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3靈修小品

就是家族血統。科學家對這些生還者的後代進行DAN硏究,證實了一種抗病基因的存在。這種基因能駐守白血球,抵禦病茵的入侵,帶有這種基因的人就算接觸到鼠疫,也不會死亡。於是 我們看到一類特殊族群潛泳於瘟疫之海,卻毫髮無傷地走上岸,而這都要歸功於他們的父毋。從黑死病中生存下來的秘訣,就在於選對祖先。

當然,人沒辦法有這種選擇。但藉著神,你是有的。你能選擇屬靈的父親,你可以更換你的家譜,讓神來取代亞當。你一旦作了這個決定,神就進入你的生命,神的抗體成為你的抗體,神防蝕耐麿讀鐵弗龍披覆成為你的披覆。罪也許誘惑你,卻總不能奴役你。罪將碰觸你的生命,使你灰心、分心,卻無法譴責你、定你的罪。「那些在基督耶穌裡的,就不定罪了。」(羅馬書八章 1 節 )

可否容我催促你接受這份真理?讓這句語成為你無時無刻的禱告:「主啊!我接受祢的救贖工作。我的罪已經得赦免。」先相信神為你完成犧牲的救贖,然後信任在你裡面活著的基督。常來到祂恩典的井邊汲飲清泉。你需要不斷接受這份提醒:你並沒有患上絕症!別活的像垂死的病人。

幾年前,我察覺自己的左手拇指維顫;經過一段時間,這指頭開始抖動。我立刻作了最壞的打算。 我的父親死於路· 蓋里格氏病 ( Lou Gehrig’s disease, 譯著: 運動神經元病變的一種 ,又稱「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現在輪到我了。在掛號看醫生之前,我已經為黛娜琳做好心理建設,要幫助她迎接往後守寡的日子。

檢驗報告證實我多慮了。我的身上找不到任何病變。醫生將徵狀歸諸於咖啡因和壓力影響, 或許還有一點家族遺傳因子,但他告訴我:你沒有得「路·蓋里格氏病,你健康的很。」

聽到這句語,我開始啜泣,然後哽咽的問醫生:「我還能活多久?」
他歪著頭,一臉疑惑。

「能不能麻煩你向我太太透露這個消息?」

他依舊沒有回應。我猜想他是激動得說不出語來了,於是我抱了他一下,然後轉身離去。
我走進醫院附設的醫療用品店,訂購了一部輪椅和一張醫療床,接箸詢問關於居家看護的事。我撥了通電語給截娜琳,告訴她我有壞消息。

等一等,你心想,你難道沒有聽到醫生對你說的話嗎?
我則在想,你難道沒有聽到天堂對你說的話嗎?

基督住在你裡面!「 耶穌的血…… 洗淨我們一切的罪。」(約翰壹書一章7節) 為什麼臉上還帶著愧疚?為什麼心中還藏著悔恨?為什麼躲在羞愧的陰影底下?我們不該對著生命微笑,眼神綻放光彩嗎?

至於上面提到我在醫院裡的反應,那是我瞎編的。老實說,在聽完醫生的說明之後,我握手向他道謝,向櫃檯送了個微笑,然後打電語告訴黛娜琳這個好消息。現在,當左手拇指開始抖動時,我仰仗醫生的診斷,把它當成身體老化的徵狀。

本文摘自路卡社Max Lucado 所著『望神止渴』
橄欖基金會、聖經資源中心聯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