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05靈修小品

我們老練世故(sophisticated),該字源自希臘文字根,意為「詭辯術」,是一種練習,只希臘教師為要引出重點,口才便給地辯證出機巧(有時是錯誤的)的論述,換種說法就是「精煉到矯柔造作」。我們是否太精煉、太老道,而不承認許多人,尤其是神,已經知道的事?就像當代許多屬靈書籍聲稱,我們雖然被破敗,仍然蒙愛;承認不是更好嗎?

在這位雙手有釘痕的人面前,你不必隱藏自己的痛苦和瘡疤。不必對耶穌隱藏你的脆弱,他是軟弱者之友。

他被藐視,被人厭棄,多受痛苦,常經憂患。
他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
(以賽亞書五十三3~4)

破碎、軟弱是耶穌的生活寫照,祂帶來希望和力量。但在這個講究物質的世界,這種論點簡直是異端。這個世界中那些宣講健康和財富的先知(或「利益」;譯註:prophets 與profits 的英文讀音相同),貿然地把粗陋破敗的十字架換成高貴華美的冠冕。保羅說「我只傳耶穌,並祂釘十字架」,而不是「我傳這個人,祂是配得」。所有人都可擁抱的軟弱記號,被換成只有少數人才能享用的財富幽靈。

誠然,耶穌愛我、認識我,即使在一切的掩飾之下。祂知道我是軟弱,就像緊跟在祂身邊、參與每一項行動、口出神聖話語的十二個門徒。祂知道在一定的壓力和處境下,我會否認祂的名,出賣祂的信任,轉身,逃跑。正如他們。因為我軟弱,一如他們軟弱。

但當我們像那些門徒,最後回到耶穌面前,把我們自私的世故、機智、巧言,換成悔悟的謙卑時,我們會發現自己是軟弱、破敗不堪,同時卻也蒙憐愛、保護與擁抱。我們的創傷,就像耶穌身上的傷口,成為提醒神發出慈愛與恩典的美麗記號。

祂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為基督的緣故,就以軟弱、凌辱、急難、逼迫、困苦為可喜樂的;因我甚麼時候軟弱,甚麼時候就剛強了。(哥林多後書十二9~10)

我越害怕把自己的軟弱攤在世人眼前時,我就越喜愛這段經文。現在我們的小組查經正在研讀哥林多後書,這卷書滿載著軟弱與破碎心靈的故事。上週我們思想到「當我們越軟弱,神就對我們越好」的真理,這絕對與今天的文化背道而馳,然而我們蒙召要活出這種生活。除此之外,我們也蒙召要在其中越加興盛成功。

到底怎樣才是活在軟弱中?大公司的行政主管如何行出真理?律師在為案子辯護並宣誓作證時,如何守護這個真理?牧師在帶領會眾,激勵他們面對道德困境,冒險為真理而戰時,他該怎麼作?藉著活出軟弱姿態(可別與軟弱無用搞混),我們才可以完全並真正的為神所用。我們小組員決定付諸一試,但我們不是單打獨鬥的,非常需要彼此,也需要神。祂在那裡,清楚那條路。

這是個逐漸變成軟弱的過程,但不是結果;那可會嚇著我。那是指依靠神,仰賴彼此;那是指我在想跑時,寧可等候;想表現時,寧可安靜禱告;享成為目光焦點時,寧可默默服事。我離玖妮的生命還有一大段路,但在這位了解我軟弱、分擔我痛苦的大朋友扶持下,我正向那裡邁進。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校園書房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