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22靈修小品

神的恩典遠比恐懼更加有力。愛是最大的驅力,唯有愛能讓人不僅甘願順服,還恆久順服。要是驅動你的是恐懼、規則、憤怒或其他情緒,當這些情緒消失之後,你的動機也隨之消失。但愛卻不同,愛是心的狀態,在一時的情緒過後,愛仍繼續存在。

我們不是神的雇工

在何西阿與歌篾的例子裡,我們認識到神是立約的神。立約的愛代表深刻的奉獻與承諾,祂的基礎不是一時感覺或他人的行為,而是立約之人的喜樂。神之所以愛,是因為祂就是愛,並不是因為我們可愛所以祂付出愛。一定要弄清楚其中的區別。

在我們許多最珍貴的關係中,常可以見到「約」的概念。但可惜的是,其中一些已經完全腐化了。由於自私,我們現在不願承諾與人廝守至死。我們嘴巴上說:「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心裡想的卻是:「等到你無法滿足我了,我們就分手。」沒人願意承認實情如此,但離婚率已做了鐵證。離婚變成家常便飯,我們不再把愛當成自願、奉獻行動,只把愛理解維膚淺的激情,激情過了,兩個人就可分手了。

不過,我們不會這樣看待親子關係。如果小孩只不過把喝的東西灑在地上,爸媽就說:「臭小子 !我走人了!我不再愛你了!」大家都會覺得父母親太過分了。我們依然相信親子關係是不能毀約的,而事實上,我們也應該這樣看待婚姻關係。婚姻關係是神用來提示我們神人關係的重要方式之一,所以耶穌才會那麼反對離婚。每有一對夫妻離婚,就等於是說與人的關係只是幌子。但即使我們常常破壞約定,神還是沒有離開我們。

神大聲宣示「約」的重要性的地方之一,就是我在第三章裡稍微提過浪子的故事。在那則故事進行到中段時,發生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當時那個小兒子已經徹底毀了人生。他拿走了自己應得的遺產,縱情享樂花個精光,除了一個空包袱和一顆空虛的心,什麼也不剩。當他幾乎要跟豬搶食東西時,他終於醒悟了,發現自己就算回家當父親的傭人,還是好過自己現在的處境。於是他對自己說:「我要起來,回到父親那裡去,對他說:爸爸,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我在也不配做你的兒子;請你把我當做你的雇工吧!」

我覺得很有趣的一點是:他還沒到家,就已經開始想該說什麼話了。會這樣做的可不只他一個,我就是如此!每一次我搞砸了什麼事,在請神或該道歉的那個人原諒之前,我就已經忙著想該怎麼道歉了。

可是浪子還沒有回到家,他父親就遠遠看到他了。這位父親立刻跑向他的孩子,擁抱他、親吻他。請注意:這位父親是跑過去的,是他追過去,不是浪子跑過來。這位父親一刻都不願意等,馬上奪門而出,向著他兒子跑去。也很重要的是:在希伯來文化裡,老人跑步是很失態的(如果你想說你看過不少老爹在路上跑,容我提醒你這裡是美國)。不過,這位父親一點都不在乎,他就是跑了出去,不怕別人輕視他、說他閒話。接著,他深深擁抱自己的兒子。

本文摘自傑弗森˙貝斯齊所著『耶穌比宗教大』啟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