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1靈修小品

我們情況普通,還算好處理。其他問題,像是由於傷害、遺傳,神經受損或平常的疏忽等造成的後果,可就嚴重多了。對某些人而言,瞎眼是種永遠無法恢復的情況。但有件事很清楚:視力一旦受損,就需要幫助,我們無法自行解決。

視力損壞也是困擾我們文化最嚴重的靈性疾病之一。不是我們根本看不到真理,就是我們屬靈視力對真理的看法與神在聖經中的啟示不協調。我們需要像耶穌這樣的領袖幫助我們看清楚,並矯正我們的視力。

然而有人看不到真理,有人選擇不看,有人質疑真理是否存在。新世紀運動提倡者蓋.史匹羅(Guy Spiro)在其月刊專欄「我的觀點」中寫到:尋求神的通路林林總總,或許就像尋求的人那麼多。每當有人斗膽宣稱他們知道真理,而其他人都是錯時,總令我驚訝不已。不同宗教的信徒辯論誰的神才是真的,就像一群小男孩爭論誰的老爸能打倒對方老爸一樣愚蠢。想想看,這位神,(如果我們認為祂也有性別或性格,)可能會在乎我們是透過哪種信仰來接受祂嗎?如果有人拜樹,祂會承認是拜祂嗎?我現在的看法可以用一段引文作總結,「我在每個地方找神,卻找到我自己;我尋找自己,就找到神。」且讓我們在每個人適合他自己的形式與體系中找到神,也讓他人如此吧。

史匹羅強烈地認為,人們不該擁有強烈的信念。至少他當前的看法可能在任何時刻變成相反的看法,而且帶著強烈的心態。像泥巴般清楚,是嗎?聽起來像是這人絕對確信世上沒有所謂的絕對。這就是視力損壞(聖經所謂的屬靈瞎眼),也是耶穌最難對付的疾病。明白地說,耶穌當然有能力醫治,但正如許多得醫治案例,那是需要有病人的合作為條件才行的通的。門徒和尋道者對耶穌的回應,有賴於他們能否清楚看到耶穌所言所行。耶穌身為偉大的眼科醫生,費很大的勁兒講解視力問題,祂打開許多人的眼睛,卻也斥責一些人刻意地拒絕光。

有些人改善視力只需小小校正手續,另一些人需要較大手術;一般的情形是,人們並不知道他們的視力沒有對焦。然而,經過耶穌視力檢查後,病人會敏銳察覺到自己的屬靈視力是多麼模糊。如果你看了耶穌的視力檢查圖,你會讀到這些話:

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不接受光。
清心的人有福了――他們必得見神。
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樑木,才能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
叫不能看見的,可以看見;能看見的反瞎了眼。

耶穌勇敢面對當日患了屬靈亂視的人,這些人以扭曲、猶豫的眼光看神的國。耶穌必須以正確的手術介入,幫助他們和我們看清真正的天國,明白天國的真實。祂的國不是為那些迷戀政治權力、建立專制階層、累積個人財富、幻想逃避懲罰、或攀附宗教菁英的人所預備。相反地,天國是每個人都可得到,特別是貧窮與受逼迫的人;天國充滿憐憫與恩典,由慈悲愛人者所管理,公平正義者所安排。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啟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