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23靈修小品

第一部 接受祂的工作

2 抗罪疫苗

西元一三四七年十月,一支熱內亞船隊載著歐洲死亡判決書從黑海航返義大利。船隻在美西那停泊靠岸時,多數水手早已喪命。僅剩少數的生還者則痛不欲生。高燒煎熬著他們的身體,膿包像火山一樣不斷迸出。管制當局下令這些船隻立刻離岸,然而為時已晚。爬滿跳蚤的老鼠早就延著固定船隻的繩纜一傾而下竄入城裡,於是,黑死病(腺鼠疫)開始無情地蹂躪整塊歐洲大陸。

鼠疫延著貿易路線由義大利朝北漫延,進入法國和北方國度,及至隔年春天已經衝破英格蘭國界。在天昏地暗的短短五年之內,兩千五百萬人――歐洲的三分之一人口――命喪黃泉。而這只是序幕。

三個世紀之後,黑死病依舊肆虐橫行。一六六五年一次鼠疫以每週七千多人的速度,奪走了倫敦十萬條人命,直到凜冽卻仁慈的寒冬殺死跳蚤之後,疫情才得以平息。

當時的人沒有解藥、沒有盼望。健康的人將鼠疫患者隔離,而他們只能倒數日子等待死亡。

若要列舉人類史上的重大災難,請將黑死病排在前幾名。它堪稱人類所經歷的一場浩劫,卻不是最大一個。你可以說這場瘟疫觸目驚心、慘絕人寰,但他算得上是人類災難之首嗎?不。聖經把這個頭銜保留給一個更黑暗、更古老的流行病害;與它相比,黑死病只不過像感冒罷了。沒有任何一種文化、一個國家或一個人,能躲得過「罪」的傳染。

黑死病來自於耶爾辛氏鼠疫桿菌,罪的瘟疫則起源於一個無視神存在的決定。亞當和夏娃轉身朝蛇嘶嘶聲瞥去,有生以來第一次忽略了神。夏娃並沒有問:「神啊!祢所喜悅的是什麼?」亞當並沒有提議:「讓我們先來問問造物主。」他們自做主張,彷彿天父並不存在似的。神的旨意遭到漠視,罪挾帶著死亡來到世間。

罪以無神的眼光看著世界。

我們也許以為罪是一時糊塗疏忽,但在神的眼中,它卻是一種漠視神的態度,使人活得恍如神並不存在。「我們都如羊走迷,個人偏行己路。」(以賽亞書五三章6 節)罪惡的心排拒神,它不尋求神的智慧,不聽取神的意見,不考慮神的計畫;被罪感染的人看神,就像中學生看老師一樣――承認,但不當一回事。

不以神為中心,就會落入自我中心。罪所大肆推崇的就是自我。「這就是你自己的生活,不是嗎?把毒品打進你的身體,讓貪婪充滿你的內心,夜夜笙歌縱情享樂吧!」沒有神的人過著自我中心而幼稚的生活,這是一種「隨著肉體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的生活(以弗所書二章3 節)

神說去愛,我選擇恨。
神吩咐:「要饒恕。」我採取報復。
神強調自我節制,我崇尚自我沉溺。
罪能暫時止渴,像鹹水一樣;但不多時,乾渴的感覺會再度襲來,更強烈、更難以忍受。「良心既然喪盡,就放縱私慾,貪行種種的污穢。且貪求無饜。」(以弗所書四章19 節,新國際本)

本文摘自路卡社Max Lucado 所著『望神止渴』
橄欖基金會、聖經資源中心聯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