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6靈修小品

但現在還有另一個問題。練習前我已把橫槓兩端鎖住,以免練習途中滑落,我只好在重壓之下緩緩呼吸,但隨著時間過去,我感到越來越虛弱,啞鈴也越來越沉重;如果我舉起另一邊,橫槓會滑過我胸前,啞鈴又會敲在我肋骨上;而如果滾到我脖子,我就會窒息;接下來的動作著實傷透腦筋。

先別管我身上的啞鈴,看看耶穌如何對待我們生命中的重擔。(別擔心,我很好的)。

當日耶穌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奴隸和士兵、罪犯和君王、法利賽人和漁夫、稅吏和商人、痲瘋病患、瞎子、富有的少年官和叛徒。每個人都是獨特的,卻有著類似的問題。他們都被生命的重擔困住,如無外力幫忙,無人能脫困。有些人的重擔是身體的病痛,有些人是心理的疾病,另一些人則被鬼所附。

需多人呵護著情感的創傷:像是被排拒、羞辱、苦毒和忌妒等,不一而足。但共有一種疾病:罪。他們與這位愛他們,按自己旨意創造他們的神隔絕,這樣的重擔沉重,難以承受;而當日的宗教領袖又覺得有必要加重人們的擔子。「他們把難擔的重擔,捆起來擱在人的肩上,但自己一個指頭也不肯動。」(馬太福音二十三4)律法、羞辱和輕蔑壓在罪人身上,他們的雙膝在罪疚感重壓下直不起來。耶穌與這些法利賽人和律法師截然不同,祂伸出援手,幫人背負重擔。

我心裏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裏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馬太福音十一29~30)

你不會在法利賽人的訓練手冊中看到「容易」和「輕省」兩個詞。

「軛」指的是拉比對律法(Torah)的闡釋。法利賽人把沉重的軛壓在人身上,那是宗教外袍、法條規定和繁文縟節;耶穌教導是輕省的軛,祂賜給人自由,幫助人背負罪疚感和羞辱的重擔。耶穌以動物負著木軛的畫面,生動地比喻法利賽人令人沉重教訓。

然而我們為何還要堅持背負自己的重擔呢?那是罪的重壓或是頑固的自尊?就像囚犯拖著沉重的腳鐐一段時日後,對熟悉的重擔感到自在。像佩戴榮譽的勳章,我們心甘情願地背負重擔,述說我們可以凡事自己來。忘掉重擔阻礙我們快跑的事實吧,別管手臂麻木,肩頭痠痛,這就是人生啊。況且每個人都得背──算是一種時尚吧。有的彩色、有的閃閃發光、有青銅做的、也有金子打造的。越重越好。

而如果取掉腳鐐手銬,那該是何等自由!誠然,我們還得想想可以親手做些什麼,並重新發現跑步的奔放。而當我們飄然經過那些背負重擔、卻悻悻然分享著彼此彩色的鎖鏈和訂做的鏈球時,我們到變得奇特怪異。「是呀,這個很重,」他們說:「但總要有人背它。」

這就是重點所在。有一個人名叫耶穌,祂背負最重的擔子(我們的罪)在祂身上。祂換給我們祂自己的軛,並祂的大能和恩典。祂賜給我們愛的命令「不是難守的」(約翰一書五3),也賜我們愛的團契,在個人在擔當自己的擔子時,可以「互相擔當彼此的重擔」(加拉太書六2~5)

該是與耶穌交換重軛的時候。祂邀請我們群策群力,與祂與他們結成夥伴。聽我的話吧,別孤身承擔責任,你會陷入泥沼。

回到先前在我胸前重壓的啞鈴,我太自傲不想求救,儘管只要我大叫一聲,鄰人就可以從紗窗看到我而趕來相救。所幸我努力地把啞鈴滾過我胸膛,推向肚子再到臀部,罪後終於可以做起來。雖然疼痛瘀青,等我解開兩端栓子,一一放下啞鈴,總算鬆了一口氣。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啟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