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2靈修小品

1 乾涸的心

口渴的感覺你並不陌生。據估計,你的身體有百分之八十是液體,換句話說,一個體格和我相當的人,身上裝載著一百六十磅重的水分,腦部、骨骼和幾個器官不說,我們算得是四處行走的活水球。

不得不如此。若不喝水,看看會發生什麼事。你的思緒遲鈍,皮膚發黏、器官生皺。你的眼有淚液才能哭;你的口有唾液才能吞;你的腺體有汗水才能調解體溫;你的細胞靠血液維持;你的關節靠滑液滋潤。你的身體需要水分,猶如輪胎需要空氣。

口渴,其實是造物主給你的本能反應,一個「低水位顯示器」。任由體內水分不斷下降,你就會聽見此起彼落的警報聲響。口乾、舌鈍、頭疼、腿軟,剝奪你體內所需的水分,這副軀體鐵定向你申訴。

剝奪靈魂的水分,它一樣會告訴你。乾涸的心會急迫發送警訊。糾結紛亂的情緒,波濤洶湧的煩憂,如龐然大物狂怒吼的恐懼和罪惡。你想。神希望你活成這副德性嗎?絕望、失眠、孤寂、怨恨、焦躁、不安,這些是警訊,是內在枯竭的徵兆。

或許你從來沒有這麼想過。你一直以為這些感受減速丘一樣,旅途中免不了要遇到的。機率對你而言,如同眼睛的顏色,由你的基因來決定。有些人踝關節不好,有些人膽固醇過高,有些人頭頂稀稀疏疏,而你呢?焦躁不安。

至於悶悶不樂?每個人都有低潮的時候,所謂「失意星期六」嘛!這都是人必然會有的情緒感受,不是嗎?沒錯。但它澆不熄、驅不散?大錯特錯。別把內心的痛楚看成你得默默承受的苦;把它當作等待消除的心靈乾渴――某種內在枯竭的表徵。

請以看待口渴的方式來面對心靈的枯萎。你可以盡情暢飲、吸納,享受甘露滋心的沁涼快意。

去哪裡尋找心靈的泉水呢?一個月十天裡,耶穌在耶路撒冷城給了個答案。這一天,男女老少簇擁街頭,要參加摩西磐石出水的年度紀念儀式。為了緬懷游牧先祖,他們這幾天都睡帳篷裡。他們傾出清水,歌詠前輩品嘗荒漠甘泉的往事。祭司每天清早從基訓泉舀起滿滿一金壺的水,走過圍滿人群的街道來到聖殿。他在號角聲宣告下迴繞祭壇行澆奠禮,連續七天,他重複進行同樣的儀式,一天一次。第七天是個大日子,祭司以耶利哥圍城的方式繞行祭壇七周,灑下七壺河水。或許就是在這個時候,這位北方來的簡樸拉比吸引了大家的目光。「節期的末日,就是最大之日,耶穌站著高聲說:「人若渴了,可以到我這裏來喝。信我的人就如經上所說:『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約翰福音七章37-38 節)

本文摘自路卡社Max Lucado 所著『望神止渴』
橄欖基金會、聖經資源中心聯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