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28靈修小品

了解我們軟弱的朋友

時候將到,且是已經到了,你們要分散,各歸自己的地方去;留下我獨自一人。

我們家養了隻喜樂蒂牧羊犬,看起來就像是少了點成長賀爾蒙的少女。我們對牠又愛又恨。

其實也不全然這樣啦,就是有時牠會咬下我的襪子,十分惹足我。

喜樂蒂向來被當作牧羊犬,牠們被訓練要不斷把羊群為成圈圈,直到所有的羊犬擠在一起。

這就是牠們一生的任務,而如果沒有達成,就非常沒有安全感。在沒有羊的地方,譬如我們家,牠勉強能接受在院子裡嬉戲的孩子,或穿梭在廚房的大人。

而這就是惹惱我的地方――被一隻兩呎高的動物當作一隻羊而在老在身後跟著。一天,在一陣持續地跟蹤與急迫地喘息聲(真是討厭的結合)之後,我回頭大吼一聲,「滾!」我們的狗立刻逃到餐桌下,只過了兩分鐘,牠又回來跟蹤與喘氣。我再也受不了,所以把牠鎖在一間狹小、漆黑的櫥櫃裡,兩天不給食物和水。其實沒有啦,但這個念頭確實閃過我腦海;我從沒說我是個完美無瑕的人。

事實上,我把牠關在我家3×8 呎的洗衣房,等牠安靜下來。當我關上門,牠用生氣的眼睛看著我,耳朵平放在腦後。牠坐下來,被單獨留下,像被遺棄的一枚髒污小錢,感到羞愧與孤單。

別擔心,牠有食物和飲水,而我最後來釋放牠出來。牠也沒有多壞――除了老愛跟著人之外。

你曾否感到像是被鎖起來,受次等待遇那般?或像丟在路旁的破鞋子?也許是由於你的行為,或是因為膚色、種族背景、社經地位。或許你朋友對你又愛又恨;當你順著他們,他們愛你;當你偶而做自己喜歡的事,他們就討厭你。在派對中,你剛以為自己頗能適應,為人所接納,但你得到的是冷若冰霜的臉和迴避的眼神。

棄絕、批評、出賣;這些都是人際關係中磨人的伎倆。不論出於心機用盡或懵懂無知,都可能造成心靈極大的創傷,留下層層瘡疤下陰沉噬人的痛楚。除非我們把自己交託給這位大醫生的手,與祂眾傷患朋友同行,否則我們只有自我療傷,獨自面對;笨拙的尋求即時的舒緩,嘗試自己治療,掩飾瘡疤。我們避開急診室,逃離復健房;我們成為肇事逃逸車子的受害者,在救護車來到前就離開現場。因為我們不想出現在報紙上,不想讓自己血跡斑斑的樣子出現在晚間電視畫面上,我們不想讓某個人認識的人看到。但在耶穌同行的遮蔽下,我們得以在親密的團契中同享醫治。

克萊布(Larry Crabb)指出,「我們全力保護自己的創傷,像母獅護衛幼獅那般胸猛。而因為很難分清自己和那些傷口,當我們自以為在保護自己時,實際上確是維護傷口。」

我們善於欺騙的伎倆,熟悉如何否認軟弱並隱瞞傷害。即使在第三世界的國家,儘管身體疾病十分普遍,但他們習慣上還是會因為害怕被拒而隱藏實情。在南非,愛滋病帶原者會說他們得的是肺結核;因為肺結核是可「被接受」的疾病,免去愛滋病帶來的羞恥。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校園書房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