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05靈修小品

順服換來什麼?我們得到了神,祂住到我們屬靈的家,耶穌和天父(以及聖靈)要搬來,不只是禮拜天來、不只是聖誕節和復活節要來,乃是永永遠遠同住;整個宇宙的創造主、全能神、至聖者說:「我們要進來和你同住,一輩子在一起。我喜歡和愛我並順服我的人同住。」

我們的文化有種應得權利的心態,人人期望被服務、得供應、受保護、被餵養,受雇用並蒙關照。我們以為應得這些東西,在我們有需要的時地,我們要求自然有人要供應。這種心態不只促成不知感恩的心裡,也讓我們把神看成好處和資源的供應站,是我們這些身為祂兒女的所該得的。我們很少想到自己可以去愛、去順服祂,卻一味想從祂得到什麼好處。

耶穌在世時,風聽從祂,海聽從祂,邪靈聽從祂;而人卻不聽從祂。兩千年來這種情況沒什麼大改變。

我們容易遺漏重點。當我順服耶穌,我們不是「賺到」神,祂乃是我們的報償。這就是為什麼「順從」是種關係的概念。順服這詞意指「聽從」或「服從掌權者」;因此我們聽從自己的情慾、直覺、良心、老師等等。當我們順服,我們是把自己放在神的權柄下,聆聽祂聲音,結果是我們感受到祂的愛。

我們喜歡順服,因為我們愛神。順服帶來的報償既實際(智慧、成功、保護脫離兇惡)且具個人性(與神建立更深的關係)。

更合理的是,就像我們要自己的兒女順服,神要祂所有的兒女都順服──為我們自己的好處順服祂。

第六章 慈悲的醫生

執筆時,我正坐在一架德航班機28H的座位上,這架飛機從德國的法蘭克福取道約翰尼斯堡飛往南非開普敦。現在是晚上9:45,我還有十三個小時的公務航程;那是要呼吸280名乘客細菌的十三個小時,是釘在經濟艙內(謔稱「運牛車」)的十三個小時;這十三小時中,我還要與一名來自威尼斯的義大利人比鄰而坐,他吝於分享我們座位間共用的兩吋半扶手。所幸我擁有一項多數旅客沒有的優勢──我的座位面對艙壁,多給了我三呎長的伸腿空間。

乘客登機坐定後,機門關閉,所有座位除了28K外都有人,剛好是我們這排的靠窗位。巧的是這名義大利傢伙毫不遲疑坐進去,留下我們中間一個空位。「現在我們兩人都有扶手了!」他咧嘴著說,支著枕頭靠向窗子,期盼接下來好幾個鐘頭可以去夢周公。

多數擠在機艙裡的人都會暗自祈禱隔壁能有個空位,讓你多一點活動的空間,有另一張可放飲料的餐桌,讓你可以自在地用自己的桌子工作。隔壁空位也可讓你忘掉你坐進的彷彿是十一號腳塞進十號鞋般的經濟艙──特別當空服員為機艙前方商務艙的旅客解說額外享受時:「商務艙和頭等艙的乘客請在航程中隨意享用手提DVD和網路連線。我們即將開始供應頂級牛小排和龍蝦尾,現在請將您超大按摩椅和腳蹬回復到原位,好讓餐車和飲料車可以自由行動。經濟艙的旅客,我們隨後會供應微波鬆餅和清涼飲料──每人限取一份。」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啟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