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06靈修小品

會計師和律師的靜默不語,幾乎震耳欲聾。歐文先生迷糊啦?他瘋了?他知道這一筆勾銷的是多少金額嗎?還有許多的交易在進行中,沒有人清楚公司會失多少血。他怎能輕輕鬆鬆、心甘情願地送走三億白花花的鈔票?

「老葛,你聽到沒?」歐文盯著對面那雙呆滯的眼神,問道。「回去吧!沒事了。西門先生會簽下一份法律文件,今天下午就會送給你,一切照規定行文。現在在我改變心意前離開這裡吧。」

「歐先生,我……不……我無法相信……謝謝你,先生!上帝祝福你,先生。我一定不會忘記你,一定不會。」

葛先生和他妻兒飛快離開這棟大樓,他們不知該笑、該哭,還是大叫。下午四點,文件送達,附加一份公證過的貸款證明和蓋上「取消」戳印的承諾聲明。這一切都不是夢。

這家人在星期五晚上到市區一家四星級餐廳慶祝。多年來他們沒有這等享受。用餐時,有個人進來,坐到餐廳另一角的座位,他顯然在等商業夥伴。這人沒有看到老葛和他家人,但老葛注意到他。

是史丹先生,以前的一名客戶,曾經一毛錢也沒付,就搬走他價值二萬三千元的設備。史丹成交數日後,就被一名憤怒的對手控訴,所以那筆款項一直未償還。史丹在打官司期間需要那批設備,來維持公司的營運,他只能答應儘快付款。不幸的是,之後他敗訴,被迫宣布破產,公司所有有價之物都被拍賣,那設備只能賣到一萬元,史丹只好把這筆錢還給老葛,但比原價少了一萬三。

「親愛的,等我一下,」老葛拉開椅子,對太太說。「那邊有我的客戶,我要和他談談,很快回來。」
「史丹,你是史丹嗎?」「是啊,你是……」
「葛汶森,布氏企業總裁,」他堅定地盯著史丹雙眼說。

史丹認出他的名字和公司,立刻站起來。「哦,很高興見到你,葛總。對了,關於你的那些貸款,在我公司垮下來時我已經盡力償付,我個人希望有朝一日能足額還清每個人的償款,但我需要時間東山再起,這就是我今晚來這裡的原因,我要見一名有潛力的夥伴。」

有潛力的?」老葛不可置信的提高聲音。「我無法以可能的因素來付員工薪水,養我家人。

我要錢,而且現在就要!」他吼起來。「你以為一萬三是小數目啊?那對我可是一大筆啊,你最好週一早晨就送到我手上,否則法庭見!」

那真是尷尬的一刻,四周的客人都轉過頭來。史丹可能的商業夥伴在幾分鐘前來到,也目睹這一切。現在他走到餐桌旁。

「喔,晚安歐文先生,」史丹說。「真抱歉,引起這個騷動,希望你沒等太久。」
老葛僵立一旁。歐文先生?
「哈囉,老葛,」歐文說。「我必須承認,我無法相信剛才聽到的這一切。」
「你們兩人認識?」史丹問道。葛汶森呆立著,一動也不動。

「不如我想的那樣,」歐文說。「老葛,我們早上談的那件事,我要撤回提議,我週一會聯絡我的律師,開始進行法律程序,收回你欠的資金。很抱歉,另外有件事,我不想我公司在看到你;你只為一萬三就要毀掉一個人?再見了,老葛,法庭見。」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校園書房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