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4靈修小品

蓋兒無法以尊榮神設計的方式對待我的食指。我痛得哇哇大叫,以同樣的音高和聲量附和著她,她緩和下來,我也恢復平靜。我試著說些安慰的話,像是哲思智語、一首短詩或一些經節或許能減輕她的痛苦。

「噓!」她回應道。這也不是課堂上教的。「拜託你就站在這裡,抓住我的手。」我站在那邊,眼看著六十美元就跟著窗外凱莉的笑臉飛走了。過一陣子,當子宮收縮漸漸減弱,我又想說話,但這個念頭就像那六十美元一樣,即刻閃過。蓋兒要我在她受苦時與她同在,她不要我說任何話,提出任何意見,她要的是受苦的夥伴,我需要的很快領悟,而她也一路幫我了解。所以說她是最好的另一伴。

深刻、持久的關係不是建立在舒適方便或一般情誼這類鬆軟的沙土上,它們是經歷痛苦、犧牲和獻身所淬煉出來的。而使基督教與其他宗教不同的,就是它的創始者選擇藉著與祂的門徒一同受苦、並為他們死,而與他們為友。通往耶路撒冷的路稱為Via Dolorosa――受苦之路。真正的朋友與你一同受苦,是受苦中的夥伴。但耶穌做的比這更多。當祂為我們死,祂仍超越了夥伴,成為救主。

惟獨見那成為比天使小一點的耶穌( 或譯:惟獨見耶穌暫時比天使小);因為受死的苦,就得了尊貴榮耀為冠冕,叫他因著上帝的恩,為人人嘗了死味。(希伯來書二9)

在你讀這節經文時,世上就有人單單為了跟隨耶穌而受苦。二〇〇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三十一歲的美國宣教士邦妮(Bonnie Witherall)在黎巴嫩服務的產科醫院中彈身亡。她是芝加哥慕迪聖經學院的畢業生,與她丈夫在兩年前到黎巴嫩服事。她丈夫蓋瑞(Gary Witherall)原諒殺害妻子的兇手。「基督的寶血為我們而流,邦妮的血為西頓婦女而流,流在醫院地板上。」

專家估計全球約有二億五千萬名基督徒生活在暴政的壓迫之下。被美國國務院列為六大迫害宗教自由國家的緬甸有四百萬基督徒。該國曾經歷可能是世上最長久的內戰,導致二次大戰以來對基督徒最大的殘害。有個代表性故事說到一個緬甸鄉村中教堂被縱火,農作物被燒毀,房屋付之一炬,醫院遭破壞。軍隊進到哪裡,村民要不就逃走,要不就被姦淫擄掠、強迫勞役。該教會牧師說:「我們只好一村搬過一村,一家逃過一家;但這只有使我們的信心更加堅固。我們是基督徒,知道神會幫助我們。但請在禱告中記念我們,請不要忘記。」

讓我們謹記這個請求,不要忘記緬甸國內受苦的弟兄姐妹,與哀哭的人同哭,在受苦中與他們作伴。

我們喜歡和好朋友分享許多事物――球賽門票、歡樂、食物、一起度假、共乘車子互相接送、食譜、好用的工具、好看的電影,但苦難並不那麼受歡迎。而分擔苦難卻是早期耶穌門徒的印記。

這不是許多自虐者那類病態、恐怖的心態,他們以受苦為手段來安撫他們的神。而耶穌的門徒是藉由一起經歷和分擔痛苦,與基督聯合,這才是親近受苦耶穌的一種途徑,尤其是當沉重的壓制和厲害的苛政肆虐時,神的話迴響在他們心裡。

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馬太福音五11~12)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校園書房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