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9靈修小品

原來所有的受造之物都被罪惡綑綁、腐蝕,也都在痛苦的呻吟,但有一天終能「擺脫那會腐朽的枷鎖」。剛讀到這段時,你可能它有點嬉皮風。這段經文似乎是說神和全體受造物都立了約,就像祂跟我們立約一樣。
這個想法令我深受震撼:原來神關心那麼多我們並不在意的事。
神關心世界,但我們以為世界將會毀滅。
神關心藝術,但我們以為藝術只應為救恩信息服務。
神關心各種職業,但我們以為只有「教會牧養工作」能讓祂開心。
世界生活並不只是通往天國的過渡階段,只要還在世間,我們便應致力創造、耕耘與拯救。我漸漸明白,大家之所以會產生我以前也有的誤解,是因為並不瞭解我們為什麼被創造。

我們受造的原因與目地

要瞭解我們為甚麼被創造,得重回那古老的園子。人類始祖在那裡裸體而行,沒有罪惡,亞當、夏娃(厄娃)身邊可能來有猩猩、獅子走來走去。那大概是歷史上最美好的時光吧,我想。〈創世紀〉說:「我們要造著自己的形象,自己的樣式造人,讓他們管理魚類、鳥類,和一切牲畜、野獸、爬蟲各種動物。」

神創造人類時,是以祂的形象造的。在此之前祂已經造了萬物,但沒有一樣東西是「依祂的形象」而造的。在舊約中,「神的形象」而這個詞只出現過三次,三次都出現在〈創世紀〉,都是在講神創造人。唯有我們人類是依從神的形象而造的,也就是說:我們與神有某種相似之處,祂的本質投射在我們身上。

人類有創造的能力,就是「人依神的形象而造」的一個記號。除了人以外,沒有任何受造之物有創造的能力。的確有某些動物有建築或工作的能力,但牠們不會創造,不會無中生有。我從沒有聽過有哪匹馬寫了劇本得獎,有哪隻鯊魚畫了張夕陽的油畫。獨有人類具有創造的能力。

身為神的兒女,我們有責任好好運用生命來瞭解一件事:我們有著神的形象,反映了祂的樣貌。不過,我們的所作所為常常不像反映耶穌的鏡子,反而比較像宣傳自己的看板。然而離開耶穌,我們就失去了創造的能力,就像沒有太陽,月亮不會發亮一樣。月亮之所以能「亮」,只是因為反射陽光,本身並不會發亮;同樣地,單靠我們自己,絕對無法創造或擁有神的形象。想藉著成就來獲得榮耀,就好像月亮自己大喊:「瞧瞧我多偉大!」但事實上,月亮只能靠太陽才能發亮,月亮的光是跟太陽借來的。

神之所以希望我們參與、管理、耕耘祂的創造,部分原因也在於此。舉例來說,如果艾莉莎是攝影師,那我想我不大好跟她說:「嘿,艾莉莎,我真的很愛妳,但我恨透了妳的攝影。這玩意根本沒意義,又浪費時間。」要是我真的這樣講,她一定很氣我。為什麼呢?因為攝影是她做的事,裡頭有她的形象,所以我稱讚她的攝影,也就是等於是稱讚她。

愛她所創造的東西,也就是讓她知道我愛她。對神來說也一樣,我們不能一邊說自己愛神,一邊又藐視祂的創造。既然每一個人都是依神的形象而造,所以不同種族、文化、國家的人,也都有其價值與尊嚴。你想徹底改變對別人的看法嗎?將他們視為依神形象而造的同胞吧!他們雖然和你一樣有缺點,但仍是依神的形象而造。
讓我們藉著愛神的子民來愛祂。

本文摘自傑弗森˙貝斯齊所著『耶穌比宗教大』啟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