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07靈修小品

渴望與我們聯合的朋友

……常和自己同在

幾年前,在我們柳溪樹教會的領袖聚會中,領導團隊創出一個詞彙:「『同在』的要素」,當場把印有這些字作標幟的T恤送給我們。那是一種眾人的心聲,表示想要彼此團契、互相聯合。

古希臘作koinonia,我南非的朋友叫它ubuntu。意味著親密地彼此分享生命中的友情,並互相關懷。它超過偶爾的相聚,但如果沒有經常相聚,也無法達到。它使於偶而過來坐坐,或打個電話,或說,「去喝杯咖啡吧。」然後延伸到生活中的每個層面,到一個地步,「我們」比「我」更為常見。不幸的事,這類的團契在我們國家中已很少見。

「你們美國人經常搬家,」我們瑞士朋友觀察到。「是啊,我是這樣,」我同意。
「這樣很難維持友誼,」他接著說到。「不,不盡然」,我帶點嘲諷口吻。「常搬家的人不會結交朋友,沒有友情,也就沒什麼需要維持的。」

這是事實。因為大約有百分之二十的美國公民每隔幾年就會搬家,這種追逐美國夢的心態,造成了相關的夢魘。有些逐夢者簡直是病態,不惜犧牲兒女、朋友和家庭,狂熱地追求成功。而另一些人則是由於經濟條件改變失去工作,不得已的結果。

軍人家庭經常超時工作的症候群。最近一個陸軍軍牧告訴我,他自己身為軍人子弟的童年往事;那段期間,他在十二年中換了十五所學校。他觀察到今天家人每搬到一個新基地,就急切地想團聚。「他們明白,如果不儘快地建立堅固的友誼,他們就沒有時間做了――他們害怕這會是一生註定的模式。」

在這種渴求社群之愛的文化下,深刻的友誼比加油站廉價的汽車難尋;受邀與他人建立親密的聯合,滿足如飢似渴的心靈。不幸的是,我們少有人曾收到一種邀請函,寫著:「懇請您蒞臨作伴。」當然從小學四年級後就未曾見面的表妹寄來的結婚喜帖可是例外,但說不定私底下她盼望的是你最好包個大紅包。

「歡迎蒞臨」是多麼美妙的詞彙。

大學畢業那一年,我和兩個室友在開始工作或讀研究所之前來一趟橫越美國的觀光之旅。我們根據兩項主要考量排定路線行程:首先是最想去的熱門景點(尼加拉瓜瀑布、黃石公園、荒地等。譯註:荒地指美國南達科達州西南或內布拉斯加州西北的不毛之地),其次是可以免費吃住的地方。我們或在國內公園紮營露宿,或到大學好友、親戚家(甚至大學好友的親戚、或可能只是同學的朋友的遠戚而已)。

我們在芝加哥市外參觀了西爾斯大廈(Sears Tower),當時住到大學好友彼得家。他家還有和譪可親的母親和小妹。一到他家,就受到典型美國義大利家庭的熱情擁抱和熱列問安。當我們坐下用餐,眼前至少有十磅的義式香腸和堆積如山的麵包。我們三人加上彼得都曾經是校內足球隊和田徑隊隊員,那晚她準備的飯量像是特地給四名餓狼般的運動隊員。席間彼得家人彼此交換著義式手勢和表情,我們彷彿走入羅馬或威尼斯城外的古老鄉鎮。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校園書房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