到遺棄,一定不會對他感到陌生。被剔除資格、被人拋棄、遭到自己所屬團體的淘汰、被丟在孤兒院裡。現在你跛足而行,人們想不起你的名字,只記得你生命的殘缺。「那個酗酒的。」「喔我想起來了,她是個寡婦。」「你是說那個無名村來的離婚婦女?」「不,是羅底巴村來的。」你的生命被貼了標籤。

就在這個時候,灰姑娘一般的奇遇臨到你身上。國王使者輕叩羅底巴的家門,他們扶你坐上馬車,要載你去見國王。你作了最壞的打算,開始祈禱與你同寢的囚犯睡覺時不會打呼。但是王的僕人並沒有把你丟在牢房門口;你被領進王的筵席。靜置在你餐盤上的座位卡寫著你的名字。「米非波設經常跟王同席用飯,像是王的一個兒子」撒母耳記下九章11節,現代中文譯本)。

史韋德•查理士(CharlesSwindoll)寫下了美麗浩瀚的動人篇章,但我最鍾愛的仍是他對大衛宮中這一幕的默想。

牆上的金飾、銅飾熠熠閃亮。寬敞的殿宇以高挑的木質天花板為華冕。……大衛和他的女兒齊聚一堂,預備共進晚餐。黝黑俊挺的押沙龍在場,大衛美麗的女兒她瑪也入席。用餐通知已經發出,王的目光來回穿梭在眾子之間,要確定每個人都已入座。但,有一個人來沒出席。

咭噔咯噔咭噔咯噔。長廊另一頭傳來的腳步聲在宮中迴盪。咭噔咯噔咭噔咯噔。那人終於出現在餐廳入口,他拖著緩慢的步伐入座。是瘸腿的米非波設坐在大衛恩典筵席上。桌巾覆蓋著他的雙腳。王的饗宴現在可以開始了。

從羅底巴到皇宮,從卑微到赫赫皇族,從沒有明天到王盛宴。米非波設的人生轉變可不小,而他給我們的提醒也不少。他的生命象徵著你我的旅程。神把我們從羅底巴村的死胡同裡帶到他的筵席上。「我們與[祂]……一同坐在天上。」以弗所書二章6節。

讓你的靈魂浸漬在這一節經文裡面。當乾熱的沙漠狂風再次颳起,挾帶著昨日的掙扎來定義你的生命時,請捧起神的恩杯啜飲。恩典定義你的生命,難以取悅的父母和萬般溺愛你的叔叔一樣都有缺失;人不能左右你的生命,只有神可以。在神眼中,你屬於祂,就這麼簡單。「我們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裏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以弗所書二章10節)

假設米非波設當時讀到了這段話;假設羅底巴那段日子裡有人告訴他:「老弟,別灰心。我知道你既不能跳舞,也不能跑。別人踢著足球,你只能坐在窗口凝望。但你聽著,神親手寫下了你的故事,祂在劇中為你安插了重要的角色。三千年以後,你的故事將會在廿一世紀的讀者心中,勾勒出一幅美麗的恩典圖像。」

本文摘自路卡社Max Lucado 所著『望神止渴』
橄欖基金會、聖經資源中心聯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