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9靈修小品

有時神直接醫治,神學家說那是立即醫治;但祂大多數藉著其他居中服事,行使裹傷的作為。這些他人站在中間的位置,把傷者和神醫治的大能連結起來。耶穌希望祂的教會能這麼做,正如祂在馬太福音九章35~38 節敦促門徒,禱告興起牧人來醫治,並安慰漂流、受傷的羊兒。這些牧人激發大家(如小組組員和家人)在彼此悲傷、危險和絕望時,成為的對方的基督來服事他。

這是神的本性,也是承受祂形象的群體該有的本性。詩人說:「祂醫好傷心的人,裹好他們的傷處」(詩篇一四七3)。誠然,祂是「群羊的大牧人」(希伯來書十三20)。

耶穌不是活在沒有傷害的世界。祂公開事奉時面對指控、脅迫和想置祂於死地之人無止盡的質問。祂一生在屈辱、受苦和死亡中結束。祂明瞭我們的傷痕,因為那些傷痕也是祂的。因祂受鞭傷,我們得醫治。我們得到祂的醫治和公義,而祂背負我們的罪債和傷害。多麼划算的交易。

我發覺當我呼求神醫治時,祂經常透過人們來做。最偉大醫生進到我生命,送我恩典的醫治軟膏,以及完全免費、免保險的安慰劑;祂付清一切費用。祂的藥不用瓶裝,而是實際的行動、擁抱和微笑、話語和禱告。

願頌讚歸與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父上帝,就是發慈悲的父,賜各樣安慰的上帝。我們在一切患難中,他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上帝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哥林多後書一3~4)。

讓我們奉祂的名,一起來彼此幫助,互相扶持,行過人生幽谷。

背負我們重擔的醫治者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

那真是恐怖幾近絕望的一刻,我在羞愧和自傲中間慘烈地掙扎著,那情形直到今天還歷歷在目。我孤單地躺在賓州老家的二樓地板上,超過150磅的啞鈴重壓在我胸膛上,怎麼會搞成這樣子?我忽略了從事任何冒險活動的一項普遍定律──要找另一人看守,卻選擇孤軍奮戰。

那時我正在做小小的舉重練習,躺在一張長椅上,大約做到第十回。有個微小的聲音在訕笑,「又來了,你這個懦夫,別停下來啊!再做一下!」我沒把啞鈴放回頭頂架子上,反而斗膽放低橫槓,我的背緊貼著長椅,雙眼盯著天花板,再次把啞鈴舉向胸前。橫槓碰到我胸膛,我使盡一個十六歲孩子的一切吃奶力氣,想要再次伸出手臂,但問題是橫槓只抬高三吋,砰一聲又撞在我肋骨上。

現在159磅的啞鈴重壓在我平躺的胸躺上,我完全無法將它舉回頭上的貯藏櫃,沒有人在家,我想,我可以慢慢做到,先從一端讓一些啞鈴滑落,再從另一端滑落一些,讓少部分掉到地上,反正無傷大雅,況且也沒有人想得出更好的方法。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啟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