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7靈修小品

「他不會的。這是他送給我的禮物,不會再收回去的……對吧?」返家的浪子彎下腰來繫好鞋帶,確瞥見袍子上的一抹污點。在急忙擦拭污漬時,又發現手上的戒指並沒有套在拇指上。就在這個時候,他聽見父親的聲音:「孩子」。

他被逮了個正著。弄髒的衣服、鬆綁的鞋帶、錯置的戒指。恐懼盤據心頭,他匆匆回了一句:「爸,對不起!」拔腿就跑。

任務實在太繁重了。長袍要一塵不染,戒指要套在大拇指上,鞋帶不可以鬆掉――誰能達到這個標準呢?竭力保留父親的禮物已成為青年肩上愈來愈來沉重的負荷。他開始對這位難以取悅的父親避而不見。他不再穿戴那些自己照顧不了的禮物了,甚至懷念起在豬圈裡比較單純的日子。「至少在那裡,沒有人會在背後抓我小辮子。」

這就是故事的另一半。想知道我在哪裡找到這一段嗎?在加拉太書,我的聖經新約的第261頁。因為律法主義大哥們的緣故,保羅這封信的讀者從領受恩典落入了嚴守律法的錯誤的觀念。他們身為基督徒的喜樂,被照胃鏡一般的痛苦給淹沒了。這令保羅相當不解。

我希奇你們這麼快離開那藉著基督之恩召你們的,去從別的福音。那並不是福音,不過有些人攪擾你們,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

既知道人稱義不是因行律法,乃是因信耶穌基督,連我們也信了基督耶穌,使我們因信基督稱義,不因行律法稱義;因為凡有血氣的,沒有一人因行律法稱義。
(加拉太書一章6-7 節;二章16 節)

掃興鬼也滲入了羅馬教會。保羅必需提醒羅馬信徒:「但人們被上帝稱為義,是因著他們的信,而不是因為他們所做的工。」(羅馬書四章5 節,按NLT 聖經直譯)

腓立比教會聽過同樣的蠢話。大哥們雖沒有要求會友把戒指戴在拇指上,卻堅持要得救先得行割禮(見腓立比書三章2 節)

就連當時儼然教會之首的耶路撒冷會眾都聽過這「品保委員會」的老掉牙。非猶太信徒受到告誡:「你們若不照摩西的規例受割禮,就不能得救」(使徒行傳十五章1 節,環球聖經新譯本)。

眾教會面臨一個困境:恩典阻滯。天父也許容你入祂的門,但你得爭取餐桌一個位子;神為你付了贖金頭期款,但你得接手分期付款把債還清;天堂給你一葉扁舟,但你若想上到彼岸,就得自己划過去。

恩典阻滯。淺嚐一口,但別繼續喝;沾濕你的唇,但絕不可紓解焦渴。你能想像一池清泉旁立著這樣的標示嗎?――「請勿暢飲。水可入口,不能下肚。」

荒謬極了。你若不喝下這水,它於你有什麼益處?你若不深深接受恩典,它於你有什麼益處?

本文摘自路卡社Max Lucado 所著『望神止渴』
橄欖基金會、聖經資源中心聯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