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8靈修小品

在認罪時刻,神的大能、恩典和真理最能夠彰顯。我們承認需要祂,也屬於祂,我們懇求祂為我們的緣故施行我們做不到事。耶穌樂意垂聽並回應我們。「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翰一書一9)我喜歡後半節,彷彿光是赦罪還不夠,神說祂要洗淨我們糟糕的一切。
神能設免一切罪嗎?
我相信祂。

邀請我們悔改的赦罪者

主啊,可憐我,我是個罪人。

悔改?呃……認罪還不夠難嗎?為何還要再加上悔改來攪局?難道我們所做所為,並認同我們錯了,還不夠嗎?認罪了還要加上悔改……太多了吧,就像勉強嚥下感冒藥後還要用醋水漱口。悔改,可不是聖經中受歡迎的字眼。父母喜歡把孩子取名為希望(Hope)、喬(Joy,喜樂)或葛雷思(Grace,恩典),但你很難在醫院的嬰兒找到雷本坦思.史密斯(Repentance Smith,悔改.史密斯),或威廉.雷本坦思.歐文(William Repentance Owens)這類手環名牌。畢竟這個字眼,會讓人想起街道上那個衣衫不整的人舉著招牌大叫:「末日近了,請速悔改!」這個詞真的活該受這樣的責難嗎?悔改,除了耳熟能詳的意思外,是否還有更深涵義?

或許我們對這個字抱持著這種淺薄的認識,是由於我們太小看罪了。我們太過美化罪,用香水掩飾,給它穿上蕾絲棉緞。當今社會,罪在藝術、文學和音樂的頌揚下幾乎變成美麗的事物。

罪不再顯出醜陋,不會發出惡臭。我記得一九八O年代,當我聽到搖滾歌手佩.班娜塔(Pat Benatar)在排行名曲《負心人》(Heart-Breaker)中唱出這個字時,我首次查覺到這種情形。她唱著:「你釋放我內心夢想的那個正點罪人。」嗯嗯……正點罪人。我想總有邪惡罪人吧!利斧殺人犯、戀童犯、古柯鹼毒販、等等類似的例子。他們可不是夢想的釋放者,他們的罪證在廣播網路中播放。

唐.艾弗特(Don Evert)談到,只要我們稍稍嗅聞到罪的真正味道,我們就會悔改――我們會轉身,像隻受驚嚇的老鼠逃離不巧碰上的貓。

真理是,知道罪的真相(罪真正的味道),卻不至於使我們感到挫敗或洩氣;反倒使我們為自己的罪哀痛,以致呼求幫助。而呼求在天國中是件美麗的事……罪真正的味道使我們逃離這世代許多柔美、令人窒息的謊言……如果罪只是任意一串我們不該做的樂事清單,那麼談論悔改、恩典和赦罪就顯空洞無意義了。

即使在教會中,那也不是普通的看法。我有時會納悶,罪人都到哪裡去了?我看到許多「判斷錯誤」的冒失鬼只是說:「抱歉,如果我傷到人的話。」但那些認罪的罪人呢?一個也沒有。更常見的是承認表面的復和,而非說:「我是罪人。」再也沒有人是犯了罪的――這真是二十一世紀最反常現象之一。結果就是:沒有人悔改――轉到另一個方向去。真是悲哀,因為悔改就是這個世界最釋放、自由的觀念之一。誠如艾弗特所說:「呼求是件美麗的事。」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 耶穌全體驗 』 校園書房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