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2靈修小品

對我們來說,這是個奧秘。神奇妙的愛以某種方式透過我流向他人,而最後我卻蒙受其利。

魏樂德(Dallas Willard)對愛有一番不凡的見解,他寫到:「這裡對於人生愛的流動有完整的說明:我們蒙愛的神所愛,我們也轉而愛祂,並透祂去愛其他人,那些人也透過祂愛我們。」圓滿的愛、執著的愛。

這就是神的愛。一種鍥而不捨,去尋找那些沒希望的,以及不配的人的愛。而且又回來找尋我們。

一而再、再而三、圓圓滿滿。

邀請我們親近的愛人

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

一個週末下午,我在俄亥州德通市的教會講完道,搭上前往芝加哥的飛機。那是條固定航線,客艙裡十五名乘客,還有半數空位。我們安抵芝加哥,飛機緩緩滑行,航行過程一切正常,將近登機門,引起一陣騷動。飛機在離停機坪約莫二十呎處停下來,立刻被一群安全人員團團圍住。我從窗戶望外看,四輛黑車走出幾名戴著耳機和墨鏡的男士,他們走近活動舷梯,護送一個頭戴棒球帽的年輕人離開飛機,走下階梯直登一輛深色的福特車子。

我們顯然都很好奇。「或許是某參議員的孩子,」有乘客說。「也許他們要載送囚犯到某處,」另一人發表意見。空服員直截了當告訴我們答案。

「那是威廉王子。」
威廉王子?未來的英國國王?查理和黛安娜的兒子?我渾然不知一路與一名皇室成員同行!

我有點失望,但還不至於像機上那些婦女般扼腕。她們錯失了與這名年輕英俊的王子談話的機會。「最近都在忙些什麼啊,威廉?」她們或許會這麼問。但沒有人知道他在我們中間。他一身尋常大學生的打扮,帶頂棒球帽、太陽眼鏡,悄悄登機。我相信他是最後一個登機的人,還伴著一、兩名安全人員。誰會想到一位王子會合一群美國平民百姓搭著通勤飛機,從德通(或任何一個地方)飛往芝加哥?我們這些坐在他身後幾排的,也沒有認出這位王繼承人。

王子要的是隱私,而不是親近,至少不是與我們這些人親近。我們不會苛求他,尤其在看到機上這些單身婦女的反應後,更是如此。他們一旦發現這名富有、最帥、最有價值的單身漢同在機上,同被困在三萬呎高空整整一個鐘頭無處可跑,反應自然很震驚。

麗莎.普立茲克(Liesel Pritzker)比希爾頓飯店財富繼承人派瑞絲.希爾頓(Paris Hilton)富有十倍。她九歲時主演電影《小王子》(A Little Prince),之後與哈里遜.福特(Harrison Ford)合演《空軍一號》(Air Force One)。如今二十一歲身價超過十億,並擁有一億六千萬現金存款。她就讀長春藤名校,終其一生不必為錢財操心。而擁有這麼多財富的她,高中時如何打發課餘時間?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啟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