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9靈修小品

為了表示他償還的誠意,他的妻兒都到歐文的公司無償打工(這原不是她面談一份時裝業後屬意的工作;兩個兒子也是,他們多麼渴望留在大學完成學業,而現在家裡都破產了,哪來的學費?)。但即使全家拼命工作,與龐大的債務比較起來,工資只是杯水車薪。

「老葛,請來我辦公室一下!」週五早上,歐文幾近咆哮。「坐吧。」偌大辦公室裝潢十分豪華,一張精緻的桃花心木會議桌擺在當中,歐文公司的律師和會計師像是剛參加一場喪禮。

「你的債款上週到期,我已經忍無可忍了!」歐文說著。律師翻閱一些文件,會計師在一旁猛敲手提電腦,計算額度。「你一共欠了二億七千四百萬。」
「我知道,先生。」

「加上利息,」會計師說著,凌厲的眼神穿過牛角框邊的鏡片。
「我什麼時候可以開始收到還款?」歐文說。
「我不知道……我……我需要更多的時間。我想我真的可以重整江山。我公司正與一家生技公司合作,要跨進一個新的事業。那家公司有個實驗性的助聽器是醫學科技上的突破,而我―」
「實驗性的?」歐文噴口氣。「少來了,老葛。在它可以上市之前,你已經談了五年,等你回收成本還得等另一個五年。至少十年中我別指望一分錢!想想你負債二億七千萬,誰還可能資助你?」

壓力當頭,老葛更像是被永遠清償不還的債務制伏,他心力耗竭,灰暗的眼神和蒼白的皮膚顯示出多日的焦灼。他形容枯槁,由於睡眠不足和失去胃口而掉了三十磅體重。老葛突然間哭了起來,攤在桌子上。

在場的毎一個人都嚇一跳。這是個心靈破碎的人,他已跌到谷底,重擊聲響遍整棟大樓的毎間辦公室。歐文從未在會議桌上看過如此不堪的男人。他曾在這個會議桌上終止十億元的交易,開除了幾名副手,但他從未目睹一個大男人的生命幾乎崩潰。

歐文異乎尋常地發覺自己對老葛深表同情,但就算老葛的債務不小,歐文在沙烏地阿拉伯的子公司去年的營業額虧損了兩億,另一億元也岌岌可危,尚且還有一九九八年與聯邦政府的鑽井訴訟案;儘管歐文已排除罪行,但六年的對簿公堂已讓他失去許多商機,還加上付給律師費用花掉八千多萬;或許這個人的命與打場官司的價錢差不多,或許還更多。天啊,真要命!

「回家去吧,老葛,帶著你的妻兒走。」歐文安慰他,按手在這個哭泣的男人肩上。老葛抬頭看他。

「但是先生,現在才早上十點半,我知道工作還很忙――」
帶他們回家吧,」歐文打斷他的話。「他們不用在做這裡的工作了,可以到別處另找工作;除非他們願意待在這裡。如果是這樣,只需要通知人事部支付薪水就可以了;至於付多少,等一會再談。」
「薪水?我不懂你的意思。」
「沒錯,你得豁免了,債務取消了,你不再欠我一分錢。去重建事業吧!」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校園書房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