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9靈修小品

身披華服的祭司回過頭來,大吃一驚的人們引領而望,瞪大了眼睛的孩子、掉光了牙齒的爺爺奶奶都摒住聲息。他們認得這個人。有些人在希伯來山坡上聽過祂的教導,其他人則在巷尾街頭裡見過祂談道,從祂在約旦河受洗算起,以有兩年半載的時間。大家都見過這個木匠。

但有人看過祂這般激昂嗎?祂「站著高聲說」。傳統猶太拉比的教導姿態是坐定而談,但祂卻站著放聲呼喊。瞎子呼喊求看見(馬可福音十章46-47 節);溺水的彼得呼喊求援(馬太福音十四章29-30 節);被污鬼附身的人呼喊懇求憐憫(馬可福音五章2-7 節)。使徒約翰以同一個希臘動詞來描繪耶穌當時說話的音量。這不是禮貌性地清清嗓門兒。這是神在天庭手執木槌猛力敲打,基督要吸引大家注意。

祂呼喊,因為所剩的時日不多了。祂的生命沙漏即將瀉盡。再過六個月,祂會背著十字架蹣跚踏過同樣的街道。而眼前這些人呢?他們乾渴。他們需要水,不為滋潤口渴,而是為沾濡心靈。於是耶穌提出邀請:你的心靈枯竭嗎?來喝我

耶穌浸潤你的心靈,如同H₂O(水的化學式)浸潤你的身體。浸漬其中,盡情吸納。讓乾硬的變為柔軟,讓腐銹的一沖而散。該怎麼做呢?

如同水一樣,耶穌可以到我們去不了的地方。抓起一個人擲向牆壁。他的身體會在猛烈撞擊後砰然落地。把水往牆上潑去,這盆液體就改變了形狀,順著牆面擴散開來。水分子的構造具有高度的延展性,它一會兒涓涓滴鏤石隙,一會兒浩浩集成聲若巨雷的維多利亞瀑布。水可以流到人所不能抵達之處。

耶穌有能到人所不能抵達之處。祂是靈。儘管祂有永恆的身體,卻不受形體囿限,使徒約翰作了這番註解:「當祂說『活水』時,指的就是聖靈。將要賜給凡是信祂的人。」(約翰福音七章39 節,按NLT 譯本直譯)耶穌的靈能滑入你靈魂的咽喉,洗去恐懼,沖去懊悔。祂之於你的靈魂,猶如水之於你的身體。還好,我們不需要給祂任何指示。

我們並沒有告訴水該怎麼做,不是嗎?在喝水之前,你有沒有對著這透明的液體說:「我要你十滴進入我的脾臟,心臟血管小隊請派五十滴,其餘北進直驅頭皮。今天頭皮特別癢。」水總知道它該流向何處。

耶穌是全知全能的。你的指示是多餘的,但你的准許卻不可少。如同水,耶穌不會進入你的生命,除非你願意張口啜飲。也就是說,我們要願意順服在祂的主權之下,就算站在科羅多河裡,讓水漫過半個身子,你還是有可能渴死。在河水下肚之前,它並不會為你的身體帶來益處。暢飲基督的道理也是一樣。

你需要一杯水嗎?你渴望沖走心中的恐懼、焦慮和內疚嗎?你辦得到。看看耶穌所邀請的對象:「任何一個人若渴了,可以到我這裡來喝。」(37 節,按NKJV 直譯)你屬於這一節經文裡的「任何一個人」嗎?如果是,就上到井邊來。你已夠格喝祂的水了。

本文摘自路卡社Max Lucado 所著『望神止渴』
橄欖基金會、聖經資源中心聯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