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7靈修小品

一個月後,就在出售案子結束前幾天,我接到仲介商打來的電話,那時我正打包最後一箱家當要搬上車子,她解釋買主籌不出足夠的錢,交易當然吹了。我們只好重新開箱,把照片掛回牆上,再次貼上吉屋出售的廣告。已經過了八個月,我們不知所措。妻子和我困惑不解、身心交瘁地坐在床邊,自問、也問神一些無解的問題,我們迫切需要一個朋友,一位神那樣的朋友。我們在達拉斯的朋友和家人在這段折騰考驗的期間給我很好的支持,但我們需要超越凡人的能力與來自神的友誼;而那種深刻、使人滿足的友誼,就集中在耶穌身上。

兩個月後,我前往芝加哥,神與我同在,也一路伴隨著我的家人,而當時達拉斯的房子仍然沒有任何動靜。祂向我低語:「信靠我,我在你裡面工作,我會眷顧你和你家人。」兩週後,在第十一個月時,我們終於賣出房子,順利搬家。

在最後幾個月煎熬的等待裡,我發現與基督的關係是那深刻真實,是在挫敗中雕琢、在痛苦中鍛鍊出來的。今天我陶醉在這樣的關係裡,驚訝它是如此親密、如此感人。我發現我可以的全然地信靠祂――不只是在賣房子事上,也在每天所需的恩典、勇氣和能力上。二十三歲初識祂到現在,我們的關係越來越深刻。這次重新遇見是個轉捩點,是另一個與耶穌的關係更加成長、成熟的契機。

分擔我們痛苦的朋友

祂自己既然被試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試探的人。

我們第一個孩子出生前二十四小時,過程十分磨人,因為我們希望「自然生產」。那段嚙骨的痛苦、耗竭和迫切需要,耗盡了每一分身心靈的力量。當中有時是一片混沌――醫護人員來來回回,檢查生命跡象,遞送飲水、作決定。而作噁、盜汗、打寒顫、以及陣陣恐慌間歇出現。整個過程十分可怕。

我的經歷還好,我妻子可不好過。
蓋兒希望能自然生產(相對於「非自然」的快遞公司把嬰兒送來),因此我們「投資」六十塊錢上了六週自然生產課。一位長得嬌小、名叫凱莉的指導員告訴我們,這個經驗十分美妙,是尊榮神的設計,而且只要蓋兒正確呼吸,就能無痛生產。(凱莉在多年間以這種方法生了五個孩子,沒有發胖,兩週後恢復工作,一週後開始慢跑,而且很享受那個過程――「即使破水那一刻!」)她教我這個準父親在太太子宮開始收縮時伸出食指吸引她注意,幫助她集中精神。接著我們按著節奏以手指數數,幫她調整呼吸。一、二、三……噢、噢、噢。一切都順利。蓋兒和我
在課堂上表現很好,還得個A 呢?

到醫院後,我在分娩室陪著妻子。儘管你可以在教學頻道《嬰兒的出生》這種片子,但這可不每個人的夢想。哦,看著嬰兒出生,那是多麼美妙的事。我註了冊、上了課,但臨盆前,那又是另一回事。第一陣收縮發作,蓋兒開始不安地扭動呻吟,現在是上陣的時候,我們早有預備;六週的練習就要實際上場驗證。蓋兒的呼吸變得不穩,因此我伸出指頭,但她抓住我。這不是課堂上教的,我有教學影帶可以證明,然後她搬弄我的指頭。可曾注意我們的指頭只能向一邊彎曲,而不是另一個方向嗎?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校園書房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