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7靈修小品

顯明我們過往的啟示者

祂將我素來所行的一切事,都給我說出來了。

如果《末日謎蹤》(Left Behind)小說系列的銷售業績有任何指標性的意義(寫本書時約有六千兩百萬美元銷售收入),那麼美國人(尤其是基督徒),就是太著迷於未來了。縱使我們會為未來的生活品質發愁,還是喜歡展望一個更美好的未來。我們是否會死於非命?身強體健就退休?經濟狀況好嗎?看得到孫子嗎?會不會失了業,卻保住頭髮?(或保了工作,禿了頂?)找得到配偶嗎?擁有幸福快樂的婚姻生活以及其他種種?未來是神秘未知,卻有無限可能的,就像保證得到工作的鐵口半仙或相命師一樣。

或許我們專注未來,是為了逃避面對過去,而這是許多人寧可忘卻的。畢竟我們既然無法改變事實,何必記掛煩心?忘掉吧,過去的就讓它過去。

但有些人容易,有些人卻不然。一九九三年,曼蒂.那琪(Mende Nazer)十二歲那年,在她蘇丹的老家被人綁架,賣到喀土木(Khartouom)一個阿拉伯家庭裡。她受盡鞭苔和性虐待,常達七年。有一次她因為遞送煎蛋而非水煮蛋時,被人以一個燒熱的杓子燙傷。後來她安全逃出,現今能在她的自傳《奴隸:我真實的一生》( Slave:My True Story)中敘述這段慘絕人寰的故事。她不想迴避或隱藏過去,因為過去是她生命的一部分,是她可以藉此去幫助一些與她同受殘酷待遇的人們方法。

神對我們的過去也很關心,正如祂關心我們的現在與未來。有一次,耶穌在撒瑪利亞的一座古井邊遇到一名婦人,揭開污穢不堪、性關係混亂的過去。不是為自顯優越,或羞辱她,或滿足旁觀者的好奇心,而是為了她的好處,讓她可以面對過往,以喜樂的心情擁抱現在,並帶著盼望、釋放自由地迎向未來。約翰福音第四章對此有詳細記載,你需要好好閱讀。大概的情形如下:

耶穌在耶路撒冷的路上,來到撒瑪利亞的敘加城外的雅各井旁,縱然猶太人與撒瑪利亞人彼 此鄙視,祂的門徒還是得進城買食物。當然,他們一定希望趕快離開,但這都不會攔阻耶穌向這撒瑪利亞婦人要水喝。她可是一名猶太拉比盡力迴避的對象:婦女、撒瑪利亞人(敵人)、有過五次婚姻、現在同居的不是她丈夫、她孤身一人;這絕不是一個你可以在聚會中吹噓的豔遇對象,而她所需要就是印在她前額上的「轉身、逃跑」。

然而耶穌打破成規,與她交談,坐她旁邊,喝她給的水。祂以他們之間的互動作隱喻,指明祂盼望給她屬靈的生命。她帶著桶子來到井旁,因她沒有水;而祂沒有桶子,卻可以給她屬靈活井的湧流活水。這幅景象呈現了多麼巨大的諷刺,然而還他們還有巨大的阻礙從中作梗—她不堪的過往。
本文摘自 唐納修 所著『 耶穌全體驗 』 校園書房出版 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