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6靈修小品

教會牧養

我剛成為基督徒時,雖然滿腔熱血,但腦袋空空。當時我隨便閉眼一想,就覺得自己知道神的心意,有一大堆事得小心注意。比方說喝酒是罪,毫無疑問――當時的我甚至拒絕好好讀耶穌的第一個神蹟「把水變成酒」。
酗酒?當然是罪。讓弟兄姊妹步入歧途?當然是罪。
但喝酒本身是罪嗎?跟刺青一樣找不到經文佐證。

我當時老愛跟每個朋友嘮叨流行音樂,覺得一個人不可能既是基督徒,又去聽那些魔鬼同路人寫的歌。要是一首歌沒出現「阿們」、「哈利路亞」、「寶血」等等,我就覺得那首歌不對勁。為此,我至今仍深深後悔。

我iTune 當時存了一大堆歌,其中大約有只有兩成是所謂「基督教音樂」。於是我花了一整個晚上檢查清單,把一些歌標記起來,另一些歌丟進資源回收桶。粗估一下,我大概把幾千首丟進了資源回收桶。最後進了高潮:我在資源回收桶上按右鍵,選了「清空資源回收桶」,然後點下。刷地一聲,所有的歌全部消失。坦白說,我當時感到相當聖潔,覺得神從天上對著我微笑――我把饒舌歌手小韋恩(Lil Wayne)的歌全刪了,祂怎麼能不讓我進天堂呢?

讀到這裡你可能覺得怪怪的,我要說的是:之後的一兩年我不斷參加查經班,也開始覺得自己處理方式不太對勁――為什麼會有「基督教音樂」這種分類呢?歌曲沒辦法獲得拯救,我買下這些歌開始聽之前,也沒有先為它們受洗、給它們聖餐,那麼,為什麼這些歌要特別稱作「基督教音樂」呢?此外,為什麼只有這個宗教會以信仰而非曲風將音樂分類呢?

我去唱片行的時候,從沒看過什麼「伊斯蘭音樂區」、「無神論音樂區」,或是「不可知論音樂區」。既然音樂都是以風格來分類的,獨獨以宗教信仰分出「基督教音樂」不是很奇怪嗎?我覺得無論對基督徒或非基督徒來說,這種現象都是控訴:對基督徒來說是控訴,是因為這顯示我們喜歡縮在自己的次文化裡;對非基督徒來說也是控訴,是因為這代表他們排斥耶穌的追隨者,不願將基督徒的聲音也納入「音樂」這個產業之中。

總之沒過多久,我就開始想念被我刪掉的那些歌了。我原本以為基督教詩歌能讓我成長,但似乎並未如此。很多基督教詩歌聽起來陳腐、無聊、千篇一律;有些則是歌詞很好,但曲調很糟。順帶一提:如果你把歌詞裡的「上主」改成朋友的名字,那首歌可能聽起來就毫不深刻、也沒有神學的意義了。

還有,我越是讀聖經,越是覺得很多基督徒根本不瞭解聖經。他們嚴格強調「聖」、「俗」之分,其實是源自於希臘哲學家的靈肉之別,以為肉體是庸俗的,靈魂才重要。但事實上,但神從未這樣講過。相反地,在〈創世紀〉第一章中,神說祂所創造的一切都是好的。

一切都是。

也就是說,無論是音樂、藝術、食物、動物、植物或是樹木,本身都是好的。

這些東西都不邪惡,我們妄加濫用才是邪惡。好好看看聖經,你會發現很難找到什麼東西本身是邪惡的,聖經所譴責的,幾乎都是扭曲神原先造物的用意。萬物都是神所造的,不需要貼上宗教標籤,它們也是好的。祂創造了樹木、分子,也創造了味蕾,讓我每次嚐艾莉莎特調沙拉醬時,都會開心一顫。為此,我怎能不讚美、榮耀祂呢?聖與俗之間並無分隔,是我們全然忽略了這點,才會一直堅持兩者天差地遠。

本文摘自傑弗森˙貝斯齊所著『耶穌比宗教大』啟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