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31靈修小品

使徒保羅在獄中渴望「認識基督,曉得祂復活的大能,並且曉得和祂一同受苦」(腓立比書三10)。我必須坦承,我喜歡「祂復活的大能」這部分。但我們可以只擷取這個。而丟棄受苦嗎?

我知道我不能只取其一而撇下另一。當我分享耶穌的生命和友誼,我就分享祂的全部;當我成為祂身子(教會)的一個肢體,就分享了整個身子。

與耶穌一同受苦,造就一種永恆的聯結。就像退役老兵重聚,細數昔日光榮勝利與悲慘的戰況,眾人同感一種榮辱與共、休戚相關,深刻不移的一體感。

外人既難體會,也無法分享。這就是我愛耶穌的原因。祂不是我們受苦時的旁觀者;祂的生命常遇爭戰,熟悉悲痛,是憂患之子。祂不是征戰聯盟的外人,而是功勳彪炳的老兵。

對照另一種情境:想像一個主管來到一群軟弱、挫敗,愁雲罩頂的同仁前,問到:「今天各位還好嗎?」聽到一些沮喪的回話後,他答道:「噢,真是棘手,但願你們好過一點。我啊,我剛在夏威夷渡了三天假,一切花費都值得,你們看我這一身健康的古銅膚色。而孩子的表現也出色,在學校名列前茅,大學獎學金排隊等著他;哦,我昨天剛得到一份百萬元的獎金,也剛升了官。由於最近幾個月我一直在健身房中心勤練身體,現在我感覺自己強健得像個年輕小伙子!生命真是可佩啊。話說回來,我真的同情你們,我知道這個過程不好受。」

想想看,你想這些人聽了主管的話後,會更親近他嗎?他們能與他建立起密切的一體感嗎?他們會覺得他們可親、有同情心嗎?我想你知道答案。

玖妮(Joni Eareeckson Tada)高中剛畢業時,在一次跳水意外中變成癱瘓。但她面對絕望和苦難時那種堅忍的毅力和堅強的耐力,激勵全球數百萬人。她辛勤以口作畫的畫作、演講、電視訪談、自傳《玖妮》(Joni)和影片把她推向眾人矚目的地位,她也無倦無悔、積極進取地為殘障團體的權益和處境四處奔走。有次《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對她的訪問透露出她的心聲。

我當時正走向自我毀滅的路上。我到一間節育診所拿些避孕藥,因為我知道在大學時可能會與男朋友上床。當時我在虛假的基督教信仰幌子下,過著悔恨、搖擺不定,和失敗、百味雜陳的生活。有時絕望中我吶喊:「神啊,救拔我。」她做到了。我相信這個意外是最直接的回答,或許有人不以為然,但我寧可採信古諺,上帝以彎曲的杖畫出筆直的線條。

玖妮堅信上帝允許以生活的苦難催逼我們就近祂。因此心靈破碎的、殘障者、有缺乏的,都是神賜給教會的禮物。「我喜愛基督的新婦,但外面海報上充斥著完美無瑕的教會,」她說,「當服事很糟,神會突然把殘障者送給會眾――像是一枚手榴彈把這些完美的教會炸開;而教會要怎麼作?她會擁抱這些人嗎?」

由於玖妮疲憊的雙腳行遍苦難之路,受苦者因而與她聯結。她口中沒有濫情的老話或陳腐的俏皮話;她的言行一如她的信仰,原始、粗曠、卻繫以恩典緞帶,送給這個心靈破碎的世界。

你是個受苦者,我也是。教會(如果是真實的教會)必須承認滿是勉力而行、竭力掙扎的受苦者,在那位苦難之子執掌的旌旗下,承擔著我們眾人的失能與殘障。這位在身心靈各方面與我們同受苦難的就在這裡,陪伴我們。畢竟每個人都需要受苦中的夥伴。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校園書房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