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8靈修小品

教會不是建築物,而是人。教會不是無生命的空間,而是活生生的有機體。

我漸漸發現這點之後,剛開始還是有點質疑。因為我開始跟隨耶穌後所去的第一間教會,並沒有讓我獲得歸屬感。我常去教會,但並不覺得自己是那個「大家庭」裡的一分子,充其量只是那間教會的統計數字。此外,因為我跟其他人好像不太一樣,所以一直覺得不太自在。牧師每個禮拜都會請某人上台「作見證」(也就是「談談自己的事」的基督教用語),他們很自然地上台分享,但說的故事通常千篇一律:「嗨,我叫約翰。我曾經酗酒、沉迷色情四十年,好在耶穌救了我,從此之後我再也沒沾過一滴酒。為了豐富生命,我現在廿四小時都聽敬拜、讚美詩歌,為萬邦代禱。」

我在台下心想:「代禱」是什麼意思啊?

我每個禮拜都聽大家說這類故事,但每次聽都越聽越不專心,心想自己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奇怪,同樣是基督徒,為什麼我還在跟色慾奮戰?還會想做一些我明知不該做的事?如果無法做這樣的見證?是不是說我還沒獲得拯救?我有什麼地方做錯了嗎?

這些問題在我腦子裡盤旋不去,也讓我越來越想隱藏自己。教會裡的氣氛讓我覺得無法坦誠,我不敢讓人知道自己真實的樣貌,也覺得一切缺點如芒刺在背。後來我幾乎不去教會了,因為教會似乎不適合我,好像我一進教會,就得變成另一個人。

但也在那時,我體會到教會真實的樣貌。我當時重新跟我一位高中老師聯絡,以前上他課時,我知道他是基督徒,所以我開始追隨耶穌之後,馬上想到可以找他談談。他曾拿下全美大學體育協會摔跤冠軍,是我認識的人裡最有男子氣概的人之一。他的二頭肌大概跟我腦袋一般大,即使高中生多的是目空一切的小子,他在學校裡還是廣受尊敬。我高中時相當敬佩他,無論是職業道德、氣概或自我要求,他都是我想效法的對象。

第一次與他在聚時,我覺得有些膽怯。但在此同時,耶穌也不斷叫我坦承,別再偽裝自己。

於是我對他說了我的一切掙扎、羞愧、缺陷及罪惡感,我覺得我整個人破碎了,但也頓時覺得清爽很多。

不過,講完之後的那幾秒中真是難熬,因為你完全不知道對方會怎麼回應。一旦卸下心防、拿下面具,便也同時承擔了遭受拒絕的風險。而且如果在這個時候遭到排斥,人家排斥的可不是你那虛假的外殼,而是你真實、脆弱的自我。

但那時,我的前生物老師靜靜的凝視著我,開口告訴我他也有過同樣的掙扎,在人生的某些階段,他也曾有過和我一模一樣的困難,但也是在那些時刻,他經歷了上主的恩典。跟我說這些事時,他毫不遲疑、毫無保留,彷彿他很習慣對人敞開心扉,將自己曝露在別人目光下。

我記得一開始我很驚訝,心裡不斷地想:「你不該跟我說這些!你可是條鐵錚錚的基督徒漢子啊!你是我們的英雄,不能露出脆弱的一面!」但也是在那時,我第一次看到了教會真正的樣子。這一路上,神用我老師和許多人的故事讓我知道:教會不是要人努力行善、力求表現的地方,而是讓人放下偽裝、揭露真我的地方。

本文摘自傑弗森˙貝斯齊所著『耶穌比宗教大』啟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