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5靈修小品

偉大的領袖和真正領袖要求忠誠。對耶穌而言,忠心意味百分之百奉獻給祂和祂的目標。當門徒對此猶豫,祂提醒他們跟隨祂需付上昂貴的代價,並對整個冒險任務有崇高的期待。

我們蒙召,要持有堅定和屹立不搖的奉獻精神。只有義無反顧地信靠耶穌,祂必率領我們抵達最終目的地。但作門徒的路是條窄路,荊棘遍佈,岔路隨處;有些荊棘甚至扎進我們皮膚,但我們可以確定必有座十字架,其上刻有我們個人的名字。對耶穌忠心,意指奉獻到甚至為祂死。這一點也不美麗,但後來的報償卻值得。保羅說道:「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祂是愛我,為我捨己。」(加拉太書二20)

薛克頓的團隊除了生命,幾乎擺上了一切,他們的目的地未知,旅程艱辛,前途未卜,失敗的可能性高;而最終他們是失敗,但失敗了仍然有其價值。「回憶中,我們看到自己何等富足,」薛克頓寫到,「我們『受苦、忍飢、歡慶勝利,雖匍匐倒下,卻親嚐了榮耀的滋味。』我們真是達到肝膽相照的程度。」

保羅.柯迪(Paul Cody)觀察薛頓的探險之旅,他說:「探險帶來驚奇,有艱難也有意想不到的收穫。經歷最黑暗、計畫之外的時刻後,就是最深刻、最完全的恩典。這就是為什麼要出去冒險的原因。」

耶穌不同於薛克頓,祂知道目的地,了解祂要行經的路徑,盼望將來的報償。祂的「失敗」帶來我們的成功;祂的損失使我們獲得。我們不只分嚐祂的苦難,也同享祂榮耀的復活。另一點與薛克頓不同的是,祂付出自己的生命,以拯救我們的生命。

為了愛,祂把一切給了我們;祂要求我們以忠心跟隨報答。我們以忠心換取祂的愛──這交易遠非公平而已,這豈不是上上算嗎?你認為呢?

彌補我們失敗的領袖

你們都要分散

如果第一次特技跳傘就不成功,這個運動就不適合你。類似的說法好幾種。儘管很少失敗是致命的,但幾乎所有失敗的人都感覺那是世界末日──至少當時的感受是如此。一九七四年十一月,我們高中的橄欖球隊連續敗北。之前三年中,我們贏了四場,而今年的成績可能又是一勝九負。更糟糕的是,當時特別安排我們在他們懇親日時上場。

那是當季第九場,我們遭遇聯盟中的超強球隊,他們擁有全州最強的四分衛,一個徑賽明星、全州250 呎短跑紀錄保持人。我們也毫無疑問地擁有正確的信號、正確的打法、主場優勢和最佳防衛隊長──在下我。這些條件加起來,你還會怎樣?

結果是你被結結實實地痛宰一頓,那就是我們的成果。這是整個校史上最狼狽的紀錄。我愣在那兒,盯著記分板倒數的時間……3,2,1,0。最後哨音響起,板上寫著「老鷹53,美洲豹0。」沒錯,我們英勇的防守讓對方拿下五十三分,而當時我們精力充沛的進攻隊伍只能乾坐冷板凳。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啟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