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03靈修小品

我躺在病床上,身上連著各種機器,四週是亮眼的燈光和忙碌穿梭的護士,我不認得這些人,他們也從未看過我。但他們正在檢查攸關我生命的各種跡象,做出關乎我健康和生命的決定,我感到軟弱無助,卻束手無策。想到醫院會發生的烏龍事件和某些不稱職的員工,我越來越緊張。醫生是開「腎臟病」或「心臟病」的藥?丟個銅板看看吧。然而一如所料,每個專業人員都各盡其職,一陣平穩的信任從心底油然而生。這些人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也慢慢好轉。

「當耶穌呼召一個人,祂乃是呼召他去死。」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這麼說。向自利自誇死,並把自己完全放在基督值得信賴的手中。那一點也不明智,是一種既危險又脆弱姿態;但我明白那是正確的。我的確該死,像潘霍華那樣,他選擇置身耶穌似乎脆弱的安穩,而非看似安全世人之手。他知道耶穌會保護軟弱的。祂或許不會保守他免於納粹的邪惡,但會保護遮蓋他的軟弱。祂不會任他曝露在惡者手中。

當我們在神面前變得軟弱,就敞開生命,迎接祂的恩典。我們按著祂旨意,成為更新變化的人。潘霍華把自己交在神手中,導致他下獄被囚。原本一位神學教授和牧師,他從擁有許多解答的學者,變成一名帶著許多問題的人。

我是誰?是這人或那人?我同時是這兩者嗎?
在公開場合時,我是一名偽君子?私底下,卑劣可鄙、滿口怨言的懦夫?
我到底是誰?祢知道我,我屬於祢,哦,神?

在神面前軟弱,就是聽憑祂引導、降服祂旨意,把自己放在祂大能慈愛眷顧下;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免於虛矯、試探以及自私的野心,完全釋放地活出生命。這麼做,起初或許會感到孤獨無助,但很快地,神的靈吹進我們破碎的生命中,平安就像春日午後溫暖的和風吹拂我們。在我們最軟弱時,也是靈魂最穩妥、最安息時。

我還與你們同住的時候,已將這些話對你們說了。但保惠師,就是父因我的名所要差來的聖靈,祂要將一切的事指教你們,並且要叫你們想起我對你們所說的一切話。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裏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約翰福音十四25~27)

軟弱絕不好受,但那是平安的必要條件。把你的心思、意念、夢想、懼怕、猶豫、悲傷、成功,以及一切使你與神隔絕的東西交出來――交給能掌管的那一位。在最危險的地方,你會找耶穌。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啟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