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03靈修小品

猶大:耶穌把錢袋交給我,很明顯的我最大。
雅各:才不,應該是我,因為祂叫我「雷子」。
彼得:那是你因為鼾聲太大!你們兩人都搞錯了,我才是最大,因為祂稱我為「磐石」,又說有一天我會領導教會。
約翰:是呀!十分鐘之後祂叫你「撒旦」,並說,「退我後邊去吧。」看清事實吧,彼得。
巴多羅買:還有人買貝果麵包嗎?

他們終於來到迦百農,進了準備住宿的地方。耶穌以直探心靈、簡單扼要的問話剝去他們自義的矯飾,暴露裡頭腐朽的驕傲。「你們在路上議論的是什麼?」可怕的死寂充塞整個房間。門徒個個低頭來,迴避眼神的接觸,暗地希望耶穌以較緩和的問題打破這片令人窘迫的靜默。不可能的。這片靜默凝住、絲毫不妥協。馬太清清喉嚨,腓力撫捋蓬亂的鬍鬚,安德烈不安的交叉雙手、又放下,還是擺在寬鬆外袍下溫暖。沒有半點聲音。

這不安的時刻,門徒以為耶穌或許不再追究,祂卻直指內心。「若有人願意做首先的,他必作眾人末後的,作眾人的用人。」接著祂舉著生動的例子,讓人了解其義。這位偉大的老師以一個活生生的道具(一個血肉之軀的活百科書),刻畫出千言萬語的義涵。史學家路加如此描述這一刻:

耶穌看出他們心中的議論,就領一個小孩子來,叫他站在自己旁邊;對他們說:「凡為我名接待這小子的,就是接待我;凡接待我的,就是接待那差我來的;你們中間最小的,他便為大。」(路加福音九47~48)

門徒心中可能閃過一連串問題:「我真正的動機是什麼?我想服事人或操控人?我願意謙卑像這個小孩嗎?天國真是這樣的嗎?如果是,我能否通過最簡單的要求)?」。

我們的動機一旦被揭露,軟弱地癱坐在聖潔的神面前,我們還能怎樣?拒絕?狡辯?找藉口?隱瞞?或者乾脆說:「這就是我一點都不光彩,而這就是我的一部分。」假設這是令人緊張的經驗,在全能神面前赤露敞開,只有羞慚、手足無措。但在這位深知我們內心、樂意重塑我們暗昧動機的主耶穌面前,我們卻可以經歷釋放、自由和喜樂。

這總是個不錯的處境――被深深地認識、完全被關愛。

耶穌質問我們的不信

那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

信靠、相信,是耶穌當時的稀世寶物,如今更難找得到。我們正經歷一種信任危機,從政府、體育界到商場、娛樂圈、醫界、法律、教育和教會,在影響我們生活的每個層面。大學體育課程因違反全國學生體育協會而接受調查;著名的公司行號因詐欺和假帳被審核;職業運動員由於性犯罪和謀殺案遭起訴;政府官員不信守承諾、濫用稅收公帑被彈劾;教會領袖設入誹聞刑案;無數大學生承認考試作弊;警察和消防隊員助長種族偏見不公不義。我們需要有可信任的對象,但相信誰呢?我們無可免地開始思考,有任何人可信靠嗎?還有任何人可以相信嗎?

本文摘自唐納修所著『耶穌全體驗』
校園書房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