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4靈修小品

祂對她說:「去把妳的丈夫也叫來。」
「我沒有丈夫,」她說到。
「你說『我沒有丈夫』,也還算恰當。你有過五個丈夫,現在跟你同居的那個男人卻不是妳 丈夫。妳說的是實話,一點都不假。」(約翰福音四16~18;《耶穌愛你這麼多》)

最後耶穌向她啟示,祂就是撒瑪利亞和猶太人尋求的彌賽亞,婦人於是跑回村子,告訴村人。

許多人發現她說的是真話,就相信並跟隨了耶穌。好奇妙的故事。可能門徒不在場也是好事,因為只要他們知道一點她的來歷,或許就不會單獨留下耶穌來面對她,可能還催著祂離開呢。

我們再倒帶看看她那些丈夫。為什麼要提及?為什麼耶穌不單單彰顯祂就是基督的身分,描述所要賜給她的生命?而即使祂驚人的揭發她不名譽的過往,她並未當場痛悔或羞愧顫慄,乃是改變話題。為何要煞費周章地挖掘她被罪污染的往事呢?

仔細閱讀字裡行間不難發現,當耶穌揭開她的過去,彰顯自己的身分時,她卻經歷到恩典,並找到盼望。她喊叫著說:「祂將我素來所行的一切事,都給我說出來了!」(約翰福音四39)

如果你是這名婦人,即使整村的人都早已知道你的過去,你當然就不用大聲嚷嚷。這或許就是她需要頂著大白天的熱氣出來打水的原因(而非較涼清晨或傍晚、其他婦人也都來時)。每個人都知道她亂七八糟的生活,她也是眾人所不恥、嘲弄的對象。只有一件事能把她從縱容淫蕩的生命轉向令人信服的福音――耶穌那無以倫比的愛。那是她遇見彌賽亞的日子,是她面對自己的過去,並從其中轉向神釋放、恩典的日子。

就像曼蒂‧娜琪,撒瑪利亞人以她自己的過去,改變了一些人的現在。兩人同有悲慘的往事,也都找到自由,並以其不堪回首的故事祝福了他人,使他人同蒙釋放自由。

到了父神所定的時候,神就差派祂的兒子,由我們中間的女人所生,且生在律法的條件之下,如此祂才可以救贖我們這些被律法綁架的人。(加拉太書四4;英文信息版)

不管過去多麼痛苦不堪,當我們面對它,就會看到未來何等光明。當神揭開、顯露我們的過去,不論那是罪惡感造成的衝擊、痛苦帶來的傷害,都只有一個目的:引導我們靠近惟一能解開我們生命綑索的那一位。

顯明我們需要的啟示者

(耶穌)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

德瑞克‧雅金斯(Derrick Adkins)永遠不可能被列入「缺乏者」的名單。他在一九九六年亞特蘭大奧運會中勇奪400 米障礙賽金牌。那該是他一生中最榮耀一刻――然而不久後,他即陷入沮喪憂鬱的景況中。德瑞克十三歲時開始受到憂鬱症襲擊,徑賽運動幫助他跳脫困境,他努力朝著運動員的目標邁進。不久之後,他成為全美障礙賽中翹楚,卻也一再感到不滿足。幸福近在呎尺,卻感受不到。「一旦上了大學,我就會快樂。」他告訴自己。到手後卻變成:「一旦成為全美大學障礙賽能手,我就會快樂。」然後,「只要我得到新車,我就會快樂。」「買了房子我就會更快樂。」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校園書房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