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01靈修小品

羞恥意指隱藏,「遮蓋」。我們不尊重、羞恥了一位聖潔的神,因此感到羞愧。有時我們企圖自己遮蓋,但忙碌、酒精、性事、藥物、工作、購物、宗教活動、運動或慈善工作都無法遮蓋我們的羞辱,只有耶穌能,祂以公義為袍給我們披上。「得赦免其過,遮蓋其罪的,這人是有福的」(詩篇三十二1)

總有人要做遮蓋的事。這就是為什麼那些被羞恥壓彎了腰的人,要走出隱蔽處,尋找耶穌。他們現出自己,好讓耶穌以祂公義為他們穿上。宗教領袖把自己的羞恥隱藏在傳統和習俗後面;富人把自己藏在財富後面。只有那些明白自己的羞恥而走出藏身之處的人找到了自由。一位行淫時被捉的婦人,一名夜間來見耶穌的法利賽人,一個以眼淚洗耶穌腳的妓女,以及躺在池旁的癱子,他們渴望憐憫的撫觸;這些人可能都感到羞愧,因此他們尋求耶穌為他們遮蓋。

你呢?你願意把你的羞辱帶到耶穌面前嗎?只有在祂面前才能找到自由。
除去羞辱、充滿生機,享受親摯神的恩典與奇妙的分分秒秒,那是何等難以置信的歡暢美妙。
問問喬丹就知道。

重建我們團契的醫治者

使他們合而為一,像我們合而為一。

我們加入這個訓練課程,要求每個成員都必須具備每週參加一個為時90 分鐘小組聚會的經驗。這個小組的組長提名女子,其他成員包括九個婦女和一個男人(就是我)。我們不是屬於教會或任何宗教團體的小組。事實上,除了一兩位外,都沒有固定的教會生活。小組的目標在於真實、敞開地「處理我們的事」。

每週要聚會時,我都很掙扎;我不確定原因,或許除了12平方呎的密閉房間外,我是萬紅叢中的那點綠。每週組長只是說:「喔,今天我們要談些什麼?」隨後一陣沉默,有時會有人抱怨一下丈夫、失敗的婚姻、工作困境或研究所課業,似乎從來沒法進去較深入的談話。我感到格格不入,開始進入自我的世界,漸漸保持冷漠疏遠的態度。

在為期十週的第四週聚會時,一名婦人直接告訴我:「我不喜歡你的坐姿」。每個人都盯著我看。

「好吧,」我回敬,移動一下姿勢,兩腿交岔。「這樣如何?」
我直截了當地嘲諷,十雙眼睛瞪著我。「開玩笑的啦,」我說,一面掩飾自己的侷促。
「真的嗎?」另一名婦女發難。「我也早注意到了,你好像不屬於這裡,你毫不在乎。」

事實上我的確不在乎,而那就是問題所在。我本人才是問題所在。范尼雲寫道:
團體生活帶來痛苦的結果,它揭露我們的限制、軟弱和黑暗;而意外地發現自己內心的怪物令人難以接受。人們當下的反應就是設法摧毀怪物,或把牠藏回去,假裝牠根本不存在。另外則是企圖逃避團體生活,斷絕與他人的關係,或佯裝怪物是別人的,與我們無關……團體生活是個要求自我死去、好讓眾人成為一體、使生命更為豐富的地方。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啟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