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2靈修小品

我們支取神的能力和權柄主要方法,是透過自己的個別禱告,並藉由那些傾聽我們、為我們禱告、陪伴在旁像僕人般服事我們的人。這是耶穌的方法。我們在禱告中放膽祈求神在我們身上、並透過我們工作,賜我們力量和勇氣奉祂名行事。「向來你們沒有奉我的名求什麼,如今你們求就必得著,叫你們喜樂可以滿足。」(約翰福音六24)我們從他人身上得到扶持,以及支撐到最後所需的盼望。神的恩典在祂的團契中,也透過團契流暢不息。

哥林多教會初成立、且充滿艱難,保羅寫給他們的第二封信提到:我們從前就是到了馬其頓的時候,身體也不得安寧,周圍遭患難,外有爭戰,內有懼怕;但那安慰喪氣之人的上帝藉著提多來安慰了我們;不但藉著他來,也藉著他從你們所得的安慰,安慰了我們;因他把你們的想念、哀慟,和向我的熱心,都告訴了我,叫我更加歡喜。(哥林多後書七5~7)

神差遣提多去看保羅,神透過他讓保羅和他的團隊都得到安慰。他們供應了能力。
當爭戰中開始出現疲憊,你要與耶穌和祂的百姓聯結。你可能會意外發現――在耗竭的爭戰後,有全然的安息。

確保我們勝利的得勝者

你們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

一九一九年,美國職棒聯盟的芝加哥白襪隊給付球員的薪水,顯然低於他們的對手球隊。該隊最佳球員光腳喬(Shoeless Joe Jackson)收入六千美元時,那些球技遠遜一籌的敵隊卻可坐收一萬元。出外比賽的差旅費,白襪隊員每天是三元,其他球隊則四元。演變到後來,球員對於他們老闆柯姆斯基(Charles Comiskey)深感不滿。然而這支低薪球隊的表現一直頗具水平,足以力抗辛辛那提紅人隊,而打入世界盃。球迷都樂觀其成,但事與願違,比賽開打前就已宣布結束。

白襪隊八名球員與賭客共謀,以平分八萬元現金賭資的條件,故意把球輸給紅人隊。比賽進行時,記者和球迷就發現可疑。投手艾迪•希可弟(Eddie Cicote)和左撇子威廉(William)毫無章法地投球,並且故意丟中打者。希可弟甚至投出一記容易雙打的球,飛過二壘手頭上直落外野。紅人隊打者輕易安打,不斷有機會跑壘。後來似乎賭客不想付錢,因此到第六局時,白襪隊決定玩真的,他們輕鬆地一路贏球,迫使比賽延到地九局才終場。但由於恐嚇和巨大的壓力,使得左撇子威廉在第九局再度放水,辛辛那提超前,輕易奪魁。一九二一年該隊球員被判有罪,醜聞案後白襪隊從此蒙羞。

比賽已成定局。有些人早在球從投手中丟出之前,就知道會贏球。
人生中如果能「確定」某些情況。那該有多麼美好。醫生檢查前就知道癌症測試是陰性,該有多棒。儘管孩子生物成績拿紅字,但還是確知可拿哈佛大學全額獎學金,該是多麼精采。訂婚前就明白約會對象將會娶妳,並且終其一生成為愛妳的配偶,簡直可喜可賀。一切都太美妙了。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啟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