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30靈修小品

最大的謊言

神關懷我們生命中的毎個領域,無論是政治、科學、食物、藝術或音樂都屬於祂──也就是說,祂想獲得榮耀,祂也想讓這一切都獲得拯救。祂先拯救了我們,好讓我們延續祂的拯救,救贖其他領域。我們受迫的目的是為了耕耘,而非整日空談宗教教理。耶穌清楚地說祂來是要建立祂的國度,「國度」代表的不只是一群「人」而已,而是一整套生活方式,當然也包括所有事物。

耶穌來到世間的目的,並不是拯救人類,也是要拯救我們所屬的整個受造世界。祂要做的是「恢復」(restoration),要是我們不解其意,自然會選擇逃避,而非恢復。我們會在教堂裡擠成一團,把它當成神聖的防空洞,卻不昂首闊步向外走,將墮落的領域奪回手中。我們受造的目的是感染、滲入文化,恢復屬神的東西,將它們重新歸給主。

音樂是神的嗎?沒錯。
性也是神的嗎?沒錯。
那藝術呢?也是神的嗎?當然,祂可是最高的創作者呢!

我們應該在文化中活中不同的榜樣,而非自願地創造自己的次文化。
美式基督宗教次文化的問題在於:由於我們欠缺比較,榮耀耶穌的藝術也隨之弱化。舉例來說,很多基督徒音樂家只追求要當最好的基督徒音樂家,而不再追求要當最好的音樂家,講白一點就是:他們自我設限,把標準降低了。事實上,藝術有它自己的意義,它要反映的是「創造」的工作,而非「救贖」的工作。比起一心只想創作「基督宗教音樂」,我們該做的是以基督徒的世界觀來創作音樂,就像無神論者、穆斯林和其他音樂家創作音樂的態度一樣。音樂本身並沒有「基督宗教」、「非基督宗教」之別,只有創作音樂的整體世界觀。

要是我們自我設限,將我們的藝術侷限於宗教範圍內,教會將會漸漸變質,不再能自然地運用自己的恩賜,反應出上主是誰、是何樣貌。這樣的結果便是模仿當前文化,一味跟風,追著世俗文化狂奔,吸著它們的灰塵,還妄想能回收利用。

這樣的後果是:由於我們只是不斷抄襲、而非創新,所以永遠落後文化十到十五年。眼前可見的事實之一,就是那些所謂的「宗教」服飾、咖啡杯,其實都只是在模仿世俗的商標或設計。比方說有些印著「聖靈」(Holy Spirit)的衣服,就完全抄襲「雪碧」(Sprite)商標的字型與設計;還有一個「餅屑與魚」(A bread crumb and a fish)的品牌,則明顯模仿服飾品牌Abercrombie & Fitch。

有人說這叫「拯救」,但我想這其實就是「盜版」吧?

不好的藝術就是不好,沒什麼好開脫的,要是基督做出了這種「藝術」,責任還大上更多。為什麼呢?因為基督徒受呼召要反映神的樣貌,所以我們的一言一行都應該要讓人更瞭解神的樣子。我們身為基督徒的工作,就是要緊緊跟著耶穌,讓我們身邊的人自然感受到他。你有這樣度日嗎?有這樣工作嗎?從事休閒活動時也一以貫之嗎?

不好的藝術和創造基督宗教次文化的另一個問題是:這無異於說了一個關於神漫天大謊。因為我們疏懶,所以就抄襲人家的東西當成「基督宗教」的,這根本是在犯罪。因為這等於是說上帝需要文化的創意、只是個文化仿冒者。但既然神是造物主,與祂有關係的人不是更該有創造力嗎?從這個角度回頭來看:在創作藝術、深耕文化時,我們該給人什麼訊息,讓他們知道神的樣貌呢?

本文摘自傑弗森˙貝斯齊所著『耶穌比宗教大』啟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