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2靈修小品

在荷馬(Homer)史詩《奧德賽》(The Odyssey)裡,船員用蠟封住耳朵,希望能阻擋歌聲,免於一死。但奧德賽的任務是確認歌聲消失,讓船員們知道何時可以卸下「耳塞」,所以只有他沒把耳朵封住。為避免自己受到誘惑,奧德賽要人將他緊緊綁在桅桿,不讓自己有掌舵的機會。到了接近賽倫之時,奧德賽果然禁不起誘惑,下令將他放開他隨賽倫而去。好在他的手下抗命不從,反而將他綁得更緊。

大家耳熟詳的傑森偷取金羊毛的故事,是出自阿波羅尼奧斯(Apollonius)的史詩《阿爾戈傳英雄記》(Argonautica),關於賽倫,這部史詩講了另一個故事。在這部史詩中,賽倫被描繪為人鳥混種的生物,但同樣也有魅惑船員的歌聲。只是在阿爾戈船接近賽倫的時候,船員們沒有用蠟封住耳朵,所以馬上被吸引過去,船上一位名叫奧菲斯(Orpheus)的人見苗頭不對,立刻撥起七弦琴,將賽倫的歌聲蓋過去,也就是說他跟賽倫拼音樂,但他的音樂更大聲、更吸引人。最後他成功救了大家,全船只有一個人喪命。阿爾戈船的人沒有將自己緊緊綁起、限制自己的行動,因為他們的耳朵「滿溢著他的琴聲,七弦琴戰勝了少女的歌聲。」神的恩典就像這琴聲。人在真正認識恩典之後,就不再需要拼命抵抗誘惑、避免重蹈惡習、再次犯罪,而是很自然地想緊緊跟著恩典,因為它太美好、也太珍貴了。用阿爾戈船的例子來說,恩典就是比罪惡更美的樂章。正因恩典如此美好,所以我們根本不會想利用它,畢竟對真正嚐過恩典的人來說,世上沒有任何值得他們利用恩典。奧菲斯的琴聲極美,神的恩典更是動人、澎湃、壯麗、偉大,讓人不得不沉醉其中。

嚐到恩典之後,我們不會想:「喔,這種事我最好別做,免得被神抓到。」
反而會想:「祂的恩典比這一切好太多了。」
讓神喜悅的方式,不是拼命忍耐、強迫自己順服,而是讓全世界知道神有多迷人。
恩典的最大好處,在於它能改變人。真正的恩典不只愛我們現在的樣子,更希望讓我們變得好。廉價的恩典則是一種扭曲的愛,明明看到所愛的人身處險境,卻仍只會說「我愛你」,不知出手相救,這種「恩典」根本不算恩典。我們都需要拯救,而神所做的正是拯救。如果我們能換個方式來看事情,就會知道神的恩典已經降臨,也開始轉化我們了。不要認為恩典遠在天邊,神無時無刻,都在給你恩典。
恩典不需代價。恩典給予生命。你願意相信祂嗎?

第九章 宗教指向一個黯淡的未來/耶穌許你ㄧ個光明的未來

剛成為基督徒時,我覺得只有宗教的事物才重要,例如查經班、祈禱、聖經以及作禮拜。我覺得自己該緊緊抓住這些東西,直到生命終結。等到離世安息之後,一切都會撥雲見日、大放光明,而我們也將永遠生活在白飄飄的天堂之上。

我一直都這樣想,直到我讀到〈羅馬書〉第八章:
因為整個被造的變成虛空,不是出於本意,而是出於上帝的旨意。然而,被造的仍然盼望著,有一天能擺脫那會朽壞的枷鎖,得以跟上帝的兒女分享光榮的自由。我們知道,直到現在,一切被造的都在呻吟,好像經歷生產的陣痛。

本文摘自傑弗森˙貝斯齊所著『耶穌比宗教大』啟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