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02靈修小品

身為基督徒,我們應該為優質藝術與文化立下典範,不應置身事外,只抄襲一點皮毛再為其貼上宗教的標籤。畢竟造物主是我們的父,如果我們白白浪費創造能力,等於是在犯罪。這聽起來或許嚴厲的刺耳,但應該能刺激我們更加努力。我們應該認真看待自己的言行,既然身為依神的形像所造的人,我們就該把祂的形像好好表現出來。要是做了壞事,等於扭曲了神的樣貌。

要是我們抄襲,就等於在說神是抄襲者,但祂不是。
要是我們食古不化,就等於在說神食古不化,但祂並非如此。
要是我們不相信萬物的美善,就等於在說神也這樣認為,但祂沒有。
只要我們沒有好好表現出神的樣貌,就等於在說神就是這樣,但祂絕對不是。

從小到大,我在教堂裡看到的藝術不外乎耶穌受難圖和十字架。我一直在想:在基督徒的世界裡,除了「救贖」之外,藝術難道就沒有其他主題了嗎?難道不能為藝術而藝術,讓這些真實而美好的事物自然地指向耶穌?以耶穌為我們犧牲為主題當然很好,但日常生活中種種美好、奇妙的事,不也同樣令人讚嘆嗎?這些也都值得用藝術歌頌啊!

使徒保羅(保祿)在人生將盡的時候,跟他的門生提摩太(第茂德)說:「上帝所造的一切都是好的,都應該用感謝的心領受,不可拒絕,因為上帝的話和人的祈禱使這些食物成為聖潔了。」我們獻給神的榮耀實在太少了,祂應該得到更多。

如果我們只為「宗教」的東西感謝神,實在跟偷東西的賊沒什麼兩樣。神該當得到一切榮耀。

吃東西時,我們該讓祂知道祂創造了食物多麼偉大;聽音樂時,我們也該這樣做。要是我們不這樣做,就無異於偷竊,因為我們沒有將神應得的榮耀獻給祂。

我大學時有段時間頗為煎熬。雖然每天早上我都祈禱完才去上課,但我三不五時還是覺得難受,覺得校園生活一點意義都沒有,只想回房祈禱、讀聖經。祈禱、讀經當然非常好,可是我也常常在想:神不也臨在於日常生活,隨時隨地無所不在嗎?我在房裡獨處時,祂與我同在:我進教室上課,祂還是與我同在。祂隨時在我身邊,不僅希望我用祈禱榮耀祂,也希望我吃東西時為食物感謝祂。

我就這樣慢慢思考自己該做什麼工作。高年級時我退出了棒球隊,因為我更想專心讀經,也努力讓自己夠格做更「正直」的工作,例如當牧師或神學家。要與耶穌維持健康的關係,讀經當然極為重要,而且廣義來說,我們其實各個都是神學家(只不過某些人的「神學」恐佈無比)。然而,當時的我一心只想做「宗教的工作」。但現在我不禁會想:我退出棒球隊後,還有誰會跟其他對友暢談耶穌呢?神給了我打棒球的天賦,讓我有機會進入球員的世界,瞭解他們的特殊文化、習慣,知道該怎麼跟他們溝通,如果我當時待在棒球隊裡,豈不就是現成的傳教士,能讓更多隊友認識耶穌?

剛成為基督徒時,我認為要當好基督徒,就一定要好好做牧養工作。我覺得基督徒不該只是上上教堂而已,要做神喜悅的人,就一定要當牧師、神父或神學家。當查經小組長還不夠好、還不夠聖潔,那跟當高中校隊沒什麼兩樣:在校園裡的確威風八面,出外比賽時還可以坐選手席――但你終究只是校隊而已,離職業選手還遠得很。我當時對「好基督徒」的想法就是如此――可是,聖經並不是這樣說的。

本文摘自傑弗森˙貝斯齊所著『耶穌比宗教大』啟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