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1靈修小品

死盯著基督身體的大腿、手臂或某塊肌肉,只會讓你扭曲樣貌、誤解祂的作為。但若你讓眼光更開闊些,甚至成為這幅圖像的一部分,你將看見真正的耶穌。

我的嗜好之一是看人。我常把自己當作社會學家,靜靜地觀察、研究人。去某些教會時,我覺得那裡更像閒人勿近的貴賓室,而非結合不同國籍、語言、種族、年齡的人的地方。讓我有些難過得是,連車子、郵局、機場都有很多的變化,但受神囑咐要向萬邦傳福音的教會,卻常常自我封閉、排斥不一樣的人。

好在我也有幸能見到教會最好的面向,只要你見過這些面向,你一定會相信教會其實很美。

舉例來說,我曾見過一位七十五歲、衣著光鮮的老生意人,和另一位穿著垮褲、倒戴帽子的十六歲年輕人,並肩向耶穌大聲齊唱讚美詩,那畫面真是美極了。

他們都敬拜耶穌,他們都是教會的一部分,他們都在榮耀主。

這才是教會該有的樣貌。不同的人因為對耶穌的愛而到了同樣的地方,那個地方就是「教會」。

如果你進教會每個人的談吐、行為、衣著都跟你一樣,那你可能得注意了:你們在敬拜的或許不是耶穌,而是你們自己。你想想看:要是一大堆手從身體分離出來,集中到某個地方去,那不是很詭異嗎?只有電影「阿達一族」(The Addams Family)會有這種場景!同樣地,要是我們自稱「教會」,但彼此之間都跟雙胞胎一樣,那也是很詭異的事。那不叫教會,而應該叫俱樂部才對。

去教會的動機不該是喜歡那裡的詩歌、講員或好咖啡,而該是對耶穌共同的愛。耶穌才該是我們聚在一起的原因,更重要的是:耶穌才該是我們共同仿效的榜樣。是耶穌讓我們成為一家人。凝聚教會的若不是對耶穌的愛,而是其他的東西,那這個「教會」遲早會散,因為那些東西終將消逝。

給人力量的地方

對我來說,教會最棒的地方是:神把賜與恩典、醫治受傷之人的工作,獨獨交給了教會。也就是說:教會是座避風港。

我有幾次幾乎被罪惡感與羞愧吞噬,覺得自己在也活不下去了。但也是在這些時後,教會成了給我力量的地方,好似風雨中的大樹一樣。暴風雨來臨時,假如只有一棵樹孤伶伶地在那裡,它可能被吹倒、連根拔起;但若有片森林,幾千棵樹全都站在一起,它們便能一起擋風、一同分擔暴風的威力。這就是教會應有的樣子――彼此分擔、彼此代禱,也彼此告罪。

如果我們能從這個角度來看教會,對於它的失敗也會有不同的看法。不少人喜歡遠遠待在教會外面,訕笑教會裡全是偽君子,把他們犯的罪全歸在教會頭上。但你若願意捲起袖子解決問題,一定會發現自己其實也是問題的一部分。為什麼呢?因為開始追隨耶穌之後,我們變成了耶穌新娘的一部分,所以當他的身體――教會――出問題時,我們這些肢體也要同擔療癒之責。

如果有一個人的手受傷了,他的腳開始指責手,這有多愚蠢呢?同樣地,如果教會出了問題,我們這些基督徒不動手幫忙,卻忙著批評教會,那也跟腳去批評手一樣荒謬。身體的一部分受傷了,其他部分應該幫忙治好它,而不是指責它。

這就是愛。這就是福音。這就是耶穌。

本文摘自傑弗森˙貝斯齊所著『耶穌比宗教大』啟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