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4靈修小品

我永遠記得那天回家時的感受:我覺得空虛、疲憊、骯髒。我明明是基督徒,明明知道怎麼做更好,也明明知道這種行為不可取,可是我還是明知故犯!明知故犯最令我羞愧,我不但自己提出邀約,而且明明有那麼多機會可以踩煞車,我卻全不理會。這種情況以前沒發生過,之後我也沒再犯這種錯。那晚我深深覺得羞愧、罪惡,甚至連身體都深感不適。我到了隔天早上六點都沒有闔眼,反胃、嘔吐,覺得自己骯髒、汙穢、一無是處,覺得自己完全辜負了神,祂一定恨死我了。
我當時一直在想:盲目無知、渾渾噩噩過日子,跟知道是非對錯、卻明知故犯,哪種行為更壞呢?我明明知道這樣做不對,居然還是做了!我那晚就這樣靜靜躺著,漸漸被自己的羞愧與罪惡感淹沒。但在此時,也有一個聲音輕輕地在我靈魂深處低語:
我愛你。我想你。我為你開心。
我頓時覺得很安詳、很平靜。我不是用耳朵聽見這些話,而是從骨頭深處感覺到這些低語。我頓時深深放鬆,深刻感到神的臨在,而且一點都不覺得突兀。我的行為沒把神氣跑,在耶穌走上十字架時,祂已預見了我會做些什麼(包括我剛犯下的錯誤),也預見了我常常會背棄祂,但祂還是充滿喜悅的向我走來、拉住我,從十架上望著我說:「我想要那個人。」
我「賺」不起這種恩典,也不配得到,但祂無條件地愛我,賜給我恩典。事實上,我當時不僅不配得到祂的愛,還恰恰應該接受祂的憤怒與懲罰,可是祂卻付出了祂的美善與光輝,照進我這醜陋、污穢的人裡。我頓時明白:神的恩典不是美好、可愛的,而是痛苦、令人羞愧的。

我第一次發現自己有多糟,也發現在罪惡面前,自己多不堪一擊。被罪惡擊倒時,我只能陷在污穢中動彈不得,反而是恩典自己來找我、拉住我。恩典沒有在罪惡泥沼之外等我,反而主動過來拉我出去。我無須掩蓋自己一無是處的事實,因為神已明白表示:祂要來拯救的,正是這種一無是處的人。

令人羞愧的恩典

神不掩飾罪過,相反地,祂在兩千年前便將罪惡公開展示在十字架上。耶穌降生世間,活出人無法企及的完美生命,但祂卻像常人一樣地死去。祂滴下的毎一滴血,都是滴在我們身上的愛。你曾覺得自己的罪需要付出代價嗎?

代價其實已經付了。
我們一切的罪。我們一切的不堪。我們一切的過犯。我們一切的恥辱。
耶穌都為我們的行為付出了代價。

這樣的恩典是危險的,給一個人無條件、無擔保的寬恕是危險的。你若明白這種恩典的威力,就會知道它能將人整個翻轉過來。兩千年前,正是這種恩典全然改變了十二個普通人,讓他們反轉了整個世界;也正是這種恩典,讓殉道者明知自己即將受死,卻還能平靜地看著劊子手的臉。

耶穌所帶來的,就是這種恩典。

本文摘自傑弗森˙貝斯齊所著『耶穌比宗教大』啟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