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2靈修小品

航程頭一個小時,義大利夥伴和我都睡著了,真是感謝艙壁前多餘的空間,此時真是再幸福不過了,我可伸長我的腿,整個九小時中,前方也沒有人會傾下背椅倒在我大腿上。走道上的餐點服務喚醒了我,在用餐前及服用安眠藥以保證我隨後四五個鐘頭睡個好覺之前,我利用這段時間上個洗手間。九小時內我們將抵達約翰尼斯堡,再一小時航程就會到開普敦。

當我回到座位,急著想進入下一段冬眠前,我以為自己搞錯了。有個婦人坐在我位置上,她的丈夫和十一個月小嬰兒佔了中間的座位。我注意到我那現在有點躁動的義大利朋友,確定沒有走錯。「抱歉,」我禮貌地說,「我想你坐了我的位置,28H。」婦人迅速轉頭,繼續手邊的工作,立刻訂了張臨時小床、幾個枕頭和毯子給她的嬰兒。作父親的抱著小孩舒服地坐進之前全機惟一的空位28J。現在再也沒有空位啦!

「她一直不會在這裡,但他和嬰兒會在這,」空服員看出我的疑惑,解釋著。「他們有兩個小孩,我想28J是敞開的空間,且對著艙壁,他們或許喜歡較大的空間,所以我讓他們坐這裡。」

才六十秒前,我還擁有最好的座位,現在一場空服人員主導的妙計,把我額外的空間和樂觀的心情一掃而光。一個十一月大的小男嬰,就躺在我長腿原先舒服伸展的地方,他正敲著一個塑膠杯,口中喃喃唸著,「嘎嘎嘎!」未來九個小時都會這樣。

我將有十天的講課,之後家人會前來一起渡個假,並在貧困的地區服事。我們的行程包括一些愛滋家庭、到具挑戰性的地方探訪兩間黑人教會、一個下午參觀曾監禁過曼德拉的羅賓島(Robben Island),以及一間種族隔離博物館。我們計畫在開普敦和約翰尼斯堡一邊服事,一邊觀光。那裏有些較大的教會,一週可辦高達七次的愛滋喪禮。

我正思想這次的旅程,反諷的一幕突然閃記進腦海。我清楚聽到耶穌的聲音,宛如祂就坐在28H位上。「比爾,你甘願繞半個地球到南非分享恩典和盼望,卻無視於眼前對這個家庭,展現慈憐的機會。你在想什麼?」

十分鐘內我第一次真正看著這個家庭。我發現自己對男嬰微笑,思索他的未來,我開始和這名疲累癱軟的父親談話,我記起耶穌對人的回應。

祂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困苦流離,如同羊人沒有牧人一般。(馬太福音九39)

坐在我旁邊的是個黑人,他的妻子是「有色人種」;那是南非政府在種族隔離時期對黑人、印地安人、印地安人、亞洲人和有色人種(雙親為一黑一白)的稱呼,以與白人區別開來。此時我對這人的憐憫從心底油然而生;這名黑人要照顧兩個小孩和妻子,面對整晚十幾小時的航程,在這個種族隔離背景的環境中,可能少有機會建立友誼、甚至少有機會與人社交互動。他坐在這架多數白人的飛機上,乘客可能沒感受到種族歧視縈繞在尖刻的言論或輕蔑的一瞥中。我最後終於能對這個人和他兒子在逐漸進入夢鄉前,伸出幫助的手,說些仁慈的話,並給些溫暖的善意。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啟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