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13靈修小品

接下來幾個禮拜,這個念頭繼續糾纏著我。我只想大睡一覺,越來越承受不了痛苦。我不懂,分手的傷怎麼這麼重,重到我變成這個樣子?我為什麼不能克服呢?為什麼我的世界好像因此而崩潰?為什麼我不能坦然接受痛苦?為什麼要在意別人怎麼想?那個傷似乎又大又深,連輕輕碰一下都不可以。
我那時滿腹疑惑,但現在明白了:當時我把愛情當成了偶像,當成了生命的神。
我不只是喜歡女友,而且是崇拜她。
她不只是我女友,而且是我的神。

也就是說:我的價值、我的身分認同、我的滿足,全都緊緊依賴著她,所以一旦失去她、一旦無法抓住這段關係,我就像失去了神。失去偶像的感覺就是如此,你最深層的核心彷彿被撼動、甚至崩解。失去好東西只會感到難過,但失去終極之物,你會覺得根本活不下去了。

我當時就是如此。接下來幾個月,我厭惡生命,像個行屍走肉,雖然強顏歡笑,但完全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活下去。但也是因為這段痛苦的日子,我開始和耶穌重新建立關係,重新讀聖經、重新祈禱。

但有天早上讀聖經時,我終於覺得受夠了,抓起聖經就往牆上丟,同時大吼:「根本沒用!祢要是那麼慈愛、那麼好,為什麼讓我變成這樣?我一直努力當個好人,一直順服祢。結果呢?我跟隨祢之後,反而過的越來越糟!」

接下來的事嚇到我了,直到現在,我還是很難說清楚。有種聽不見、但外在於我的聲音出現了,我自己從沒有過這種想法:「好,既然你終於決定坦承,我們也可以邁入下一步了。」

然而,那時心裡充滿傲慢,根本聽不進去,繼續想著:神怎麼敢這樣回報我?祂怎麼敢讓我這麼倒楣?我是好人,祂欠我回報!我就這樣繼續利用祂創造的語言咒詛祂,事實上,我當時還能呼吸、還能活著,都是因為祂的恩典纏繞著我。等我想到有多少爛人過著好日子時,更覺憤慨,馬上繼續對著祂抱怨:神啊!這些人根本不甩祢,可是他們居然過的那麼好!太不公平了吧?

但我竟然再次聽見那無聲之聲:「如果要公平的話,你已經進地獄了。」
喔!

聽起來很殘酷,但確實如此。沒有任何一個人配得生命,因為生命是件禮物。如果真的要完全依正義而行,沒人還能活著。當你明白即使是早上起床這件小事,都是因為神的恩典之時,你對生命才有了全新的看法。感恩是通往喜樂最快的捷徑。神完全不欠我們,但祂給了我們一切。

痛苦之時,神在哪裡?

每個人遲早都會有痛苦,有些人痛苦還讓人難以承受,比方說媽媽得了癌症,進不了想進的學校,本以為是真命天子或天女的那個人跟你分手。在這些痛苦時刻,每個人難免都會想:神在哪裡呢?我現在難過得要死,那個充滿愛的神到底在哪裡呢?

本文摘自傑弗森˙貝斯齊所著『耶穌比宗教大』啟示出版社