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08靈修小品

在這個由婦女組成,我顯得突出的小組中,耶穌遇見了我。祂呼召我向自我死去。祂揭露我的自傲和沒安全感,要我改變,像祂那樣愛她們。這對我無異是一記警鐘。

諷刺的是,我是這個小組的牧師,我們教會一直在增加。我們的職責是幫助人們找到並經歷真正的團契生活,並尋求基督的大能來改變生命。但在這個情形下,我幾乎違反了每項我所支持的價值。為什麼呢?為什麼會這麼難呢?當我開始自省,我找到一些答案;我希望團體以我的方式、照我的規則進行,且要支持我個人的目標。我害怕被以後沒機會再見面的人認識,因此我把自己封閉、隱藏起來。

我不喜歡那天發現的自我。但在耶穌相伴下(我發現祂竟然也在場),我面對真正的自己。我想過著保護自己,隱藏部分自我,只讓人們看到我想表現的那一面。我在這種心態下維持自制,倒沒察覺當我隱藏自我時,阻礙了自己的成長,攔阻我與神與人的關係,同時扼制小組發展成真正的團契。我漠不關心的「姿態」影響小組的凝聚。但耶穌要我參加與其中,扮演重建,而非分裂的一個角色。

我領悟這個道理成為我的轉捩點。直到今天我還在學習全心參與我的小組,不論是家庭、教會小組,或是各種小團體。我明白耶穌參與在這些關係中,並施展作為。祂正在恢復被我們的驕傲、沒有安全感、憤怒、自私,或單純地漠不關心所破壞的團契,也呼召我在建造團契的過程中盡一己之力。結果是我個人和團體本身,都得了醫治。

或許這就是耶穌,熱切為那些想跟從祂的人祈求能合一的原因。這就是如此重要的問題,以致成為祂釘十字架前夕禱告的核心:「我祈求……他們都合而為一,正如祢父在我裡面,我在祢裡面」(約翰福音十七20~21)。比列齊今(Gilbert Bilezikian)評註這篇禱詞時,他寫道:

一個人最後的思想通常表現出他(她)生命的熱情。躺在病床上的妻子會想到愛她的丈夫,工作狂想到客戶,吸毒鬼想到最後一針,守財奴想到寶,垂死沙場的軍人想到遙遠的老家,而耶穌生命熱情的所在則是剛成立的團體。祂來到世上叫世人與神和好,教導和好的道理、深愛這道且為它而死。因此我們不難了解,祂在最後與門徒相處的安靜時刻,為和好的團體禱告;祂知道若非合一,這樣的團體不可能存在,因此祂為合一禱告。

今天到處可見分門結黨與關係破裂。我們身處一個分歧的國家,從政治、宗教、到經濟和社會,無一不然。戰爭、同性婚姻、宗教形式、墮胎、環保和經濟政策等議題,都意見紛歧;我們不惜代價,以社群會和企業會議力求避免這些問題的發生。如果你想在一群人中製造分裂,在這些議題上強烈的立場即刻見效。

縱使我們個人的信念迥異、個性獨特,基督渴望祂的團體有著同樣的心思和意念。耶穌的子民撇開微小差異,表現出犧牲的愛,服事窮人、幫助受傷者、安慰病人、擁護真理、推行公義。當世人觀察耶穌團體的行動,他們會看到一個事實,一個人同心合意向分崩離析的世界展現神的愛。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啟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