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5靈修小品

垂聽我們認罪的設罪者

主啊,離開我,我是個罪人!

美國匿名戒酒協會共同創辦人之一的比爾.威爾遜(Bill Wilson)相信,酗酒者必須「跌入谷底」,才能從酒癮中得釋放。威爾遜寫道:「多麼榮幸,我們了解神話語的弔詭性,剛強出於軟弱,屈辱而後復活:就是痛苦不只是代價,乃是靈魂重生的試金石。」酗酒者必須承認(就是同意),除非外力幫助,否則自己是束手無策、戒酒無望的。匿名戒酒協會最美之處是,每週全球各地都有數萬個團體準備聆聽這樣的告白,接納他們、沒有論斷,沒有羞恥和懷疑。

感動人們真心告白的是憐憫的能力,而不是對報復心生恐懼。即使人們會因為逃避痛苦威脅或判刑而說任何話,勉強認罪很少是真誠的。誠然,撒謊或可延宕報復,但只有真心的告白能夠引起憐憫。

與滿有恩典、樂施憐憫者同行時,每一次我們承認心靈的破碎、失望和失敗,就經歷了生命的釋放與自由。當犯罪者受到被他冒犯的那位以恩典的保證和慈憐的回應時,真誠的認罪就輕而易舉。

難道你不曉得……神的恩慈是領你悔改嗎?(羅馬書二 4)

我在北德州大學修讀博士學位時,每個月有幾天在大學園上課,或去圖書館做研究。有一天, 我穿過學生中心外的廣場時,聽到(接著看到)有個人對著一群學生高聲叫喊。學生獨自或群聚, 有坐在廣場周邊的水泥長椅上的,也有坐在操場中央的。當時是午餐時間,這裡是白天與朋友和室友共聚的好地方。

這人很快地表現出一名憤怒的傳道者姿態。他以多年未見的兇猛言詞斥責這群大學生。約莫三十來個學生各有不同的反應:有人視若無睹,友人訕笑,友人嘲諷,有人生氣;但有件事可以 確定,他不會抓犯人。他的語氣嚴厲;造做姿態僵硬、面貌由於盛怒而扭曲,他的信息充滿惡毒。 「你們這些醉酒貪食的人和姦夫淫婦啊!」他怒斥。「你們以為可以躲避神?你們以為祂看不到你們夜間在宿舍所做的一切?你們在派對上的性事和嗑藥?」

突然間,我的腎上腺素升高,發現自己站在這名傳道者旁邊。相信我,當時我們兩人都嚇一跳。我沒有什麼準備,但我不同於他,我引起這三十多名學生的全神貫注。我生氣他對真理的曲解,也為這群開放的心靈感到悲哀,真正的尋道者不可能從這裡瞥見真正的耶穌。

我對這群年輕人傾心吐意,描述神在基督裡向他們彰顯出堅韌的愛,祂多麼看重他們,祂多麼想要與他們為友。我承認神是聖潔,罪破壞神人之間的關係,在慈愛的創造主與我們中間劃下 一道鴻溝。但接著我談到生命和希望,饒恕和自由。

後來我走下來,納悶自己莽撞之舉,在這群觀眾前,我感到尷尬,於是繞過人群,朝著教室走去。有個學生追上來,要求和我談談。他的眼神告訴我他不是要和我聊天哈啦和談什麼神學理論。我只好不去上課,找張倚子坐下,與他開始交談。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 耶穌全體驗 』 校園書房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